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九十三.前夕

九十三.前夕

        天子论座提前的消息像是一阵风,瞬间卷过大街小巷。

        百姓间的风声兜兜转转,很快就消弭了。

        毕竟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天子论座迟早要办的,绝大多数宗门也已经到了京州,这忽然提前,未尝不是好事儿。

        更多的风声都是在传皇宫里刚刚出炉的《我与白蛇那些事(第二节)》,林不玄还真没说错,大离的风向时局,就是被他把在手里游走。

        今日无雪,天上大风,吹起亭台楼阁为了讨吉利挂的风铃缎带,“叮铃铃”作响。

        裴如是缓着脚步入院,长安城最近很安静,但...安静的太古怪了,就像是那场修罗之后,一切都销声匿迹了一般。

        风浪渐平,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朝堂纷乱才是真像,像古井般波澜不惊那就不对头了,就连大离早报都停了好几刊,一直没什么可说的。

        裴如是皱着眉头,手里头没有情报,心中有点不空明,连问道心境都没入过了。

        不过...眼下的安排还是蛮妥当的,各分舵的精锐赶路的过程中扒了不少三流乃至不入流的宗门的衣裳易容进京,基本没有出过差错。

        皇上这个挪前时间,其实是好事,对执柳宗来说也挺不错的,本来就是准备着天子论座翻脸,如今林不玄控局得当,早些时候就早些,免得太多迂腐宗门入场。

        ——

        裴如是刚刚入殿,就见着苏若若急急忙忙将手里册子藏在双腿盘起的裙下,装作一副刚刚在修道的模样。

        裴如是一阵好笑,“藏成这样,在看那种书啊?”

        “我...哪有!师尊冤枉!”苏若若急忙忙跳起来举着书自证清白,

        “是不玄写的《我与白蛇那些事》最新一节,讲的是这个这个...主角因为窃银案东窗事发而被迫披枷戴锁,跋涉千里,夫妻两人分隔两地,苦不堪言!”

        “呜呜...什么分隔两地不能相见,不就是我和他的真实写照吗?不知道不玄他在宫里睡不睡的好,吃不吃得饱,朝廷炼的丹肯定没有本小主炼的好吃!”

        小妮子比较感性,只能说林不玄的选题还是到位,阴差阳错之间,苏若若直接能把自己带入进去,当场几欲潸然泪下。

        裴如是一愣,嫌弃道:“那你还说没看那种册子...”

        “啊?这一节哪有?”苏若若“咦”了一声。

        “你没看完吧...”裴如是耸耸肩,“后面被抓入大牢,然后来了一帮女狱卒以探逼供为由,轮番上阵,用的都是长鞭烛台之类...”

        “另外,林不玄在宫里的生活哪用你操心?他吃香的喝辣的,晚上想睡皇女睡皇女,想睡太后睡太后...搞不好...都在一张床上。”

        “你觉得是牢狱之灾,只怕是他都要乐不思蜀了...况且,本座偷摸着把护心镜塞给了他。”

        “虽然朝廷里是真没有眼线...但周倾韵应该也能算半个,她毕竟承了情,林不玄的安危不用你担心,他远比你想的活得好。”

        “哼!”

        苏若若手里的书颤颤巍巍,然后她红着脸指着裴如是哼哼道:

        “师傅你怎么可以剧透!”

        裴如是又是一顿,你怎么自动忽略了本座的话?这是重点么?

        她清了清嗓子,干脆就扯开话题,问了句:“天子论座前推一个月,若若你筹备的怎么样?那些天之骄女还蛮多的,你也不想在林不玄面前败吧?”

        苏若若翻着小册子还瞥见几眼出自林不玄手笔的插画...林不玄果然有些大男子主义,那些行刑的女狱卒都败了好几个的说...

        她下意识咬着手指小声嘟囔了一句:

        “身下败倒是挺想的...”

        裴如是越发感觉苏若若这妮子被带坏了去,话是越来越妖气了,感觉是只可惜身子还没长开来,比例倒是蛮好,看上去挺匀称的,只可惜胸前还是一马平川...

        就在裴如是想的时候,苏若若双手叉腰认真道:

        “那些顶流宗门能有多厉害?本小主元婴三段,一骑绝尘,一剑把他们都杀了!”

        “你不是不喜欢用剑?”裴如是带了些许疑惑,至于后半句,她倒是不疑惑,因为苏若若真的可能大开杀戒。

        小妮子哼哼唧唧道:

        “我不用剑要是用拳头...万一对面是个男的呢?岂不是会有肢体接触?虽然说我会把他打的起码半身不遂,但...要是不玄他不高兴了呢?”

        裴如是感觉这丫头太古灵精怪了,这种由头都能想到,你就这么喜欢这个男人?

        虽然是长得不错...又有独到的见解与眼光,但...他可花心的很啊,裴如是隐隐感觉某位太后好像已经有点假戏真做的预兆了...

        你能不能矜持点?还有曾经无情拜刀的周仙师的样子在么?

        “为师准了,但若若你也不要太嚣张,免得竖些莫名奇妙的敌,本家现在的敌人只有皇上。”

        裴如是轻微颔首,又接着道:“另外,去把为师的剑也拿出来。”

        苏若若“嗯嗯嗯”地点头如捣蒜,然后又问,“哪把啊?那个...太后要不要杀啊?”

        裴如是皱皱眉头,“拿‘朝代’吧,至于太后,她的生命已如风中残烛,本座管她作甚?难道天下还有人能解雪饮的毒?就是解了,她还能骑到本座的头上来不成?”

        苏若若不再多问,揣着小册子就往外跑。

        裴如是抬起头,如墨般的眸子中正倒映着很淡很淡的冬日夕阳,此去分明稳操胜券,却还是一种很强烈的心悸感。

        ——

        太清殿里也不安宁。

        当然,不是肢体上的那种。

        林不玄与周倾韵两人对坐,盘算着天下时局,周倾韵这里,手掌大离玉玺,是大离的最高权证。

        但问题是赵元洲革职了齐王之后自己手里攥着兵权,然后他当即以为天子论座将近,为母后寻丹,且还请母后不要过度劳累为由雷厉风行地拿下了景门杜门。

        现在周倾韵的手里只有三生门,问题是三生门是掌管东西两厂的,皇权直属,对局势的帮助不大。

        但林不玄说的很对,她若是身为残躯而去死抓朝廷的中平耳目反而容易起疑,这也是无奈之举。

        林不玄皱眉,“像是棋子蹦出了棋局?”

        周倾韵伸手去抚平他的眉头,又回头望了眼摆在墙角供台上的刀,缓缓念了句:

        “棋子永远在棋盘里。”

        然后她拉拉林不玄的手。

        “不要想了,省的晚上头痛又要枕着姐姐的腿睡...现在,陪本宫出走走,上一支打的钗不好看,再去打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