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八十一.她也曾是少女

八十一.她也曾是少女

        “那夜踏往长安的这条路上,我从不后悔。”

        太后望向纸面上第一页第一行的第一句话,入眼心中巨颤,已然有些失态,这...这不是故意设计向本宫表白?!

        你我才是真正意义的第一次见面,林不玄你居然...!

        太后心里有些乱,捏着信纸继续往下看。

        “我没想过世人会怎么看怎么想,这不重要,我只晓得人生苦短,得需及时行乐,喜欢一个人就要一遍一遍告诉她,藏在心底里是没用的...”

        ......

        “我本见万物波澜不惊,唯独见你方寸大乱。”

        ......

        “你能看见山,你能看见海,你能看见这个世界的一切,我就不一样,我目光比较短浅,只能看见你。”

        “我很想你。”

        她一边看一边觉得,这些话太肉麻了,从来没有听任何人说过,忽然间,她想起一件事。

        她也曾是少女。

        有一个久违的名字在她心底跳了出来。

        ——

        周倾韵,一个活在百年前的名字。

        她曾经是大离皇朝历世以来朝政之上最强的女人,八扇门内最年轻的渡劫。

        当年她以一怒镇十一亲王,只身逼退妖国十万妖修,得而成名,手中一柄长刀名曰“雪饮”。

        那年她独步于大离东境之外,像是雪地里的一朵罂粟,凄美且妖艳,已成绝唱。

        而她成名之后,天下修士将其与大离极北的裴如是不断比较,甚至在二人风声四起的时候,江湖之中就高低而分立过两派修士互相争斗...

        只可惜两位正主当时都在忙正事对江湖喊打喊杀的两派一点都不通晓,就算是知道了,以她们当时的心性,那估计也是就一句“幼稚。”当然,现在也一样。

        江湖中,人人翘首以盼的两位天之骄女对弈的场面却是根本没来得及出现。

        数十年前,先帝刚刚立她为皇后之际忽然驾崩,连任何仪式都没摆,太子都未来得及立,大离东际的妖国卷土重来。

        周倾韵再度夺刀而出,这一次却只险胜了妖尊,而身中奇毒修为褪尽,而她隐于宫中,百年光景,白驹过隙而已。

        只是人世间,寻常百姓一辈子就只有堪堪几十年,那是两代的交替,周倾韵这个名字就开始消散,“雪饮”,“天子望气术”,一柄刀一本功法,从此再无人问津。

        太后的瞳孔重新开始聚焦,落回林不玄的这一封信上,她感觉周倾韵这个少女又活了过来。

        这是她第一次被人表白,这人用的还是如此令人哑然失笑的方式,她觉得心底里那个满身傲气的仙子又重新握起了刀在雪中舞得像是一阵风。

        周倾韵当年早早知道身中奇毒才应允即为皇后,实际上她都没见过先帝几面,这一切都是身份于地位。

        身为修道界扛鼎人物,一朝有了修为尽褪的风险,她的心态就发生了极大变化。

        那是从天穹坠落海底般的落差。

        周倾韵开始向往权术,一步一步往来,先取鸩羽毒杀先帝,后扶持赵元洲夺得帝位,如今的大离皇朝,不过是她的一言堂而已。

        朝廷想一统天下,那是周倾韵她的想法,人没了修为步履维艰,她想玩弄权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要所有高贵冷艳的仙子向她俯首,这是一种相当病态的心念。

        当然,这后半句与林不玄算是志同道合的道友。

        直到...林不玄跳入她的视线,周倾韵其实很早前就关注过林不玄了,比裴如是还要早,“雨夜带刀也带伞”这个名字她就派人去查过。

        寒山小肆,她甚至亲临过,与林不玄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当时她身着轻纱长衫,然后没买东西被林不玄赶了出去。

        周倾韵觉得好有意思,大离居然还有人敢赶她走?

        只可惜当时公务在身,没能与林不玄详谈,要不然就算不能将他带回宫里,也能留下条胳膊手臂当做纪念的...

        本宫当年与你失之交臂,如今因缘而正面撞上,他居然千方百计将情书递给本宫,原来你也早就关注本宫了么...

        原来...即便是隔着掩面轻纱,缘分这种东西还是轻松穿透的。

        故意半夜接剑又打出,想骗本宫的猜疑,而后又算计激将本宫,就是为了让本宫看这等肉麻之话?!

        真行啊你,林不玄!

        周倾韵只看了第一句就有些无地自容了,什么叫欲往长安不悔改?敢情你是故意设计迫使执柳宗追杀你的?

        好嘛...你胆子还挺大!

        本宫你都敢有想法!那你还左一个苏若若右一个赵红衣,红衣她还是本宫名义上的...

        算了,周倾韵摇摇头,如今你我一个空有天赋没修为,一个身中奇毒修为不足,连自保能力都没有,何来这种想法?

        ——

        林不玄虽然听着自己耳边来自系统的叮叮声,面前这位雍容华贵的太后姐姐忽然一声不吭地将自己的好感度拉到了接近三十...

        林不玄忽然很想抽自己一巴掌,然后解释说这其实不是给她的情书,这是给苏若若的...

        但是他的手被太后捉住了,唇前也被她竖起一根手指不好开口。

        而且,林不玄觉得,要是自己现在说了,那很有可能会被太后陛下勃然大怒一刀给砍了,毕竟...自作多情还被当面揭穿这种事,真要叫人羞耻死了。

        太后羞怒之下么...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天王老子丢保不了的灭口。

        林不玄感觉自己莫名其妙就骑虎难下了,关键是这虎自己还没想骑...

        他目光扫过太后的身段,似乎不如裴如是丰盈,但...她裹着轻纱的腿真的很长很撩人,虎就虎吧!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太后半坐在床端,望着林不玄眼神自有些微迷蒙缓缓恢复,她清声道:

        “本宫念你是初犯,拿了你的信就给本...本宫走人,下次若是故意再耍这种小聪明,本宫非阉了你做御用太监不可!”

        林不玄连忙点头,得赶忙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好在太后行事足够稳重,假以时日,应该能自己想明白这纸信书吧...

        “慢着。”周倾韵盯着那正准备撩起纱帐跳出去的林不玄喊了声。

        “以后每日辰时来太清殿,本宫亲自教你练剑,本宫虽是刀道奇才,但剑术也是一绝,你若是练得好了,可以从本宫手里拿回逐鹿。”

        (明天改吧,最近学车+上班+熬夜写书,累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