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一百零四.颜面扫地

一百零四.颜面扫地

        流萤这般逢迎软媚的话在窗帘后正针锋相对的周倾韵和苏若若心中瞬间激起惊涛骇浪。

        两人面面相觑,除了不敢置信之外,还都有些发懵。

        流萤是谁?

        那是青龙尊座,一怒冰封八千里的传说。

        是裴如是,周倾韵之流的大离顶点都要抬头仰望的前辈中的前辈。

        也是如今修为跌退至渡劫境后,修士才能有望其项背之心的存在。

        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鹿州以北仍有青龙庙鼎立,虽然教众已是不多,但...仅凭传承香火的元老在列,青龙庙依旧能跻身一线势力。

        而现在长安现青龙的消息已然传开,青龙庙或许又能重振荣光。

        但...谁能想得到如此高贵的青龙尊座,居然在这位名声还未传开的林先生面前这般逢迎?!

        八扇门四分五裂,但周倾韵手握玉玺,牢牢掌控住皇权所属的三吉门,两中平耳目也有半数转回她的手中。

        景门手眼通天,要查林不玄给青龙喂心意丹这件事很轻松,但...这眼下情况和周倾韵所料想的不同。

        她想的是:

        流萤身为高高在上的尊座,被骗吞下了心意丹后俯首,然后被林不玄逼迫着做出无数难以启齿的行径。

        而她面上挂着极端的清冷与耻辱,一面两行滚烫的龙泪从眼角坠下去,一面不得不下跪的那种画面,征服欲扑面而来,实在叫人暗爽不已。

        这才是周倾韵发自内心真正想看的,也和林不玄那本《我与高高在上的仙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毕竟自己心里由于修为倒退而产生的不平衡感还是有的,只不过是她闷骚摆大度的正宫姐姐之姿,不告诉林不玄她想亲眼目睹而已。

        尤其是这场皇宫事变之后,她发现自己能做到的事微乎及微,就更想看了。

        再者...自己与林不玄是名义上的上下级姐...关系,所以能见比自己还要高位的女子被林不玄逼着曲意逢迎的样子让她一阵狂喜。

        但...事与愿违,周倾韵念着天子望气术,透过帘布能看的非常清楚,流萤尊座哪有什么不愿意被逼迫却满脸桀骜不驯的模样?

        她扑通一下就跪下来了,好像是...很喜欢这种感觉,仿佛是等了很久急不可耐似的。

        她在林不玄的桌前跪的严严实实,双颊绯红,低着头不敢抬,伸出的手微微颤着,似乎是想扯林不玄衣角又不敢的样子。

        周倾韵看呆了,她忽然从林不玄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心悸感,有一种想拜师的冲动难以抑制,这...这怎么做到的?!

        身旁的苏若若没有那个看穿帘布的功底,只得不太好意思地拉了拉她衣袖,张了几个口型,“外面怎么啦?”

        周倾韵愣了愣,旋即微微笑,“小孩子就封闭五感好好待着。”

        苏若若嘴巴一撅开始置气,抱着手臂小胸脯起起伏伏的,周倾韵颇感好笑,然后继续抿着唇偷瞄,心里没来由的有点儿小激动。

        ——

        见林不玄不语,流萤颇感交集,心术大乱,但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低着头不敢吱声,又不敢上前吞吞吐吐,毕竟...那最终受益人也是自己。

        林不玄自己心里也蛮纠结的,说实话,确实是蛮久没有欺负过流萤了,但...毕竟有两位佳人在侧,周倾韵的天子望气术又不是放着好看的...

        不过...林不玄摸了摸下巴,没想到还真如那个大小象的故事。

        如今流萤已是渡劫,毫不客气地说,若是现在她想杀了自己,一个甩尾就行,连周倾韵和苏若若都来不及反应,甚至连林不玄自己牵动心意丹都可能来不及。

        但她却...如此战战兢兢,喊的“主人”是那般真切。

        即便人家是渡劫境,但现在化作人形少女,如此跪俯其实还蛮楚楚可怜的。

        念及自己欺负她的也够多了,再者说,毕竟现在还有别人在看,总要顾及流萤的面子的,他便是伸手揉了揉流萤的青丝,轻声道:

        “起来吧。”

        就是想怪是怪不了的,要不是有流萤在,估计现在能有几人能站在这儿都不好说了。

        “是...是!”

        流萤嗖的一下站定笔挺,背后长长的龙尾扭的很厉害,一脸等待下一步指示的模样。

        林不玄微微皱了皱眉头,怎么到了这一环节没人来了?

        但他见流萤倏地一颤,略微有些心疼,可能是先前自己逼迫的太紧了?连这一个细微表情都把她吓得不轻。

        他想了想,终于还是起身,一把将流萤拥入怀中,后者浑身一抖,一双含水龙瞳大睁,心神猛颤,这...这是...何等的恩赐啊!

        “主...主人,流萤...何德何能,主人怎么能拥如此下...嗯,嗯!”

        林不玄轻轻扭过头然后他贴了上去。

        他还真没猜错,流萤的唇真的是那种凉凉的,流萤从来不用胭脂,也没那个习惯,但她的唇上却有一丝淡淡的甜味。

        唇舌相抵,韧性与温凉交汇,林不玄不得不说没有负伤的流萤...很厉害。

        短兵相接了几息之后,一人一龙缓缓分开,后者双眸蒙雾,奋力呼吸两口,终于滚落下两颗晶莹泪珠。

        林不玄忽然想起这八九成是流萤的初吻,那自己这举动是否更加过分了?

        却听流萤微声道:

        “主人...今日如此赏赐,流萤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只能...只能...”

        林不玄心中微跳,她居然觉得这赏赐么?你可知道你这是将自己的颜面扫了地?

        她攥着裙角,轻轻掀起,压低了声音:“请主人肆意...”

        而下一瞬间她脸上一变,眼底逐渐清明,她极力恢复成正常态,对着林不玄轻声问:

        “有人来了!还是好几个,修为都不差...主人要流萤...先躲起来么?”

        林不玄皱了皱眉,还有人来可以理解,但这忽然好几个元婴境修士飘忽上楼?

        恐怕是来者不善啊...

        林不玄轻轻摁了摁流萤的脑袋,后者“呜”了一声蹲了下去,半跪在玉桌后面,正在林不玄的身前,而他缓缓坐正,流萤的脸倏地红了。

        几乎是同一瞬间,林不玄面前浮现出十来个人影,皆是黑衣蔽体,手中的刀光剑影零碎,在林不玄的眼中跳脱,最近的刀横在林不玄的面前一尺不到。

        林不玄倒是很镇定地抿了口茶,“喝茶喝茶,对头那边给了多少银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