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七十四.那你能帮帮我吗

七十四.那你能帮帮我吗

        赵红衣微声细语刚刚落罢就松了手,让任何人看了都会以为这不过只是一个简短的拥抱而已。

        毕竟皇女殿下有愧,二者若是有旧,这也无可厚非。

        但这句话林不玄听得很清楚,赵红衣说的非常清晰,她连传音都没用,字正腔圆,声音空灵,宛若夜风。

        林不玄有些发愣。

        裴如是想杀你父皇,我也想杀你父皇,万万没想到,你个皇女自己也想杀你父皇?

        这未免让人有些...贻孝大方。

        难不成你就是裴如是说的那个本家的眼线?

        这是什么暗号么?!我该说什么?九头蛇万岁?

        赵红衣当然能察觉到林不玄带着些微迷惑的神色,她也知道自己这话听起来是如何的大逆不道,但问题是,她就是这么想的。

        “本宫遣散了周围所有人,至于眼线,先生刚刚入宫,就算是父皇也很难这么快安插,如今侍女太监皆以为你我二人幽会,此刻不会有人敢来叨扰。”

        赵红衣扯了扯林不玄的衣裳,将其带入殿内,门窗闭拢,点起烛火缓缓道:

        “想必先生手里攥着本宫的驸马令。”

        林不玄倒是有点诧异,他本以为赵红衣是那种高傲愚笨的公主,现在一想,或许不是?

        “殿下都知道了?”

        而林不玄点点头,伸出手,掌心中苏若若的柳叶符还能隐隐约约发亮,但符上正躺着一枚赤红的令牌,多少带来些背德感。

        “嗯...本宫猜到了。”

        赵红衣轻描淡写地望了一眼那枚令牌,也没伸手,她眼神微跳,却又很快归于平静,接着一边踱步一边道:

        “大离世人也好修士也好,皆以为本宫是天之骄子,圣上独宠的首席皇女,天下女子八九成艳羡本宫,但...只有本宫自己晓得,赵红衣不过是个棋子而已。”

        “什么称谓?什么专属宫殿?那都是父皇刻意造势,堆叠起来的人设,为的是什么?为的是把我赵红衣打造成他追名逐利,或者与谁交好的工具。”

        “他可以为了留林先生你而将本宫风轻云淡的当作赏赐。本宫想站在帷幕之上,而不是傀儡一枚,本宫想杀了他很久了,三年前就想了...那时正是妖...”

        林不玄觉得这事有蹊跷,赵红衣的话问题是没问题,但本先生不过见了你两面,就能让你如此交心?

        我不信。万一又是套怎么办?套这种东西,令人不舒服。

        林不玄当即打断道:

        “红衣殿下可知自己这番话是表明了弑君的意图?按照大离律法这应当株连九...这可是死罪,你就不怕本先生告诉了皇上?”

        赵红衣脚下轻踩,木屐作响,她提起烛灯缓缓回眸微笑,道:

        “本宫在宫中二十余年安分守己,听话老实,是个高傲至愚的皇女。”

        “而先生,是谋术天下,使得裴宗主破例纳入的人才,你现在入宫一个时辰不到,就去告知父皇说刚刚见了面的皇女殿下密谋造反,还拉拢你,你觉得父皇他会信么?”

        “那殿下你告诉我作甚?在下不过是个锻体境,大离武学的末流,要帮你也没有那么容易。”

        林不玄摊了摊手,他也并不想告诉赵红衣其实他自从殿前见面就开始了录音,有防范总比没有好。

        赵红衣盈盈地望着林不玄,软声道:

        “本宫方才就说过了,依先生的天赋可不会一辈子拘泥于此,大离武道,已经有破局之意,本宫只不过是不想在当朝政的傀儡,但...”

        “成为个人的傀儡却是可以的...”

        林不玄皱着眉头连忙摆手,“殿下请自重,本先生有家室!”

        “有家室又怎样?先生这般能人,莫说三妻四妾,纵是翻个十数倍又如何?你去问问父皇他有多少后宫?整整一万人,其中至少有两千是女...呃...反正很多就是了。”

        赵红衣话语很随意,但她也没走近林不玄,坐在窗边,玉腿高高架起,一双木屐上的玉足泛着月光,美不胜收。

        “总之,本宫亲了你,那是本宫的初吻,而今夜,是本宫第一次抱男人,上一次抱的人还是皇祖母。”

        “而如今,你手里攥着本宫的驸马令,本宫自然得对你负责。”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林不玄只得道:

        “再说,再说。”

        赵红衣咯咯一笑,“开个玩笑而已,先生莫要把本宫当做什么见色起意的痴女了,要入本宫的眼,可没有那么容易...”

        “本宫听人说,先生最近在修剑?还开了剑心?”

        林不玄早在凉州就觉得赵红衣合适入执柳宗了,现在一看,果真有妖女的气质。

        她话锋一转,却仍是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感觉,林不玄感觉她的眼神中并没有几分捉拿到人的欢愉。

        但他也仍旧接过话茬,点头道:

        “是...略有涉猎而已。”

        这倒是实话,的确略有涉猎,修剑倒是没有修道那么难,但...更加枯燥。

        基本功就是挥剑再挥剑,开剑心归开剑心,以林不玄现在的实力,挥出个十几剑就差不多了...

        “先生用的剑是?”赵红衣撇过头。

        “一柄不入流的残剑,裴宗主说是逐鹿。”

        林不玄一五一十。

        “哦吼?”

        赵红衣忽然来了性质,“那先生应该去找个机会去拜见一下太后。”

        “太后是剑道奇才?”林不玄稍有疑惑。

        “曾经是,当年连无天阙的剑都不拜过她,只可惜皇祖母她在数十年前先帝驾崩之时中了暗毒,如今已是抱恙之躯,不过,那半柄逐鹿断在她那了。”

        赵红衣摇摇头,解释道,“这柄逐鹿,听说还是裴如是托匠人打的,只可惜她还没挥过一次就断了。”

        林不玄点点头,看起来这其中还有八卦,听赵红衣的说法,难道是太后在全盛之际甚至能与裴如是对剑?

        那她甘心如今藏在皇宫之中?

        “皇祖母也很惜才,你若是能讨她喜,教你六十九...有人来了。”

        赵红衣本欲接着说,忽然话锋微转,站起身,轻轻踱步至林不玄身前。

        “是谁?”

        “多半是三皇子,他追求我很久了,今日听本宫与你幽会,想必肯定按捺不住了...”赵红衣轻声解释,“但本宫很讨厌这种人。”

        “那你打算...”

        林不玄不说话了,赵红衣玉藕般的手臂已然环住了他,贴着耳朵轻声道:

        “既然本宫已经在先生的寝殿了,追求刺激的话,那就贯彻到底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