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七十一.斯人若彩虹

七十一.斯人若彩虹

        戌时才过半,天上雪刚停。

        夜风送寒,月下的赵红衣下意识扯了扯自己的垂地凤袍,尖锐的寒意刺在她的脊骨,眼前的林不玄眸光很深邃,仿佛能将自己整个洞穿。

        赵红衣身为大离皇女,头一次这么想扑在一个相见不过两面男人怀里然后抱着他哭。

        但是不能。

        正因为她是大离皇女,所以不能。

        赵红衣只能抿着嘴裹紧衣裳,终于还是对着林不玄点了点头。

        赵红衣感觉林不玄实在是太懂自己了,这才是见的第二面吧?

        原来他看人如此通透?

        怪不得能轰动整个大离的时局,什么报啊榜啊都是他的名字,赵红衣这才是明白,林不玄真是个神人啊。

        “像本宫这种人,世人皆以为生在帝王家,生来就该享尽荣华富贵,天生高人一等,其实哪有那么轻松容易的?”

        “本宫从记事起就开始一刻不停研习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衣着品行,武学修为哪一样都不能落下,父皇总说什么颜面啊,皇朝啊,天下啊,大势啊...”

        “也很难的好不好?”

        “看似本宫要什么拿什么天材地宝什么人的项上人头都是一句话的事,实际上什么都得不到,得到的东西并不属于我,而是属于‘本宫’。”

        “本宫犹记数年之前独身立在长安之巅俯瞰大离,大言不惭说要以后站在风浪的最前端,那的确是少时凌云志,然后时间一晃,有个小女孩翻身上台。”

        赵红衣随手把玩着空落落的酒杯,神色逐渐黯淡下来,话音戛然而止。

        后面的事林不玄都明白了,那是她最高傲最自豪的成名之际。

        也正是那一年仅仅十岁的苏若若心高气盛,翻上台去,这估计是这位大离皇女第一次感觉到差距与深深的挫败感。

        赵红衣终于明白,像苏若若这样的,才是天之骄子,才是“人间第一流”,所以她记恨的并不是苏若若的“击股”之仇,而是她自己的心魔。

        “正所谓高处不胜寒...”林不玄缓声回应。

        赵红衣回眸颔首,十指相交抱于身前,嗫嚅道:

        “所以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和苏若若的,在凉州的时候第一眼就很羡慕了,你们二人之间的感情很深,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感情,那是纯粹的互相心悦,太难得了。”

        “当时本宫强吻先生,除了嫉妒苏若若又胜过本宫一筹之外,其实还有一股凭什么魔门妖女却能在大离乱世中拥有这般感情的念头。”

        “至于当时为了气苏若若而自顾自吻了先生,而之后导致林先生更加处于风口浪尖,是红衣孟浪了,红衣向林先生致歉。”

        林不玄见赵红衣低垂着眼眸,料想她这些话都是发自内心的,“我也不是什么迂腐之人,能理解红衣殿下自然不可能放浪如此的。”

        听皇女亲自回忆,林不玄倒也是念起那樱桃味的唇,他轻轻咂了咂嘴,这一幕正好被赵红衣抬起来的眼眸捕捉道。

        她眸子再度睁了睁,嘴唇微张却又合拢,似乎是欲言又止。

        赵红衣转过身呼吸沉重,林不玄看得出来她在鼓起勇气,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他忽然感觉,其实这位皇女殿下也有点意思的。

        ————

        两人沉默之际,眸光又一次转回皇宫之外。

        有太监抱着谕旨往前,大声宣告着什么,话中繁文缛节一大堆,大致意思估计就是:

        你裴如是三番五次惊扰长安城,已然彻底触怒皇上,但念及天子论座还有一个月,干脆各退一步,前事一笔勾销,而你退走长安,年关不至不准进,你要是不愿意想强闯,那朝廷只好奉陪到底。

        皇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就是妥妥的要保林不玄。

        虽然他的谕旨上尽显王霸之气,但...林不玄觉得这一封谕旨上通篇只写着一句话:不要两败俱伤,成为鹬蚌。

        不过也确实,奇门天师虽然颓颓老矣,行将就木,不是裴如是的对手,但若是拼命博弈,两人同为渡劫,两败俱伤在所难免。

        裴如是也懒得多说,只抱臂冷哼一声,便是踏着万千狱莲悻悻而归。

        ——

        赵红衣望着一场闹剧的结束,朝廷已然鸣金收兵,接过父皇要亲自见林不玄的传音,她第三次回过头,鼓起勇气问:

        “林先生...本宫...我...可以抱抱你吗?一会儿父皇要见你,就...就来不及了。”

        林不玄点点头张开双臂然后狡黠一笑:

        “是为了报若若当年的仇?”

        赵红衣一愣,紧接着她连忙点头,“啊...嗯!是...是的!”然后她便没了顾虑,大步上前,抱住了昔日仇家的男人。

        好温暖...

        赵红衣的个子还挺高的,踮起脚尖正好能把头搁在林不玄的肩上,而后...她听耳边的林不玄意义不明地说:

        “现在,我们心的距离只有五公分。”

        咚咚!

        赵红衣感觉自己心里忽然有股很强烈的心悸感,这是怎么回事?!魔门功法么?!

        两人相拥还没有放开,林不玄接着喃喃道:

        “我以前看书,书上说,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世人万千种,浮云莫去求。”

        “什...什么意思?”

        赵红衣缩了缩身子,深感林不玄的意思不是人人都不同,安身立命就好的意思,他肯定有别的想法...

        林不玄接着说:

        “最后一句是: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赵红衣一把推开林不玄,低着头跑开两步,她感觉自己心里乱糟糟的,这种情绪不通透,没见过,只撂下一句:

        “林先生请自重。”

        她就迅速跳入夜色里,像一团靓丽的火焰,渐行渐远。

        ——

        然后林不玄手心里的柳叶形状的符印烫了一下,他的耳边传来熟悉的软糯的声音:

        “喂...不玄你知道我其实能听见你说话吧?”

        林不玄一拍额头,我淦!我不知道啊?!这符印居然还有随时查岗的功能?太多此一举了吧?

        但他嘴唇努努,道:

        “我当然知道啊...”

        “那你为什么抱赵红衣?还说这般那般的话?!我...我生气啦!”

        小妮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鼓鼓的。

        “没什么特别的事,故意气你,想听听你声音而已。”

        “!!”

        林不玄手上的符印瞬间黯淡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