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七十八.太后想见你

七十八.太后想见你

        林不玄悠悠醒转之际,眼前已经跪伏了一大群人。

        宫女锦衣卫侍从一应俱全,不过...都是女子,而且,各有几分姿色。

        林不玄有点儿不适应,差点以为自己又穿越了,他一瞬间还以为在逛什么忘温阁...

        好在这帮人当即跪地作揖,齐齐朗声道:

        “奴婢恭请国师圣安!”

        “都起来吧...”

        林不玄像模像样摆了摆手,散了众人各守岗位,他心中微微一惊,原来赵元洲这皇帝是真拨给了他这个国师的身份?

        至于这国师之位的高度,他本以为是赵红衣念叨那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说笑的。

        可他看这些女官侍从方才跪的战战兢兢头都不敢抬一下,现在有毕恭毕敬有条不紊地侍奉他穿衣用早宴的样子...

        搞不好赵红衣说是真的。

        但是,为什么?

        赵元洲刚刚从凉州回宫,赶巧遇上裴如是发难长安,要出手留下林不玄,那确实可以解释,毕竟林不玄的传闻在大离早就传开了。

        但...纳入宫内,直接给了这个有权有势的地位?有些难以说通,这要让那些忠心耿耿任劳任怨的文臣见了心中得有何感想?

        或者说...

        林不玄往深了想,这皇上就是要将本先生推上高峰,那自己只有两条路。

        一是在这风浪之中立足,成就真正的国师之位,二么就是被朝堂吞噬,成为权政碰撞的一刹花火。

        总得来说,这两个结果对于大离皇城来说,都可以欣欣然接受,就算这是橄榄枝,那也得是涂满了毒药的橄榄枝。

        林不玄搓了搓手,只可惜眼下宫中的时局走势还未铺开,唯有走一步算一步。

        林不玄心中叹了口气,皇宫内纷乱,人人都有野心,谁也不想一辈子落于人后,别看眼前这帮女子现在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但要是自己一不小心漏了破绽,那这些人扑上来咬他的速度快得不敢想。

        林不玄不再多想,放下手里的长筷,站起身,对着身边似乎想要谏言的侍女问:

        “可有事宜?”

        “回禀国师大人,早些时候,太后亲自飞书而往,太后说,她在太清殿请见大人,吩咐过奴婢几人不用叨扰国师歇息,几时起了再去就好...”

        她赶忙拱手作揖一五一十道。

        林不玄点点头,这赵红衣昨夜才与他提过的人,今早就要接见他了?裴如是也才刚刚提醒过这位太后不容小觑,这算不算说曹操曹操就到?

        林不玄颇感头大,听说这一位太后曾与裴如是能算作同期的天之骄子?

        而她如今中毒抱恙,一身的功力尽失,想必已是鹤发鸡皮老妇一枚...

        宗主你还真高看本先生了,本先生难道不挑食的么?

        我呸!

        就算太后她老人家青春永驻,那这种出卖色相的事我也不干!

        林不玄想是这么想,但人在朝堂身不由己,不管怎么说都得去试试太后的深浅。

        嗯...谋术的深浅。

        林不玄当即只能起身大步向前,这位太后他一面未见过,这么急着召见,那肯定是想试探试探自己的分寸。

        试探就试探吧,上一个试探本先生是否身无长处的人还是苏若若呢,她现在不是见识了本先生的厉害?

        既大开了眼界又被治的服服帖帖...

        林不玄一脸写满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正欲推开殿门,却听又有侍女急忙忙喊到:

        “大人请留步。”

        “还有要事?”林不玄并未回头,他的目光落在门窗上上以及被补好的窗棂纸上,心里微微一跳。

        “回禀国师大人,不是什么要事,今日辰时,红衣殿下曾亲自来寻过大人,她说,昨夜的貂裘外衣落在大人寝殿了,她见大人还在睡就去读早课了没进来叨扰,请大人把她的衣裳还回去...”

        侍女一面颤颤巍巍地说,一面指着那条在林不玄床上凌乱的素白貂裘,脸色愈来愈红,声音愈来愈小。

        林不玄望着那条衣衫,微微一愣,心中忽然升腾起了想一巴掌打在赵红衣后腰往下的念头,而且非常强烈。

        这叫什么事儿?!

        如今人赃俱获,如何解释?!

        他标题都想好了:《国师大人入宫第一夜就把皇女殿下给办了?!》,《震惊!红衣殿下竟把衣裳在国师寝殿!》,《林不玄,不愧是你!》

        这踏马要是传出去...

        大离风浪四起,宫内宫外一大群追求赵红衣的王侯将相子嗣炸毛,自己本就举步维艰了,压力绝对更大。

        林不玄又想起昨夜的一瞬心软手软...

        后悔,现在就是非常后悔。

        眼下自己本就盲人摸象,宫内有几座大殿都尚不明了,你还给本先生瞎树敌,本先生下次不抡起你的驸马令把你抽得如陀螺般旋转我就不姓林!

        “告诉她,本先生就不还!要拿就自己来取,另外,这事最好别传开去。”

        林不玄咬咬牙,冷声道,虽然他感觉已经于事无补了,但你要派人专程送衣裳给她?以宫内这般毫不遮掩的作势,那就真人尽皆知了。

        “奴婢谨遵大人教诲。”

        小侍女被吓得不轻,连忙跪伏。

        林不玄甩甩手不与她置气,行出寝殿,殿门一开,寒风临面,天边卷起些微的雪点,他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殿外等候的女官将手里金边游走的深红色油纸伞交接给林不玄,轻声道:

        “这是今晨红衣殿下来时吩咐属下送给国师大人的。”

        林不玄摸了摸鼻子,“那就替我跟她说一句‘不客气’。”

        林不玄撑开油纸伞,伞骨伞柄伞面,都是红色,只不过深浅各异,世人皆传赵红衣喜红,但林不玄觉得,这未必是真的。

        一柄深红的油纸伞游移入偌大的皇宫,像是一点沸腾的火星在素白的纸端坠落。

        ——

        太清殿上。

        林不玄立于雪中,抬起头,望向那能与云层争高低的楼阁,有一枚绰绰约约身材窈窕的影子落在纱账之后,看不通透。

        “林不玄参见皇太后。”

        他轻声开口,看样子太后虽功力尽失,但...

        “林大人...”

        “本宫听说,昨夜有柄飞剑从大人的寝宫飞出?”

        (感谢兄弟们的打赏和月票哈,名字好长,记不下来就不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