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九十九.你我似胜皆败

九十九.你我似胜皆败

        两人行在去往长安城月满楼的路上,走了约莫有半刻钟,苏若若只是攥着林不玄的手低头走,一言不发。

        林不玄微微垂下头,见妮子的眼眶红红的,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他心里头咯噔一下,还是有几分心疼的,便是停下脚步轻轻抱了她一下。

        苏若若“唔”了一声,任他抱着,继续无言。

        “可不可以亲一下?”

        林不玄微微弯腰,面庞挤到苏若若的眼前,后者眼神一滞,然后神色恢复,攥起拳头软软打了林不玄一下,嘴唇扁扁,“你欺负我...明明...第一个该是我的!”

        苏若若板着俏脸,眸中蒙雾,看上去怪楚楚可怜的。

        林不玄讪讪一笑,一本正经道:

        “周姐姐道体如此,已是朝不保夕,她居然还未我舍命拨刀而出,两次。”

        “江湖中的人情世故不就是如此?承情必须还,她以命相救,我也理应同等还情对么?我全身上下最宝贵且最利于她的不就是这点东西了么...”

        “而且...我也是本着两情相悦互相付出的心思昨夜掺着她回宫才...”

        林不玄双手牵着苏若若柔若无骨的小手,一面与她对视,妮子的眼神闪躲来闪躲去,有些可爱。

        “好...好啦!别盯着本小主看了...我...我原谅你啦!哼,念你修为低下,难免中了那女人的媚术。”

        林不玄低头抱起苏若若,然后在妮子脖颈上香了一口,然后他一本正经道:

        “学会了么?”

        “啊呜...”

        苏若若红润着面颊,置气一般轻轻咬了一下林不玄的喉结,然后她溜出林不玄怀抱,踮起脚指着不远处的月满楼道:

        “师尊在楼上等你。”

        然后她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直言道:

        “另外,一会儿我...本小主在你寝殿等你,我会洗白白...”

        苏若若话音刚落就直接跳出林不玄的眼底,像是一道绚丽的天光蹿入云层。

        ——

        林不玄望着一片颓态的长安城颇感几分无奈。

        往常一整年都未必能见着一个渡劫大能,在昨日长安城里比比皆是,甚至多到了其他人连手都接不上。

        大离本就很乱,这雪国入境,青龙现世,朝廷垮台,如今就更加乱了,人人自危,都怕死在裴如是的朝代上。

        业火方熄,随处可见残垣断壁,昨日的长安城,像一场无人安眠的大梦。

        眼前的月满楼,早没了几天前的气派,如今是墙倒猢狲散,江山易主,曾经高高在上的顶点茶楼现在是谁都可以踩一脚的落魄地。

        这是林不玄能猜得到的,不过看如今皇城的御道上行人稀少,那估计是自己醉倒温柔乡也一夜里发生了些事吧?

        怪不得裴如是居然还有空来这残破的月满楼找他喝茶,而不是立在朝堂之巅,要这家死,要那家亡。

        林不玄踏上月满楼的顶楼,似是被刀削过一般缺了一角,裴如是正站在楼颠背手望着长安。

        “你还知道来,怎么不死在那太后的身上?”

        裴如是的声音幽幽,却也没回头,听不出她话语中带着怎样的情绪,似是埋怨又不像,似是吃味又没有。

        林不玄缓缓问:

        “当女帝的感觉怎么样?”

        裴如是回过头,妩媚绝艳的眸子里隐藏着落寞,“本座还没有立帝,事与愿违,本座以前觉得只要把皇上杀了,我再做就行了。”

        “而如今我真的做到了我才是发现太多的事都不能掌握在手里了,我把这世间想的太简单了。”

        “宗主师尊大人,我一不在就不行了?”林不玄清声打趣。

        “也对。”

        裴如是很少见地没翻他个白眼,反是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天下大势已乱,朝廷势力不愿被编收,已经四分五裂,亲王、八扇门统领、奇门天师皆各自为政坠入漫天星河。”

        “大离不大不小,若是执意想躲,那估计并没有那么好寻的。”

        她接着道,面无悲喜,估摸着应该是她昨晚就已经知道,该抒发的情绪也已经抒发过了。

        “朝廷竟有如此愚忠之势?是我唐突了。”

        林不玄耸耸肩,甘愿为先皇而继续效力,实在有些难能可贵。

        “皇帝死了。”

        裴如是微声喃喃道,“不是我杀的,赵元洲自己跳进了业火里。”然后她递给林不玄一枚留影玉。

        留影玉上赵元洲立在这月满楼上望着世间百态,业火如同长安的创口,夜色终于坠入长安城,大雨刚停,所谓的十面埋伏已经分崩离析,赵元洲望着眼底凄凄凉凉的长安皇城忽然狂笑起来。

        身为大离国君,他的最后一句话居然会是:“接着奏乐接着舞”然后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坠入那一大群舞姬围在中间的业火,瞬间化作夺目的飞灰。

        “如此一跃,坠起了天下乱世,溅起了八扇门的愚忠,如今本座得到的朝政,实权颇小,赵元洲看似大败身死,其实不然,他是真正意义上的败,而你我,亦是一场隐于明面上的大败。”

        “如今天下一盘散沙,将你留在朝政之中的这个念头已经彻底泡汤,走遍整个大离才是最真切的,这倒是顺了你的意吧?你想要江湖,那就去吧。”

        “本座倒是被自己绑死在了大离。”

        裴如是长长叹了一口气,眼眸低垂。

        “若是雪国再...”

        林不玄暗戳戳念叨。

        “暂时不会了,周倾韵应该告诉过你天下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是两国纷乱,元婴之上不可介入吧?”

        裴如是亲自斟了杯茶,又是道:

        “那女人的消息早就过时了,如今已是条文规定,上有仙人观天,雪国那狐狸如此行径,虽然只有她一只,但也相当于挑衅了天观的权威。”

        “什么叫...只有她一只?”

        林不玄嚼了嚼这句话,反问一声。

        “那只九尾狐,是洞虚境,我与流萤抗衡的不过是她的幻术。”

        裴如是神色坦然,“本座所想,雪国、涂山离大离都不远,能出洞虚境,那可能是天下有了破境的可能,只是大离还未安稳,本座被绑入楼台,只能拜托林先生代替本座再入江湖了。”

        裴如是的话没有错,林不玄不想即位新帝,他也不能,毕竟门面得有文武双全之人撑住,除了裴如是,谁也不行。

        林不玄双手交错,思量了好半晌才是道:

        “你我的棋局倒是倒转了。”

        裴如是举起茶杯,讪讪一笑,“是啊。”

        “不过先生也不要太拘谨,过完年关再考虑入江湖吧,大离的风光景色不差,至于这段时间,先生好好犒劳一下自...”

        林不玄忽然举手,裴如是望着他,顿住了话,“师尊之前说...朝廷事了之后答应我一个不过分的要求?”

        (道个歉,昨晚写着写着睡着了,少了一更,今天24小时值班,只能2更尽力了,我看什么时候有空就补,另外,第一卷快结束了)

        (明天改一下,太困了,肯定有地方有问题)

        (感谢叶虚尘,crushd,苏不渣,l梦中人,可策,欢快的小猪猪,也曾满眼是我,风吹起面纱,我本善良可老板们的月票!)

        (感谢师姐你人呢,爱你且有必要,冰山湖畔,南城旧梦,心交上古人,苏不渣,岚夸克老板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