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八十.无心插柳

八十.无心插柳

        “望气术是一门卜卦的法门?”

        林不玄稍稍有些心惊,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表情,摆出一脸平静。

        现在他正立于太后的跟前,离太后的距离不过咫尺,四目相对之下每一个细微且多余的动作都是破绽。

        之所以大离人人慕仙,那是因为修士比寻常武修强太多了,就是林不玄这刚刚挤在锻体境的门槛都感觉自从问道之后自身的体魄及五感都与先前天差地别了。

        那眼前这位正在把玩着自己一双柔夷的太后陛下想必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人家也曾是能与裴如是对位的巨擘,就算如今修为尽失,那起码...功底还在。

        朝堂水很深,身居高位的人也各个水深,更何况是皇太后这种曾经身居高位的如今朝堂幕后的女人,那她的水肯定相当的...

        林不玄想至此时,跟前这位太后陛下终于是停下了把玩的手,缓缓翻了个身,一刹那间有些微的春光乍现,她慢条斯理道:

        “寻常民间所流传的望气术那确实是一门卜卦算计的法门不错。”

        “但...”太后眯起眸子,拉长了声音,“天子望气术,这是一门武学功法,真正意义上的杀人红尘中,托身白浪里,本宫修为尚在之时,一眼望杀真龙,信手拈来。”

        然后她徐徐叹了口气:

        “若是往前推几十年,坊市中或许还有传闻‘天子望气,谈笑杀人’的,只可惜近几年朝廷势弱此等绝学在大离绝迹,便也无人问津了。”

        “不过,本宫正巧精通天子望气术。即便本宫如今是抱恙之躯全身修为十不存一,那也不妨碍本宫躺在太清殿上看宫中的芸芸众生。”

        话至此,太后身后缓缓从锦衣与胸口紧贴之缝中抽出了一纸薄薄的书信,然后她将书信夹在两根手指中,抬起眉头瞟了林不玄一眼,接着问:

        “本宫昨夜察觉了飞剑而往,没有劫落,也没打断,一开始本宫还以为看错了,被裴如是逼得走投入路的林先生好不容易断绝了大义凛然赴死的心念刚刚屈膝成为国师之时,怎么可能就去接执柳宗的飞剑呢?”

        “而后林先生又是刺出一柄飞剑本宫便捉摸透了,既然是往返执柳宗,那大人可真是演了一出好戏呢...而本宫如今手上,正是先生当夜飞剑所出的全部刻录,林不玄,你对此有何解释?”

        听至此,林不玄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我当你个妩媚至极的宫内妖女有多大能耐呢,原来是在借势弄虚作假?

        要不是见太后如此笃定地掏出了这纸余温尚在的书信,自己差点还真被以假乱真哄骗了。

        他现在倒是放松了,望向眸光陡然转厉的太后依旧没有分毫的惧意,反而更加平静。

        不说你现在是那一卷白纸来骗我了,就是你真用真气刻录了下来,本先生这柄飞剑上写着什么,本先生自己心里没数么?!

        林不玄是没想到,自己这不经意飞出的一柄飞剑都能成了圈套之外的圈套,太后姐姐你自己送来门来么...那不玄我只能说一句对不住了...

        但话说回来林不玄也不得不佩服太后的心术,一步接一步,实在是稳妥且细致。

        只是很可惜,太后这心理牌打的还是太急了,有点儿弄巧成拙的意味,也正是因为她心太细计谋太多才导致的破绽。

        皇太后望着林不玄,已经察觉到不对头了,按说自己这才是环环相扣的教学局,怎么林不玄他居然一点儿不为所动?

        看样子也不像吓呆了,自己念起望气术观览一下面前的男人,林不玄全身上下也只有一处不太稳定,但此处...虽然大俗,但无伤大雅,即使自己从未见过,但心中也有一股诡异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此外一切正常,确实不能说林不玄是刻意装出来的平静。

        场面僵持三五息之后,太后终于有些按捺不住,稍稍坐正了娇躯,本来撑着螓首的那只柔夷轻轻甩了甩,然后她冷声道:

        “林先生为何沉默?”

        “是怕本宫兜底了?”

        不待林不玄作答,太后笑呵呵地抬起手,竖起两根手指接着道:

        “既然先生闭口不言,那本宫不妨告诉你,这飞剑消息本宫只是复刻入书信中,还未看过。另外,本宫给你两个选择:

        一,本宫现在就看完书信,然后如实告知皇上,传遍朝廷八扇门乃至整个大离,全权按由大离律法行事。

        二,现在跪下来,舔本宫的脚,当本宫的狗奴才,只要林大人把本宫伺候的好了,本宫自然会将手里的书信烧成灰烬,并且既往不咎。”

        林不玄得言,抱起手臂冷笑着:“无加之罪,何患无辞?本先生行的直坐的正,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他一身孑然傲骨尽现,颇有气节,但林不玄非常笃定,这位太后陛下还在虚张声势,她的手里的书信上绝对没有一个字。

        要是真如太后所说,如此证据确凿,那还需要来羞辱他?

        不过话说回来,你互赵红衣这对祖孙分明不是血亲,但这怪癖倒是如出一辙哈...

        “哦?!”

        太后沉吟一声,“那国师大人的意思是...让本宫看喽?!”

        “看看看,随便看,本先生写的本来就是要给人看的,太后想看就看!”

        林不玄甩甩手,太后越是拖沓他就越是放心,你这是自己一步一步作茧自缚,自己和自己斗去吧,本先生站在一旁抱着手臂倒是乐得清闲,还能看看良辰美景,有什么不好的?

        “......”

        太后沉默了,林不玄这分明不按套路出牌了。

        你昨夜里飞剑来又飞剑出,这不是妥妥的与外宗私通,要是真传书给苏若若是想她,那为何要在后半夜接剑,而且她怎么知道你寝宫所在?

        可是...林不玄的眼神不似假的。

        太后琢磨着琢磨着。

        她眼睛忽然一亮。

        懂了!懂了!

        什么想让本宫看啊...林不玄这是妥妥的在唱空城计!

        她心中只浮现出四个大字:

        虚张声势!

        好哇你!

        想本宫英明神武一辈子都差点被你给骗了!

        你是想假装出一手“臣本忠心,陛下若是做出此等不信任的读信动作,那就失了臣心啊...”的场景是吧?!

        哼哼,要不是本宫心术都细,就被你给晃过去了!

        只可惜...你还太嫩了!

        太后一把扯过信纸,自信满满往下看。

        “嗯...”

        “嗯?”

        “嗯嗯嗯?!啊?!”

        太后越看越不对。

        她的面上挤出些微红润,然后她颤颤巍巍道:

        “林不玄你个竖子,竟敢对本宫有非分之想!这是要杀头的你明白么?!”

        林不玄眼神僵住,他忽然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

        (众筹个太后的名字,姓周吧,想完我就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