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九十.交底

九十.交底

        林不玄的胆战心惊期已经过了好两天了,如今听周倾韵半推半就着承认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所谓了。

        他刚刚踏入天子望气术第一层的时候是动过些歪心思去看周倾韵的,结果发现这望气术直接就透过躯体看内息了...

        说实话,和林不玄想学的那种稍微有些不太一样。

        然后林不玄眸光扫扫,察觉到周倾韵元阴完好的时候冷汗都出来了,倒不是他欣喜若狂,而是那种自己计谋一步接一步然后发觉被人牢牢握在手里的感觉。

        林不玄在那一刻忽然理解了齐天大圣云游四海回来刚刚发现自己还在佛祖手里是种什么感受。

        他当即借着眼睛都累酸了为由直接告退,在自己的寝殿里日夜不寐躲了两天,思来想去没想通。

        按照周倾韵这个处境,既然她早就看得出林不玄元阳并未会阴这个天大的破绽,那要顺藤摸瓜猜出此局全是戏不算太难。

        就算没有合理的证据来对他痛下杀手,那齐无眠阴差阳错掀起的那场修罗,应该是正合她心意才对。

        毕竟传闻中她修为褪尽,不出手才是正常,而就算有八扇门,正邪两道修士会来,以林不玄身处风暴中心的位置,一死难免,甚至还能逼出执柳宗可能的卧底,这岂不是一举两得?

        不过周倾韵还是出手了,虽然她落刀很快,还有林不玄打伞给她遮掩,但...依旧有风声四起。

        之后,林不玄也假装不知道,边是与她洽谈假意结侣调转天下时局,边是半抄录半打磨自己的《我与白蛇那些事》

        难道这位曾经名震天下的扛鼎仙子就因为一句“姐姐”而直接沦陷了?

        林不玄觉得解释不通。

        就算是拿卧底那一说来解释也很是牵强,若周倾韵真是卧底,那裴如是还让他小心个什么劲?

        再说了,周倾韵身高位重,手上又有实权,有必要安插林不玄这个先生么?

        ——

        而时间兜兜转转过了大半个月,两人好像都入了戏似的,林不玄说他没空练天子望气术,周倾韵就暗暗信着,她似乎也没想揭开这一层薄纱,或者说...她也有些后怕。

        委实说这么几日相处下来,林不玄也不怎么感觉骑虎难下了,周倾韵确实很好,虽然将自己摆在姐姐这个位置,但看得出来她其实是想在自己后院里当姐姐的心思。

        林不玄当然也不想拒绝,毕竟看那些小说里英雄救美,小丫头片子当场就倾心了。

        周倾韵这给他直接上演一个倒过来的经典剧情,还冒着旧毒复发的风险...

        林不玄觉着自己这要是拍拍屁股走人了,那才是真人渣。

        ——

        耳旁周倾韵的话柔意尽现,但其实还没有交底,林不玄望着她那双如水春眸,轻声问:

        “姐姐与裴如是,其实有旧?”

        周倾韵眸光微转,终于还是认真道:

        “本宫确实承她一情,但你放心,姐姐绝对不会将你交给她,若是她敢来要人,本宫说什么也会拜刀而出。”

        林不玄微微一怔,一时失言,“我还以为姐姐是执柳宗的内应...之前听裴如是说她在宫里安插了眼线...”

        周倾韵“噗嗤”一声,伸手打了林不玄一下,轻笑道:

        “哪有你这样打趣哄我的?”

        “朝廷里除了那一帮子太监之外从本座入宫前就都是一脉嫡传,八扇门虽然不全是,但他们筛选极为严苛,掌实权者绝大部分都是亲王之类的。

        “就算是裴如是想安插也没可能...你啊,被那女人诓骗喽...”

        “本宫在凉州的时候见过她,你或许不知道,我们在天际之上看着那一驾车马发往鹿州,她那个时候倒是对你颇有赞誉的...哦...原来弟弟你现在还是裴如是的人呐?”

        周倾韵念着念着,终于还是读了通透,也不算,其实她早就知道了,一直不敢说也不敢信而已,念至此时,温存也温存过了。

        天上雪停,也到了该交底的时候,她才是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周倾韵的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林不玄也不避讳了,直截了当点头承认,“我败给姐姐了...”

        “哎!”

        周倾韵踩着雪走近一步,连忙将手指竖在林不玄的唇上,“男人万万不可以说自己败了之类的话的...”

        “其实这怪不得你,是裴如是她漏算了本宫的天子望气术如此纯熟,能观览内息。”

        然后周倾韵不再说话,“噌——”地一声拔出了一柄明晃晃的刀,刀口淌过雪光,光照在两人的脸上。

        太清殿下的两人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各自深吸一口气,而后等了片晌,异口同声问:

        “你不杀我?!”

        周倾韵捏着刀背,刀尖朝着自己,刀柄对着林不玄,毫不客气地说,林不玄只要上前两步就能结束周倾韵的一生。

        两人刚刚闭拢的眸子缓缓睁开,眸光又一次对视,周倾韵手里的刀刚刚落地,阶下两人缓缓相拥,两双鞋正正好好踩在刀刃上。

        “弟弟是怎么想的?”

        周倾韵先问。

        “宗主让我里应外合,又没让我杀你,她还说最好能能把姐姐拐成自家人的,她还蛮重视你的。”

        “不过,就算是她要我杀了姐姐那我也舍不得了,毕竟接天而来踏入业火的不是她裴如是而是你周倾韵啊...”

        林不玄坦然作答,但...事实也确实如此。

        他摸了摸鼻子,接着问:

        “那...姐姐又是怎么想的?姐姐身为...呃...身居朝堂高位,这分明是个破绽百出的局,难道只是与裴如是有旧就行了?”

        周倾韵松开他,叹了口气,“本宫一开始不杀你,其实是有愧于你,后来是想了解你。”

        “然后...一不小心就陷进去了,现在本宫也不打算出来,余生只有几年,我也想任性于情为自己。”

        “有愧?”林不玄眉头一皱,抓了个重点。

        “八扇门景门门主,周梧婉,你知不知道?”周倾韵眼眸微垂,不敢看他。

        “她是企图谋杀若若的主谋...我早晚有一天会杀了她。”

        林不玄点头,这事他了解过,执柳宗先生的地位也不算是假的。

        “世上其实根本就没有周梧婉这个人,那是本宫的分神化身,演戏的。”

        周倾韵螓首也微微垂下,像是认错的妮子,“那夜的长安城,是一场幻梦,是本宫答应裴如是试探的计谋。”

        “你要是怪姐姐,你就拿起刀,我绝不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