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一百.开关打开

一百.开关打开

        “...不错。”

        裴如是沉默片晌,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点着被斩去了一截的玉桌断口,稍稍思虑了一下。

        按道理算,其实执柳宗亏欠林不玄已经蛮多了。

        先是将他拉来当苦力,一开始去鹿州还可以说是为了让他展露能配得上若若的能力。

        但后来他凡人之躯踏入长安夜,完完全全俘获苏若若芳心之余,也算是过了裴如是这一关。

        而他身为执柳宗先生一职,的确当之无愧,仅凭一个念头就真设了个局入宫。

        原定计划是他谋断赵元洲的皇权命脉,虽然如今时间紧迫只来得及卸下齐王的兵权,但居然这么短时间内把拿了高高在上的太后,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很强了。

        如今...天下倒转,大离的朝政说翻篇就翻篇,赵元洲苦心布局如此严谨,却依旧被林不玄这个外乡人算死。

        什么卖屠龙弱势这个破绽,实在是精妙,难道是林不玄他早就将大离之外的雪国,涂山算进去了?

        裴如是觉着即便是她自己都没有这个功底,林不玄真是执柳宗的贵人啊!

        但本家却也没有赏赐他什么宝贝,至多是自己的护心镜,此外...

        就连若若都是他自己争取的,而就在刚才,自己还让他步入如此险恶的江湖...这是否有些太过压榨了?

        裴如是心中喃喃低语,殊不知她原先的本意就是压榨完林不玄的所有价值,江湖中传最厌恶男人的人居然现在会帮着一个男人考虑...

        裴如是自己都没有发觉心境的变化,而是继续念想:

        假设没有林不玄,这青龙尊座也就不可能为本家效力,此等洞虚狐妖乱世,没有血脉摄魂,昨日的长安城势必会被血洗。

        而天观制裁涂山的狐妖之时,赵元洲正好能制衡天下成为大离共主。

        好一记借刀杀人!

        他只虚传出当日狐妖屠世八扇门与九亭寺奋死反抗才留下了长安城的听闻就好。

        只要无人目睹,百姓自然会捧他为主。

        至于九亭寺...裴如是也不可能去探底,更不会知道这帮秃驴的真庙就在凉州,他们与八扇门交恶多年还很有可能是同赵元洲演的戏。

        怪不得赵元洲真会如此死命护住林不玄,那是他早就在忌惮林不玄的谋算了,只可惜...咱们家不玄他全都算到了!

        裴如是除却钦佩之余,还有不浅的愧疚感在升腾,念至此,她便是缓声道:“本座向来言出必行...”

        “不过,在此之前...”

        然后她似是想起了什么,一手点点面颊,一手的袖口一抖,玉桌上“铛——”地落下一柄明晃晃的柳叶飞剑。

        是一柄很标准的执柳宗特制飞剑。

        裴如是红唇挪动,眸中清光闪耀,似乎有薄怒翻涌,“皇宫当夜,你为何飞剑至本座的寝宫?你是何居心?难道你是对为师起了歹念?你个孽徒!”

        林不玄心中猛然一颤,飞剑?

        飞剑不是本先生飞给若若的么?怎么先后到了周倾韵和裴如是的手里?!

        周姐姐你怎么顺手一偏就偏到了裴如是的寝房里去?!

        前者完成了自我攻略,后者虽然面上盈怒,但林不玄看得出她眉梢带喜...刚刚若若还因为这柄飞剑而软下心原谅了他的,只是怎么回事?

        一剑三吃的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但林不玄此时也不能向裴如是直说自己的飞剑其实是给苏若若的了,要是一五一十说了,那估计反而会被一剑斩了。

        毕竟这女人么...多少都有些口是心非的,被人爱慕的感觉谁不喜欢呢?

        而这当面会错意,那肯定是恼羞成怒,以裴如是的心境...

        能干出什么事,林不玄自己都不清楚。

        他只得咬咬牙,心中想着如何在周倾韵的身子撒气的念头,朝裴如是颔首,坦然且随意地问:

        “本先生喜欢谁还要向宗主报备么?”

        裴如是听着这话心中先是一惊,然后她冷声横了林不玄一眼,“可你调戏的对象就是本座!你胆子是真大啊!想吃师徒一对是么?!”

        林不玄打断了她正欲发作的念头,摇摇头偷偷转了话锋,“本先生当时不明了,现在倒是对宗主无甚好感,还有些不满。”

        裴如是听得心中微颤,羞怒已消,红唇轻启,“为何?”

        林不玄把玩着茶杯,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问:

        “我从周姐姐那里都知道了,原来若若被捉的那天,宗主就在凉州是么?”

        裴如是神色倒是坦然,然后她颔了颔首,“是,这是本座故意设的局。”

        “所以...你不救若若是为了试探我?”林不玄摸着下巴,面上神情阴晴不定。

        “若若是本家的未来,宗门的香火传承,比什么都重要,那个时候,本座绝对不能让你把若若拐跑,出此下策是有不妥。”

        裴如是终于起身,无意磕碰到的茶壶在桌上摇啊摇的,她的眸光继续撒向日光掩于云层之后的长安城,月满楼下御道长街上依旧门可罗雀。

        她背着身继续道:

        “为了若若也好,为了你自己也好,本座知道你心里肯定有不满,所以本座让你今日来见我,也是有了却你心事与不满的这个想法在,说吧...先生想怎么样?”

        “什么都行?”

        “绝大部分,本座做得到的事...”裴如是背着手,林不玄这句话给她带来深深的不安。

        “那就请宗主撅起身段让我欺负两下。”

        林不玄抱着手臂一字一顿。

        “什...”

        裴如是是想过林不玄会说出门无耻的话来,但却没想到他会是如此坦然的下流且无耻。

        “本座乃是执柳宗宗主,如今大离朝堂正主,你名义上的师尊,你怎么敢?!”

        “你可知道你说出这样的话来已是大逆不道?!”

        “不过...本座念你初犯就...”

        裴如是话还没说完,螓首还没来得及转过来。

        “啪——”的一声,清脆而又响亮。

        声音的来源是裴如是的背后,一点点微疼在她身后荡漾。

        裴如是抿了抿唇,除了轻微的疼以外,还很是酥麻,就像是...身体里的某个开关被打开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