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一百零一.你似乎很喜欢

一百零一.你似乎很喜欢

        “林不玄!你竟敢打本座?!你将为师的话当耳旁风是么?!”

        裴如是转过螓首,她怒目圆睁,柳眉微竖,面色却是呈现了些许不太正常的酡红,而她双腿紧紧合拢,却依旧维持着刚刚半趴在窗口的姿势没动。

        按照常理来说,这个时候一般人绝对该是跳起了,即便是周倾韵现在被他偷袭也会埋怨着上前打两下,然后...

        不过裴如是没有,虽然她眉目含煞,但由于这姿态实在撩人而平添数分妩媚,少了几分威慑力。

        林不玄算是搞懂了。

        之前自己就怀疑过,为什么听音阁上她轻轻咬着唇,眸光里似有雾气翻腾,原先还以为她是不去救若若而发自内心的过意不去。

        后来才知道原来在听音阁的心声是可以被听到的。

        也就是说...裴如是当日就是被他一连骂了好几个时辰,结果她非但不发作,甚至还有点儿享受的样子...

        林不玄在今日之前都是不敢置信的,毕竟这反差实在是过于大了些。

        现在他才是彻底明了,原来你个高高在上的清冷顶流扛鼎宗主明面上严禁门徒结侣,私底下自己居然还带了点儿不可言说的倾向?!

        林不玄除了震惊之外还蛮开心的。

        他就好这一口。

        “本座问你话呢!”

        见林不玄低头不语,裴如是难得的几分燥热,又是假意怒道。

        “宗主既然修为俱在,为何不躲?”

        林不玄轻笑着反问。

        “本座...念你不过是个练气境,就是铆足了全身气力上来也不可能伤及本座一丝一毫,为何要躲?”

        “若你这两个本座答应你的条件都用来做轻薄本座这种无用之事,那只能说是你格局小了!”

        “料想以先生之能,自然能明白利弊,若是你见本座心里有些堵,抒发个一次两次也就罢了,你若是再打,休怪本座无...”

        “啪!”

        林不玄又是结结实实一巴掌落上,说实在的,手感真的很绵软很不错,而且相当有弹性。

        “我本就是俗人一枚,宗主就别指望我当什么正人君子了吧?”

        “嗬...”裴如是咬着牙发出一声轻微闷哼,浑身微颤,然后她朝背后缓缓比出两根手指,稳了心境,冷冷道:

        “这是第二次。”

        这个世界没有“剪刀手”这种东西,裴如是自然也不明白她如今的动作为什么会让林不玄膛口结舌。

        “现在你满意了?本座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这种货色,要不是若若心悦于你,本座早就杀你祭天了。”

        裴如是撑着已是残垣的窗台缓缓起身,脚步却有些凌乱,她继续冷言道:

        “本座念你心中有怨气难舒,今日便不多与你计较。”

        “此外,涂山那狐狸盯着你看了半天,多半是奔着你来的,希望你好好想想自己做过什么事,让个洞虚境狐仙来寻人。”

        “还有,你逼迫流萤成那副模样,最好是别让青龙庙的那帮教众知道了,不然,以她们的狂热程度,直接将你生吞活剥了都不好说。”

        林不玄点点头,一脸的风轻云淡,然后喊住了裴如是,“宗主请留步。”

        裴如是头也不回,正好被林不玄看着了润红的耳珠,“林先生还有什么见教?”

        “还没还完,刚刚打的那两下是因为你徒弟在鹿州打了我的手...”

        林不玄非常坦然地摊了摊手。

        “那你打本座做什么?!而且...这是手能类比的部位么?!”

        裴如是面色一僵,心中有些气结,脚步却是停了下来。

        “本先生怎么舍得打若若啊?她还是个小妮子嘞,禁得起这般折腾?”

        林不玄努努嘴,裴如是听这说辞差点没给气死,什么叫不舍得?!你平时欺负她的手段还少么?!

        但裴如是也不能说,不然就好像自己一直在暗中偷窥似的,此时也只能软软道:

        “那先生到底想怎么样?”

        “继续。”林不玄讪讪一笑,“请宗主再摆一次。”

        ——

        林不玄踱步上前,面色肃穆,像是真的在上刑,没有一分儿女私欲在,起手出言,落手出音。

        “这一掌,是为了设计若若打的。”

        “......”

        “这一掌,是为了骗本先生往皇宫,说其中有执柳宗内应打的。”

        “...哈”

        “这一掌,是帮周姐姐打的。”

        “啊...”

        ——

        此起彼伏的拍打声自月满楼遗址的楼颠缓缓飘忽入长安城中。

        伴随着渐渐变得有些婉转软媚的轻吟声。

        像一章华丽的夜曲。

        行街上有人驻足痴望,却不能观览到一丝月满楼里的短促春光。

        裴如是今日着的素白旗袍上点缀这水蓝色的锦绣,而如今...她修长的腿半跪着伸手支撑着窗台。

        那旗袍半遮半掩,雪腻上染着大片樱粉,美不胜收,料想不论是谁来见了都是同等的难耐,不过眼前的观众只有林不玄一个而已。

        “够了么?”

        这句话应该是裴如是问的才对,却是从林不玄口中问了出来。

        裴如是轻轻颔首,微声呓语,很难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能一个劲儿地喘着气。

        渡劫境巅峰修士,大离修道的至高顶点。

        裴如是却是浑身上下提不起分毫气力,按说,被如此轻薄,不管眼前人是谁她都要拔剑一剑上去才是。

        但现在...除了双腿发软之外,心中别样的满足感在升腾。

        “知错了没有?还拿我当棋子么?”

        “知...知错了...不...不当了。”

        裴如是声音断断续续,只觉全身乏力,脑海中尽是那日听音阁被林不玄怒骂的心声,而此时她道心猛颤,心神险些失守。

        林不玄其实早就还完了,心中气结是真,想打她也是真。

        (下面马上改,等等记得刷新一下)

        那旗袍半遮半掩,雪腻上染着大片樱粉,美不胜收,料想不论是谁来见了都是同等的难耐,不过眼前的观众只有林不玄一个而已。

        “够了么?”

        这句话应该是裴如是问的才对,却是从林不玄口中问了出来。

        裴如是轻轻颔首,微声呓语,很难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能一个劲儿地喘着气。

        渡劫境巅峰修士,大离修道的至高顶点。

        裴如是却是浑身上下提不起分毫气力,按说,如此被轻薄,不管眼前人是谁她都要拔剑一剑上去才是,但现在...除了双腿发软之外,心中一样的满足感在升腾。

        “知错了没有?”

        “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