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八十八.姐姐的气度

八十八.姐姐的气度

        周倾韵望着林不玄,面前的这个男人眼中皆是真意,而她一时语塞,挪了挪唇,却还是没说出什么话来。

        拜刀很苦,修道很苦,周倾韵是周倾韵的时候,就是哪一种为修道而修道为杀人而杀人的修士,只刀打落江湖,做江湖中最无情的刀。

        她是太后的时候,是隐于世外逗弄权术幕后之主。

        两个身份都没有一丁点感情,而林不玄阴差阳错闯了进来,周倾韵觉得这种特别的心境很令人舒畅。

        她认定自己残余这寥寥几年,忽然有了目标。

        当个姐姐,也不错。

        “所以...姐姐身上的毒是谁下的?有解法没有?”

        林不玄看着周倾韵自惨白转回微润便是心念稍动,又了接一句,“或许我也能帮把手?”

        “那是妖修的奇毒,天下可能有解法,但本宫当年以渡劫之躯走了大半个大离都没寻到一种有效的解药,甚至本座当年拨刀只身踏往雪国都一无所获。”

        周倾韵挑了挑眉,哼哼两声也没详细说出细节,然后在林不玄面前缓缓宽衣解带,露出些许分外跳眼的白皙。

        察觉到林不玄不怀好意的眸光她才是反应过来,下意识扯起轻纱掩过,轻轻白了林不玄一眼,接着道:

        “至于不玄你...虽然眼光独到特别,但你毕竟入世不久,哪有什么天材地宝在手?”

        “即使曾经混迹于执柳宗内,但以裴如是的心性,想也不会让你乱动,况且,本宫与她同辈,本宫都没有,那她也未必就有。”

        “现在你连元阳都给了别人,那还有什么东西能留给姐姐的?”

        周倾韵螓首微垂,借着天子望气术观览自己体内暗涌的气海,软软的口气颇像是个受了冷落的小妾。

        林不玄错愕,“先来后到这浅显易懂的道理以姐姐如此身份不会不明白吧?跨时空执法可要不得啊...”

        周倾韵眨巴眨巴眼,自动略过他那后半句又是自己所听不懂的奇怪话,媚声撒娇道:

        “可不玄也不知道喜新厌旧啊...”

        然后周倾韵就见着林不玄立刻像打着鸡血似的开始解国师袍,还念着“承蒙姐姐厚爱,还望姐姐不要嫌弃...”

        “停停停停!”

        周倾韵双手后撑,整个人往后仰倒,伸出的腿轻轻踩在林不玄胸口上,脸上的慌张已经压不住了,自己本来就是口嗨一下,哪晓得你这么如狼似虎?!

        前一眼看你还在解扣子后一眼就已经扑上来了?

        好...好熟练!

        林不玄望着胸膛上的玉足,一边伸手拿开爬起身来,一边轻轻叹了口气,嘟囔着:

        “骚又骚得很...”

        周倾韵心里有点气结和委屈,不是说好的演戏么?本宫才试试你,你就中计了?你平日里的心性呢?

        你不是自诩正人君子吗?!

        周倾韵努努嘴,忿忿道:

        “姐姐我如此抱恙之躯,今夜还触及旧毒,你要姐姐死啊?”

        林不玄摊开手,嘿嘿一笑,“姐姐演技已经得心应手,我很是满意。”

        周倾韵愕然,“演的?!”

        “不然...?”林不玄也愕然,然后他打了个哈哈,“难道姐姐是真的?”

        两者其实都有动心,但林不玄觉得还没到这时候,不过...听周倾韵这么说的话,那应该就是若自己元阳尚在,也能助她一臂之力的意思?

        那其实...

        “本宫当...当然也就是与你搭搭戏而已!”

        周倾韵连连摆手,然后她躺倒下来,露出美好的脊背,转过话题,“来给姐姐上上药,顺便谈谈正事,齐无眠此事,你怎么看?”

        林不玄望着她的项背,曲线柔美,但...很白,太白了,是毫无血色的那种白,就像是鹿州他所见的八千里雪路的玄冰。

        “雪国...”林不玄低声喃喃一句,端起药膏,以真气做引,轻轻抹在她的脊背上,周倾韵双手紧攥床单轻轻哼出一声。

        “不要谈雪国了。”周倾韵咬紧牙关克制住来自后背的灼热的刺痛感。

        林不玄心中确定下来,雪饮雪国,已经很明显了嘛...他静下心来轻声问:

        “齐无眠此行是教科书般的‘烽火戏诸侯’想拿修罗造大势,为博红衣的正眼看,结果玩脱了,姐姐问这个,是有实权喽?”

        “朝堂这么大,水如此深,本宫一个弱女子,若是不掌实权,如何立足?”

        周倾韵倒是没有否认,背上的灼热感让她从嘴里不经意跳出两声轻喘,殿外的宫女若是听着了,估计第二天会和几位嫔妃念叨两句“娘娘听说了吗?昨夜太后的殿里冒新芽啦!”

        “齐王管教无方,其子暗动修罗,那是赵元洲偷藏的奇兵。”

        “天下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为避免伤亡过大,修为过高的修士不可投入两国论战,元婴,就是死线。但...修罗是界限之外的东西,这一支奇兵,足抵万军。”

        “就算齐王是赵元洲自己培养的亲信,那他估计也会对齐无眠恨之入骨...”

        周倾韵还在说,林不玄就打断了她的话,“可我听闻当年周姐姐拨刀先后杀退两次妖国啊?”

        “你以为这规定怎么出来的?”周倾韵没好气地朝他翻了个白眼,“这条规文本身就是本座当年一人一把刀砍出来的。”

        “齐王本宫会将之革职,另外,姐姐希望你不要辜负任何人,比如说红衣,你既然说了那些乱七八糟的那些腻歪话,把人骗的死去活来的,就别把人家当垫脚石了,捡起来呗...”

        周倾韵声音转软,翻过身,掀起绸缎将自己的娇躯遮掩,只露出一双长腿与媚得想让人咬一口的香肩。

        林不玄都惊了,这气度...若若你跟咱姐学学!林不玄感觉都能原谅她窥视自己的手段了,林不玄挠挠头,“姐姐不吃味啊?”

        周倾韵皱眉,“本宫可对你个登徒子没想法,答应你演戏而已,不过是劝慰你不要辜负女孩子,是出于姐姐的想法,毕竟...承了你一句‘姐姐’。”

        “好,我听姐姐的。”

        林不玄点头应和,上前给周倾韵端正被褥,“早些睡。”

        周倾韵探出头,几根手指捏着被褥,整具娇躯严严实实落在其中,很软妹的样子,她糯糯道:

        “天子望气术,你必须要学!”

        林不玄一脸勉强,然后才是说:

        “那好吧...”

        “这才乖...”周倾韵轻轻笑着摸摸林不玄的脑袋,一脸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