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六十六.戏幕将起

六十六.戏幕将起

        潭边有人踱步而来,一席黑裙遮月,掩不住她绝代风华。

        她手中摘落的雪方才碎开,出言微寒,听不出夹带着什么感情色彩。

        裴如是。

        林不玄耸了耸肩,意义不明地回了句:

        “忙啊...忙点好啊...”

        身旁的流萤一声不吭地猫起身子溜进潭中,只听得“扑通”一声,岸边有重新是两人对视。

        林不玄摸了摸鼻子,眼前的情形就像是一物降一物,心中颇有一种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感觉。

        只不过...裴如是这条幕后大鱼面无表情,双手抱胸,挤出一个很是引人注意的姿态。

        林不玄无厘头的怪话听得多了,裴如是深感无甚所谓,见如今他姐妹一对又捉拿青龙,要置气于他?

        也不想,毕竟这与本座能有什么关系,待至若若幡然醒悟来诉苦的时候本座给你一拳便是了...

        但...青龙尊座怎能曲意逢迎成这样?心意丹...竟有如此之神,而且听若若所言,林不玄有没有心意丹,以假丹骗流萤的,是这青龙尊座原本就是外冷内热的骚浪蹄子?

        心里以为服丹被林不玄眼神牵制激发了积压了数千年的情绪?要不然如此刚刚在上的尊座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摆出这种姿态来?

        反差实在是大的很...有点说不通。

        裴如是早就隐在潭边了,这一处今夜的门内弟子也早就遣散了,料想林不玄已答应她入局,时日无多,再别要些时日,与若若难得缠绵自己也不打算管太多。

        她暗戳戳躲起来也只是为了看看林不玄和苏若若能玩出什么花头来...虽然裴如是很不想承认,但她也必须承认,自己从未有过道侣,对于男女之情,的确没接触。

        裴如是潜修数百年,近日忽然从苏若若嘴边时常挂起的浅浅微笑中能尝到几分情愫的味道,很奇特...很令人着迷。

        裴如是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渡劫问道。

        观情所往,自然能动道心,且,裴如是感觉自己的道心确实在松动,一方是本座的宝贝徒弟,一方是本座有想...本家先生。

        看到两人相拥,裴如是有点烦躁,心念一顿,此事绝不可能对修道有帮助!本座道心愈发不空明澄澈,何来增益一说?!

        林不玄这厮定会害了苏若若!

        但裴如是也没出去,仍是冷眼旁观。

        她心里想的是两人意乱情迷在这清寒潭耍玩,惊扰流萤尊座清修借流萤之手惩戒一下二人的。

        而后,流萤是“嘭——”地跳出水面,裴如是心中有点儿看林不玄传给她的什么“妻子女儿住狗窝,仙尊归来一声令下...”小人书时的忐忑与舒爽感。

        流萤身为青龙尊座,威势果然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裴如是感觉就单单只以威压相论的话,自己都略败一筹,不过...也是好事!

        既然若若已然羞愧遁走,那林不玄不得被青龙尊座迁怒?!好极了!让你上次骂本座!

        然后在裴如是错愕的神色之中,高高在上的青龙尊座缓缓地...跪了下来,模样极度诚恳,语言极度卑微。

        裴如是一度以为自己这几个月忙本家的事忙得太累了看错了,直到流萤掀起自己的逆鳞,任由林不玄涂画。

        裴如是感觉自己拜了几百年的道在崩塌,她忽然觉得人生好幻灭。

        也不是没有料想过心意丹...但林不玄又不能真强迫流萤,而且他甚至连装个强迫的样子都没有...

        裴如是觉得林不玄这个太神秘了,言行举止根本不像是个正常人!却又意外地和大离契合的很好,打开了裴如是这辈子都没想过的局面。

        什么骗龙骗圣女,把这个心肺把那个心肺的...关键这人还意外的很深情,太古怪了,裴如是有时候也会觉得林不玄这个人好有意思,但又不好通透。

        大离崇武,大离以外也应该一样崇武,假设他真一介凡人,要跨越位面而来?

        这事不可信,那同为崇武地界,林不玄为何这般奇特?胆大包天也就算了,他的想法还都很玄妙,什么诗词歌赋喽什么小人书喽,什么烤物炸物的吃食喽虽与大离的一些宗门类同,却又别出心裁。

        裴如是不是白痴,当即将这些所得都沿用起来,若是时机得当,那就是他入宫之后,挪动时局...当然了,这也是林不玄的局。

        构思精妙,令人折服。

        而他如今根骨奇绝,剑心通明,你要说这样的人是个凡人?

        我不信。

        说不好是个高人落凡体验生活?那似乎就说得通了,毕竟高人的眼界就该不同些,或许他也是来体验情愫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就因为第一眼见了若若?裴如是没来由地有些微酸意。

        ——

        “不玄见过裴宗主,今夜不早,难道是皇城之内有动静?”

        林不玄的话勾回裴如是的心绪。

        她心中一紧,本座居然失神了?!这怎么可能?本座上一次失神那都是百年之前的事了...一定是最近过于疲乏了,一定是。

        裴如是面不改色,缓缓道:

        “林先生的猜想是对的,皇上此行北上凉州是与九亭寺密谈,此届天子论座之下暗流涌动,正道与朝廷勾结,不晓得要哪家同门遭殃。”

        “那皇上几时回宫?”

        林不玄开口道,终于到了正事的环节,本先生送别若若的时候就已经清心寡欲了啊,还好你这妖女头头没有媚我...

        “计划无变,先生当真料事如神,此举你被本家逼迫之际正巧拜入宫内,以这狗皇帝的心术,那肯定会拼命保你,而本家看似与你有仇。”

        “那么...不管那皇帝原定要找谁出头,天子论座当日,必对本家下杀手讨好先生,而你我联手,尽得大离。”

        “不过...”裴如是肃穆干净的声音一顿,她学着林不玄摸了摸下巴,问了句:

        “不玄你真的不想与本座同分天下?若是事成,这大离有先生七成功劳,就是挂名为离帝也好啊...你们男人不都喜欢称王称帝么?”

        林不玄没好气地摆摆手,道:

        “我是个俗人,贪财好色,什么皇帝?你看我像是能管人的样子么?再者说这事未成定论,大离瞬息万变。”

        “还有一点,就是本家假意追杀我忽然决裂的原因契机是什么?不玄思来想去都想不通一个合理的解释啊?”

        裴如是忽然笑了,一字一顿道:

        “很简单,一个人,苏若若。”

        “四个字,让她怀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