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九十一.分神境的正确使用方法

九十一.分神境的正确使用方法

        林不玄摇摇头,“所以...这都是计?”

        周倾韵点头,“是啊...现在想起来,本宫居然差点伤了若若...”

        “不过你尽可放心,就算本宫有妒心,但也不会去玩弄什么派人欺压的手段,甚至没有一个男人近若若十步之内,本宫很有分寸。”

        周倾韵小心翼翼的认错,然后又给林不玄双手捧起刀:“你要怪姐姐,姐姐就咬咬牙受着。”

        林不玄皱眉,将那柄刀再度拍落到地上,余音颤颤。

        若是此刀有灵,那估计已经被气晕了,先后被贬低,被踩,被打落两回啊两回!

        林不玄倒是无甚所谓,他轻轻挑起周倾韵的下巴,轻声道:

        “江湖上打打杀杀,腥风血雨,拿伤口做赔礼,姐姐,你们那一套已经过时啦...”

        然后林不玄另一只手偷摸落下,对着某个娇翘处手起手落,发出“啪——”的一声亮堂堂的响动。

        “啊...!你!”

        周倾韵娇臀受袭,浑身一颤,来不及掩唇,媚声已经撒了出去,她埋怨似的瞪了林不玄一眼,“你害姐姐出丑...若是阶下有人,本宫岂不是糗大了?!”

        林不玄一只手摊开,一只手顺着美好的脊背游移下去,然后狠狠捏了一把,“姐姐刚刚自己说的咬咬牙受着啊...难道说,姐姐所信奉的江湖上还有食言这一说的?”

        “嗯呀!”

        周倾韵没想到林不玄这么焉儿坏,当即又是一声妩媚的惊呼,这种连自己都没怎么碰过的地方...居然被他这般轻薄!

        而且林不玄这家伙还拿着“江湖大义”来压她,周倾韵确实无法反驳,只得支支吾吾地躲开林不玄,软软道:

        “不玄你...你先放手!本宫认栽,但...得...得回殿内!”

        ——

        轻纱起伏,二人刚刚踩入殿,千阶高楼之下就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有太监敲着钟大声喊:

        “皇上求见太后陛下!皇上求见太后陛下!”

        林不玄皱眉,周倾韵讪讪一笑,随口念了一句“姐姐站殿前去看看,你在里面等等嘛...”

        她作势转身就要逃,赵元洲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是很不想见的,但...现在的林不玄已经摩拳擦掌了,料想赵红衣被他随手按按摩都吃不消,自己这残躯又怎么受得住?

        那能拖一会儿是拖一会儿喽...

        按照常理,这又是一个玄幻小说经典剧情,什么正要提枪上阵办要紧事,结果外头来了变故,好戏被迫戛然而止。

        但林不玄肯定不按套路出牌。

        他也不本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性子,直接拉过周倾韵的手,微笑着轻声问:

        “不玄想讨问一下姐姐,修至分神境之后能做什么?”

        周倾韵心里头瞬间咯噔一下,林不玄的意思她不会不明白,但是...这时候?!这也太...

        这怎么可以!这也太糟糕了!

        这是什么玩法嘛?!

        定是跟着执柳宗的那帮子妖女不学好!

        虽然是殿上殿下距离千阶,还有门栏纱帐做掩护,周倾韵还是觉着羞耻至极,林不玄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这半个月,分明最多都是牵牵手,抱一下,像是一对青涩的道侣,刚刚失神被林不玄偷偷触了耳垂都是破格的举动了。

        结果...这先后不过半柱香,他摇身一变就原形毕露了....

        “姐姐...?”

        “啊...分神境,就可以化身...”

        周倾韵一瞬失言,回过神来的时候就望着林不玄一脸贱兮兮的笑,他说:

        “让周梧婉去站在门栏呗?倾韵来给我赔赔礼。”

        周倾韵哪接触过这种事,指着林不玄颤颤巍巍道:“你...你尽晓得欺负姐姐!”

        两人时间稍微一拖,就听得阶下有赵元洲的声音传来,他朗声道:

        “儿臣特地请见母后问国事,还请母后赏脸!”

        如今已是避无可避,周倾韵幽怨地瞪了林不玄一眼,微声道:

        “不玄你休想!”

        ——

        周倾韵立在太清殿前,眸光穿过一层若隐若现的轻纱,以及闭拢的门栏,念着天子望气术才能勉勉强强看到太清殿下的人影。

        她清声问:

        “有何事让你们急着闯太清宫?”

        此言一出,太后之威尽现,太清殿下所有人立刻跪的严严实实,只听赵元洲朗声道:

        “儿臣斗胆,想过问母后,此届天子论座可否提前一个月?”

        周倾韵眸光转转,眉目含雪,话音平淡,“理由。”

        “都是为了大离着想,绝大多数宗门已经抵达京州,筹备也用不了这么久的时候,早些举办早些过年关。”

        “况且...执柳宗现在正是内虚之际,毕竟裴如是夜里屠龙,那再怎么说也是能媲美渡劫境的真龙...母后不是一直对裴如是颇有成见?儿臣有办法让母后满意,顺便还可以使得国师更加忠心,两全其美。”

        门栏口的周倾韵身影微微低头,似乎在沉吟,赵元洲沾沾自喜,感觉自己这套说辞天衣无缝。

        赵元洲做梦也不会想到,太后的房里藏了男人不要说,这男人还是说好了演戏的国师,而且——两人现在都算是执柳宗的同道。

        而穷奢极欲的太清殿里,床榻上的周倾韵半褪半掩的紫裙像是一朵盛开的莲花,媚色与柔意都恰到好处。

        她双手攥紧床褥,咬紧牙关,眼神迷离,两条修长的紧绷着的腿被林不玄捉着,趾尖到全身都是酥酥麻麻的感觉。

        “哈...呼...不玄你倒是吱个声啊,就顾着玩儿了!”

        周倾韵趾尖紧紧攥起,咬着牙呵气如兰。

        “姐姐自己不思虑一下?”

        林不玄倒是打哈哈,一脸的风轻云淡。

        “你...本宫道躯已如风中残烛,被你如此上下其手,哪来的解...解...解法?还要本宫思虑?!”

        周倾韵话语幽幽怨怨的,但听得出她声音里的欣喜。

        “答应呗,不管皇上要做什么,正好顺了咱们的意...”

        “好...啊!”

        ——

        门栏口的“太后”终于抬起头来,冷声道:

        “既然如此,那本宫也不想干涉。”

        赵元洲喜极,立刻对着那道身影三叩九拜,甚至连太后话语中已然压不住的颤声都没察觉,便是连忙告退。

        ——

        周倾韵刚刚喘过两口气,眸中带着无尽的幽怨,双腿甚至还在打寒颤,林不玄倒是一本满意地喝茶。

        周倾韵虽然明知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是“天经地义”的赔礼道歉,但念起刚才他欺负自己的样子,便是气不打一处来,嗔怒道:

        “你看看床!你看看姐姐的衣裙!都是你干的好事!现在你倒是舒服惬意了,那姐姐我呢?!”

        (感谢好兄弟的月票和打赏)

        (刚刚到家,有点小累,开点小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