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六十八.处处桃花

六十八.处处桃花

        十月十七,皇城有雪。

        京州风浪四起,来自执柳宗的小道大道消息已经炸了,大离的报都赶忙着回炉。

        执柳宗的林先生私下违反宗规以致于苏小主体内紊乱,道心波动,对她未来天赋造成了极大影响,导致裴如是勃然大怒,当即翻脸要按宗规凌迟处死林不玄...

        不过林不玄却被苏若若暗中施以援手放了出去,现在整个京州分舵的执柳宗妖女都在搜寻林不玄的身影,裴如是亲自悬赏,要求是活人。

        这重磅消息瞬间在整个京州沸腾,掀起浩大风雨,宛若变天。

        于是乎,如今京州的长街御道之上,无人逗留,被迫出行的修士也是各个裹紧衣衫闯入雨雪,生怕被人截下。

        大多数酒楼茶楼都是关店暂避,执柳宗正在怒头上,谁也不敢妄论这帮魔门妖女会干出来什么事。

        如今京州封锁,裴如是只手遮天,只允进不允出,修士人人敢怒不敢言。

        ——

        唯有月满楼还照常开着,毕竟后台是八扇门,朝廷这个底子还是有的,里头还有不少不怕死的坐捧茶杯交头接耳。

        “听说了吗?据说是那林不玄撬动了苏少主的道躯才...”

        “你是说那厮把少主给...啊?!苏少主生得如此娇俏可人居然被个锻体境的凡俗给玷污了,我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啊!”

        “你不服也没用...人家什么都做了,不过...现在连命都要没了,羡慕啥?”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哇!何况这苏少主岂是牡丹花能比的?”

        有人茶杯一掷贼兮兮道:“嘿嘿...你们消息还是不灵通啊,我可听说苏少主一发入魂,胎息已成然后裴宗主才大怒的,不然你以为...”

        “什么?我听说的是裴如是与苏若若争宠不得,心生恼怒啊!”

        “啊?消息不是裴如是怀了?”

        林不玄坐在茶楼的角落里,换了身长衣,头埋低偷偷听着这帮人乱七八糟的传言。

        然后他终于起身,感觉再听下去迟早得憋不住笑死在这里。

        没想到苏若若稍一露脸便在大离传得这么开了...不过也是,毕竟之前她都是杀人放火,劫道越货,这乖乖扮成小狐狸还很少见的没有动手,那确实是巨大的反差。

        此事能在大离掀起如此风浪,若若她也是有功劳的。

        林不玄没让裴如是传消息传的那么露骨,遮掩点隐晦点,结果反而更像真的了。

        如今修士之中的互相谣传已经真假难辨,不过只要知道一点——林不玄被执柳宗通缉,就行了。

        全天下男修都想杀林不玄,如今这消息算是好事,且...自从上次露面就被无数修士记挂的苏若若居然才这么几天就被....

        实在令人痛心疾首,一定是这魔门妖人对同门师姐下了药!

        不然裴如是怎么可能怒成如此?

        但...心生不满归不满,要说真拿起兵刃上街寻林不玄人的有几人?

        毕竟...悬赏归悬赏,那也得有命花不是?

        裴如是亲自抓和谁见义勇为上交是两码事。

        以苏若若的心境,情劫了断,只会比以前更狠,谁现在捉了林不玄被她以后查到,那就是万劫不复。

        ——

        林不玄刚刚行至月满楼门外,就被人一把拽进了个小巷,捂住了嘴。

        他心头一惊,坏事了,这是遇上大义之士了?

        林不玄的眼神缓缓向下,这只手很白,很纤细,遭重了,还是个女流氓!

        “别慌...在下是来救林公子的。”

        来自背后的声音听得出想尽力体现有几分抚慰的意思,而她将手放下,林不玄缓缓回眸。

        “柳半烟?!”

        “嘘!公子小声些!”柳半烟见林不玄大手大脚,连忙嘘声,自发将手指竖在了他的唇上,眉头紧蹙,东张西望着微声道:

        “几天前,半烟冤枉了先生,公子却没有当场发难,呈公子一情,所以今日特来还情。”

        林不玄点点头,这算是不在预料之中的事,本来的原计划是掐着时间瞎逛然后被逮住慌不择路跑入宫内的,结果半路杀出个柳半烟?

        林不玄打量打量她,这姑娘言出必行敢作敢当,倒是有些意思,这才像个正道。

        柳半烟提着剑,十分警惕,眸光来回扫过这逼仄的小巷,再三确认无人之后,才是抬眼望向林不玄道:

        “林公子你真的把苏少主给...?”

        林不玄颇感骑虎难下,只好点点头,“是。”

        柳半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眼神中流露出几分不敢置信,然后她喃喃道:

        “好厉害...”

        “?”

        林不玄缓缓打出一个问号,感觉这柳半烟也不太聪明的样子,便是转了话题,问:

        “柳仙子今日特地来寻我,是有能破局的办法?如今京州的关口都有执柳宗的人把手,大街小巷眼线遍布,如何走脱?”

        柳半烟微微一愣,戳了戳手指,摇头道:

        “...没有,半烟是想,过了今日可能公子就...这人情也就无处偿还了,所以...半烟想尽力而为,先生有思绪么?”

        “半烟是元婴境,可以御空,公子可以骑...呃,趴在我背上。”

        林不玄扶额,这也太直了,你们正道都是一根筋么?后果也没考虑就跑上来了,这被抓住怎么解释?

        或许算你重情义吧,但你这是好心帮倒忙了啊...

        等事了回了宗若若上来问本先生“师尊说送你入宫的时候正好抓到你和柳半烟飞在半空中,原来你是又幽会去了?”

        我如何解释?

        林不玄颇感无奈,只得问:

        “如今京州之内,哪家宗门能与执柳宗叫板?无天阙可否?”

        柳半烟摇摇头,“在京州的分舵只有顶流宗门能设立,我无天阙太特殊,且...裴宗主大怒的话,三宗主齐出才能拦她,而现在入京的只有师父一人。”

        “其他宗门的话...半烟就不知道了。”

        林不玄捏着眉头若有所思,“我修为不过不足以御空,想她们不会过分提防,入了夜借着天黑说不好能遁出去,现在先往长安走吧...”

        柳半烟眸中一亮,朝林不玄点点头,抱起剑往外探了两眼,猫着腰带他过街。

        ——

        裴如是在上空抱臂观局,林不玄是说让她不用时刻关注自己走向,严格按照计划来。

        但裴如是想...未免跳出些许眼红修士拦路,还是要管他的,毕竟假如他有点不测若若会心疼难过的嘛...

        本座倒是无所谓你的死活,若若重要喽...今天早上妮子还红着眼睛说她心里毛毛的...

        结果,谁晓得这浑人这么招桃花?跑到哪里都有姑娘拦着护,下面这个柳半烟探头也就算了。

        宁羡鱼你蹑手蹑脚地上街做什么?真是个呆瓜...

        裴如是深感不安,搞不好林不玄进了宫还真能多带两人回宗...

        那若若这小妮子肯定比不过那些宫里的妖艳贱货啊,如何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