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一百零三.鱼贯而入

一百零三.鱼贯而入

        “呛——”的一声。

        刀出鞘又归鞘。

        一道匹练的刀光断空而来,在林不玄的眼前瞬间飞过,快的他根本来不及用肉眼去捉摸。

        而那跪着的狐妖身影一动未动,刀气过体,顺过她的身躯,流入夜空,扶摇直上。

        而她的躯体如同湖面一般荡漾起数圈涟漪。

        林不玄这才反应过来,这是狐妖的幻术。

        自己刚刚所见的都是自己所念想的假象而已,怪不得她能完完全全吃准自己的...

        但那狐妖再度偏过头,妩媚哂笑,“你逃不掉的。”

        一语作罢,她的身影如同泡影般破裂开来,就像从没有出现过。

        林不玄心头一紧,假象怎么还会如此鲜活?

        ——

        门栏口率先跳入眼帘的是一双长腿,林不玄倒是一喜,瞥见那柄刀却又是面色一紧,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姐姐怎么来了?”

        周倾韵端着雪饮端正地坐在他边上,自然知道他面色不善的原因,伸手揉揉林不玄的脑袋,宠溺道:

        “昨夜与你云雨之后...拜你所赐,姐姐已经配得上雪饮了,虽然体内寒毒根深蒂固,但...挥动雪饮已然无恙。”

        “姐姐来是因为今日在太清殿里实在等的久了,你看这天色渐晚...姐姐好寂寞...”

        然后她说着说着贴上了林不玄的耳朵,偷偷亲了一口,搞得林不玄差点儿肃然起敬,而周倾韵莞尔一笑,又接着道:

        “也怕你被裴如是倒过来欺负了,姐姐就提着刀来了,现在看来...是那狐狸帮了你的忙,让你好好教训了裴如是?”

        林不玄不置可否,只是耸了耸肩,反问道:

        “那狐狸怎么喊姐姐孽徒?这狐妖幻术...究竟是怎么界定的?”

        周倾韵眉头微皱,终于还是解释道:

        “本宫的刀术,的确师承涂山的狐狸,她也确实算得上是姐姐的师尊,但时境过迁,人一旦看得透彻了就会变的,就像赵红衣想杀她父皇一样,本宫现在也想杀了这狐狸。”

        “至于幻术,想必你当日不小心与她对视了,她在你眼底留了术法,今日在你二人人心最薄弱之际牵动,当然效果拔群。”

        “而涂山的狐妖也能在某种幅度上操纵幻术,所以...弟弟能撑这么久已是实属不易,不过,弟弟心里居然如此一面那还真是...”

        “姐姐当你那些小册子上写的都是玩儿的,没想到,你真是这么想的?”

        周倾韵一面说着一面跨坐在林不玄的腿上,环着他的脖颈,耳唇厮磨道:

        “念你要步出长安,姐姐往后有段时间独守空闺,走之前就好好与姐姐温存一下呗...”

        林不玄其实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周倾韵和这只狐妖师尊之间一定还有故事,但她说的如此模棱两可,那就是还不想追忆。

        林不玄觉得可以理解。

        他的手刚刚前伸,这破败楼阁之外,又有“咚咚”的声音响了起来。

        周倾韵与林不玄面面相觑,前者狐疑,哼声不满道:

        “怪不得你见了姐姐满脸颓势,原来是早早约了别人?”

        林不玄想否认的,自己真的不过是在这月满楼多待了一会而已,先后又是狐妖又是周姐姐如今又来一个,林不玄自己也感觉很是头大。

        “不玄,你在不在?”

        这声音倒是辨得明了,一听就知道是个娇俏可人的小丫头,那肯定是苏若若了。

        “我...”

        林不玄正想念叨些什么,周倾韵便是横了他一眼,恶狠狠再在他脖子上留了一个红印子,“你果真好这个娇小型的!”

        然后...她也没走,而是极速地蹿入了窗帘之后,躲得严严实实。

        苏若若听得林不玄的声音,就当他是应了,就“吱呀”一声推开了刚刚被某人手欠拿刀鞘打了一下导致有些摇摇欲坠的门板。

        “若若怎么来了?”

        林不玄尴尬地摸着鼻子,率先问道。

        “师尊走了应该有一会儿了吧?”苏若若贼眉鼠眼地四处打量两眼,接着道:

        “师尊让我来告诉你,如今本家资金运转不周,若是想拿下朝政,所需资金庞大,国库也不知道是被赵元洲藏了起来还是被四分五裂的前朝势力给瓜分了。”

        “总之现在是需要先生一个生财之计,最好是连更几节那个《我与白蛇那些事》此外,师尊还说...要是你办事得里她还可以网开一面既往不咎什么的...不玄师弟你是方才对师尊做了什么?”

        苏若若一边念叨着一边环顾四周,她抽了抽鼻子,“总感觉哪里一股骚狐狸的味道...”

        林不玄一摊手,“正所谓物以稀为贵,这上一节才出了没两天,吊吊胃口还差不多,现在就连着出,只会适得其反罢了...”

        苏若若瞪了他一眼,“我看你就是懒惰不想更新!”

        然后她又抱着林不玄的手臂撒娇道:

        “那请师弟行行好,偷偷告诉我个后续的大概呗...”

        林不玄一阵无语,“你之前不是很气被剧透来着?”

        “那是人家在传...本小主现在就想要...听你讲。”

        苏若若摇着他的手臂,忽然眼睛一亮,“奇怪,不玄你脖子上怎么还多了一个红印?!”

        “不会是师尊...!!!”

        小妮子当即想歪。

        “不说那个,估计真是什么不安分的装大气实则酸里酸气的小蚊虫咬的吧...”林不玄摆摆手轻声调笑,望着那窗帘无风自动,有些好笑,便是转了话题道:

        “我倒是有另一个赚钱的法子。”

        苏若若挠挠头,眼睛亮了亮,急忙道:“快说快说!”

        “传音以及录音的玉石贵不贵,寻常人家买得起么?”

        林不玄搓搓手,这东西他就想发展了奈何没人去出个想法的雏形。

        “寻常百姓应该买不起,但武修之类的却是可以,大户人家,出门有车马的那种乡绅估计也买得起。”

        “但没那么多人买,毕竟用处不是很高,要保密安全就用飞剑了,不在意速度就用飞书了。”

        “这传音玉也就只有一个优点,那就是...”

        苏若若喃喃着解释,忽然她一拍小手,然后与林不玄对视了一眼,眸光一跳,异口同声道:

        “实时!”

        “原来你是想...等等,有人来了!”

        苏若若喜出望外,然后神色一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去寻了个窗帘躲着。

        而...两人选的不谋而合。

        那道窗帘之下,如同狂风大作般翻起大浪。

        直直过了十息左右,才是渐渐平歇下来。

        适时,门口终于有探头出一枚浅绿色的靓影,她探头往里打量两眼,确认没有人之后,“扑通”一声跪倒下来,对着林不玄央求道:

        “龙奴拜见主人...多日未见主人,龙奴好难耐,请主人施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