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七十七.小心赵红衣

七十七.小心赵红衣

        得言,赵红衣不敢对上林不玄眸光,下意识往后一缩,紧了紧上身的貂裘。

        “只要...红衣褪了...林先生就既往不究?”

        赵红衣抿了抿由于惊慌而显得有些惨白的唇,轻声问。

        林不玄看着眼前强硬的皇女忽然软弱下来,心中开始升腾起些微的罪恶感,好像是自己做了什么逼良为娼的行径似的,稍稍有点于心不忍。

        主要是,若是逼急了导致了适得其反的话,这宫中就更举步维艰了些。

        林不玄缓缓叹了口气,本来想着若是赵红衣被激反而嘴硬自己倒是可以拿这两次录音的关键部分来逼她的。

        录音非常清晰,什么“本宫想杀父皇很久了...”,“本宫是想借先生的刀杀齐王的人...”

        这算是铁证如山,林不玄手上拿着这个,想要逼赵红衣干出任何屈辱之事都可以。

        但...赵红衣一脸悲愤羞怒的自发屈服了导致林不玄有些落差感,眼前赵红衣缓缓宽衣解带的手还在颤抖,身前身后露出一大片十分撩人心弦的雪腻。

        林不玄稍稍多看了两眼,他喉间轻轻一滚,然后喊住了赵红衣:

        “好了,本先生也不是什么执意强人所难的恶人,红衣殿下穿好衣裳吧...”

        赵红衣在心里发疯狂催眠自己,林不玄有驸马令本就是自己名义上的驸马,而且这等行径也可以气苏若若,他这么说因为馋自己身姿...

        而在她彻底下定心念打算心一狠褪尽就褪尽的时候,林不玄正好拉住了她的手,清声开口,他的嗓音如春风般温和。

        赵红衣抬起头来,俏脸除了羞怒之外还有些许诧异的神色,一双凤眸甚至有点儿蒙雾,一副差点要哭的样子。

        然后赵红衣两步上前,也不管自己肩带依旧是垂落的,她一把拥住林不玄,踮起脚将唇贴近他的耳边轻声道:

        “谢谢...”

        林不玄算是搞明白了,敢情你这位皇女还有点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啊?

        如此下场不是我逼你的么?

        到头来你还把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

        赵红衣抱了还挺久的,直到林不玄给她拉上衣裳才松开手,皇女殿下盈盈望着这位新晋国师,心中小鹿乱撞。

        赵红衣还稍稍构想了一下,往后苏若若在她面前毕恭毕敬喊姐姐的样子,心里就愈发激动了。

        赵红衣感觉之前是想着报苏若若击股之仇的,可被林不玄今夜有意无意拨撩之下,她有点想A上去的念头,但又不敢。

        她思虑二三,便是一面告退一面踱步往外,适时,林不玄忽然问:

        “红衣殿下从何念至如此想法?”

        林不玄捏着眉头再回顾了一遍今夜,倒不是念想赵红衣的身段,而是感觉哪里不对,结果又寻到一个疑点。

        赵红衣是大离皇女,百分百的土著,大离如今兴盛的都是“清心寡欲”的风气。

        而以赵红衣的身份,自然不可能探讨过情愫,宫女就算再懂,也不可能告知皇女这等高深且恶俗的技巧...

        那你怎么这么娴熟?

        你到底是不是本家人?!

        行至门口的赵红衣脚下一个踉跄,然后回过头半幽怨半羞涩地甩给了林不玄一本小册子,“本宫在凉州淘来的...听景门的周姐姐说,这就是你画的东西,本宫今夜...投先生所好而已。”

        然后她根本不待林不玄解释,一猫腰就蹿入长夜。

        林不玄怔怔的看着赵红衣抛过来的小册子,书名是:《仙妇白吉官方插画》,落款是:雨夜带刀也带伞。

        林不玄一拍额头,淦!

        黑历史啊这是!

        本先生当年在寒山脚下一年有余,无师自通了琴棋书画,能不发展一下吗?要吃饭的嘛...

        装高人这条路子根本就行不通,人人皆以为你是仙道大能,看破红尘而来,又怎会食人间烟火?

        大离慕仙,见了仙道托于世俗之外,就是凡人心里都很有底,本着不声张您放心的心理,真就老实本分闭口不谈...

        至于林不玄所想的什么仙人落下山来看两眼与这大离十分偏差的画立刻跪地三叩九拜的场景?

        林不玄只能告诉说,这都是痴心妄想!

        有确实是有,那寒山上下来个道寒门的门内长老,看了一眼林不玄的画,只哈哈大笑说了一句:

        “什么乱七八糟的,失心疯!”

        要不是林不玄当即痛定思痛,立刻开始研究大离修士都爱的手艺活,出炉了小人书与小画册,那估计就一脸仙风道骨地饿死在寒山脚下了。

        可往事不堪回首,谁能想到,这小画册居然还能流传到皇女殿下的手里?

        搞半天,我根本没有必要装什么正人君子啊?!

        就在林不玄揉自己脑袋之际,一点细小的寒芒刺破窗棂,扎在林不玄面前的桌脚上。

        是一柄很细小的飞剑。

        飞剑林不玄是知道的,大离的一种通信手段,很巧妙,比飞鸽传书什么高端多了,是书信之后以真气灌输入飞剑中,然后规划好路线打出。

        理论上是只要真气足够,要跨越整个大离都没问题。

        再者...飞剑非常隐秘,难以劫落,因为飞剑实在太小太快了,要劫只能凭运气,而就算被劫,发剑那一位也会即刻察觉到飞剑在何处断的。

        所以说,当日苏若若寒山劫剑,只能说是这妮子眼疾手快运气又好,只可惜没收获太多实在内容。

        如今这柄飞剑么...

        林不玄起身拾起飞剑,学着苏若若教他的样子注气进去,眼前跳出来一封信,是草书,缭乱中带着别样的美感,想也知道,是出自裴如是的手笔。

        “九亭寺往京州的行迹已漏,万事小心,尤其是太后,她远比赵元洲危险,你若是没有把握,不要贸然接触,但,倘若先生有把握,最好把她搞成自家人。”

        林不玄皱了皱眉头,我刚来宫内宗主你就要让本先生对太后上心啊?有夫之妇我可没兴趣啊...

        “另外,若若让你:

        小心赵红衣!”

        临末了的五个字看上去歪歪扭扭的,一字一顿。

        林不玄脑海中立刻能浮现出一个小妮子一面咬牙切齿地隔空吃着醋,一面落笔的场景,还挺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