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一百零五.留客

一百零五.留客

        这是林不玄来了大离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被刺杀,来的还都是元婴境,这倒是挺让人兴奋的,这说明不管对家是谁,都已经对他恨之入骨了。

        林不玄其实没有多少讶然,反而觉得可以理解,毕竟林不玄现在看上去的确是孤立无援,有这个动机再正常不过。

        不过这时机把握的如此之微妙,若不是这几个妮子不按套路出牌,恐怕自己今日还得交底牌。

        这是有预谋的,那肯定不会是某个一掷千金的散修,多半个是个大宗。

        林不玄盘算盘算,自己这是动了谁的蛋糕?

        “做刺客这一行的,没有出卖雇主这一说。”

        领头提着刀的人话语干涩,看样子是用了变声的秘法。

        林不玄眯起了眼睛,“听说刺客有两戒,一是戒明,讲究永远身处黑暗,占尽优势,出其不意;”

        “二是戒名,讲究出手干净利落,不留名的刺客才是江湖最惊悚的阴影。但阁下是全犯了,你看我都是死人了,何苦瞒着我呢?”

        林不玄笑的坦然。

        这虽然听起来头头是道,但林不玄是胡诌的,既然人家没有上来就动刀子,那要么是对方觉得自己稳操胜券,要么就是有的聊。

        “看样子林先生也在隐盟做过客。”

        为首的那个家伙讪讪一笑,然后摇摇头,缓缓道:

        “但还是无可奉...”

        他话还没说完,林不玄的手往桌上一拍,一大锭沉甸甸的黄金跳入所有人的眼中。

        那是二十两黄金,相当于两千两白银。

        “交个朋友。”林不玄的声音宛若夜风,几位刺客眼睛都直了。

        这可不是小数目,毕竟不是人人都是执柳宗,朝廷出来的。

        放在苏若若和赵红衣眼里,这一锭黄金平平无奇,那是因为她们能掏的出大把大把的仙石。

        修士之中,仙玉灵石,比黄金贵重多了,虽然整个大离都没有一条被发现的仙脉,但执柳宗、八扇门身为顶流,没有些家底怎么遍地开花,手眼通天?

        所以苏若若说的资金周转不够拿下大离,那是相当大的一个窟窿,所以来找林不玄出主意。

        但眼前的几位刺客愣住了,在他们眼里这简直是一笔巨款。

        林不玄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搞明白了,那什么隐盟听起来是个什么刺客大家庭,其实不然,多半是个派任务的平台,可能是个“杀了么”。

        而这帮刺客看上去像是什么行于黑暗侍奉于光明的冷血杀手,实际上只不过是接单的打工人?

        林不玄是不太想信自己就值这么点儿,太埋汰人了,就是天子论座钱那一波投资就让他赚了将近千两黄金,你要说对面只开个二十两来要他的人头?

        看谁不起呢?!

        林不玄望着已经有所动摇的几人又问了句:

        “是不是文宗?”

        林不玄其实心中有底,自己现在风头一时无二的其实是《我与白蛇那些事》虽然署名没有那么直白,但江湖上还是有人能查得出来的。

        林不玄的新奇册子大卖,江湖中人都看在眼里。

        之前是他在朝政没人能动也不敢,而现在在外人的眼里是八扇门垮台,其他宗门也没有要收纳的意思,长安业火沸腾之下,谁也不晓得执柳宗到底于他是个什么态度。

        所以林不玄看似是孤家寡人一枚。

        而正所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加上文人本就相轻。

        文宗那帮写酸里酸气动不动就被绿,动不动就要那个师姐死,这个道侣跑的所谓“有深度文青”别提有多看不起林不玄这魔改版的无雷白蛇传了。

        那完全是邪道,还深得人心,是为不耻!

        文宗历世久已,直接杀人可能有辱他们文人的风骨,虽然实际上可能是不敢亲自动手,但出钱请人动手还是可以办到的。

        “呛啷啷——”

        一连串齐刷刷的拔出武器声响起,林不玄感觉听了一幕曲似的,他感觉这拔刀拔剑用好了说不定能发展成什么打击乐啊。

        “无可奉告!”

        又是这句话,不过他还补了一句,“还请林先生尊重...”

        然后林不玄手一抖,又排出四大锭黄金。

        这张玉桌之上,整整一百两黄金,相当于一万两白银。

        “在下隐盟,十六,还望先生不要再为难我等了,此行,的确是文宗所为。”

        为首那个刺客缓缓亮出了手心里牌子,通透的黑玉中心,是两个素白的草书——“十六”。

        十六知道自己这行为已经违反了很多条隐盟明里暗里的规矩了,但是...他给的实在太多了...

        林不玄的黄金是从掌心摸出来了,有一种自辟空间的假象,若是修士的自辟空间,那若是其主身死道消,那空间也会闭合,要再想掳掠也就做不到了。

        所以,林不玄现在放在台面的上黄金,那就是他的诚意。

        林不玄鼓了鼓掌,“哈”了一声,“阁下几位倒是好实诚,如此本先生也就好与几位谈这桩生意了。”

        十六后撤两步,就在他刚刚拔出武器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似乎有人拿住他心脏的那种极为深沉的心悸,然后随着林不玄落下茶杯而消失地无影无踪,他还以为是自己想错了。

        但如今,十六的恐惧之意油然而生,根本不敢对上林不玄的眸光,分明他只不过是个练气境,却有如此深厚的威压。

        林不玄当然没有什么威压可言,但身边不远处的三个女人,身上都有威压在交织,铺成一张无形的网。

        十六纵横隐盟这么多年对于危机的把控意识相当到位,如今的月满楼里,仿佛都是机关,只要走错一步就是一个“死”。

        “林先生要知道若是我们没能走出月满楼,情报回拢,这对于隐盟来说可是颜面的问题,纵是林先生机关遍布,那也不能到处步步为营。”

        十六冷声,而他袖口一抖,袖剑如冰。

        “阁下怕是想岔了,我可没有布置机关,留客!”

        林不玄再度拍手,三道绰约身姿跳脱,几个出口锁死,渡劫境的龙威、满怀的刀意、凌冽的剑风在月满楼之中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