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六十一.偷鸡不成蚀把米

六十一.偷鸡不成蚀把米

        “在下无天阙剑阁,柳半烟,敢问尊座名号?”

        执剑的少女见了苏若若微微一愣,眸光上上下下不断打量着她头上与背后的狐耳狐尾,眼神中深藏着猜疑与不解。

        狐妖?

        大离皇城内怎么会有没上牌照的狐妖奔走?居然还敢跳下来生事端?这两三年没来京州,难道大离的朝政已经颓到这种妖修满地跑的地步了?

        还说是,大离以西的那位妖尊出世了?皇上这是在委曲求全?

        “?!”

        苏若若一怒,想这大离九州那只有本小主不认识你的份,你居然敢不认识本小主?!

        寻常修士不晓得她苏若若生的什么样也就算了,没想到你个无天阙这等有名有姓的宗门高徒居然还不认识本小主?!

        岂有此理!

        苏若若气急败坏,捉出腰间明晃晃的执柳宗玉牌,上面的字符乍现,是一个泛着光的“苏”字,她怒道:

        “本小主执柳宗,苏若若!柳半烟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来碰我执柳宗的瓷!”

        柳半烟将剑一横,抱拳道:

        “原来是苏小主有些特殊癖好,是在下莽撞了,不过,方才我见林先生使的剑法就是白云出岫,乃是我无天阙剑阁独传,他人不可得,这又岂是碰瓷?”

        虽然这话火药味很足,但奈何柳半烟的声音相当平淡,如同三月春风拂过,带不起多少波澜。

        无天阙,算是半个顶流宗门。

        此宗比较特殊,主修兵刃,刀枪剑各自分做一阁,虽然没有渡劫境压阵,但三位阁主同为入道境巅峰,功法相辅相成,要敌渡劫境也不算太难,所以,无天阙也能跻身顶流宗门的末尾。

        至于叫板执柳宗?那还差了点儿,但...这理由很正当。

        在大离,偷学别家的独传功法是很恶劣的行径,相当于完全不将其宗看在眼里,若是此事有证据,那即便是执柳宗也不会太好过。

        可问题是,林不玄根本就没有偷学。

        在苏若若眼中,那就是冤枉加无故碰瓷,为的是什么?

        太明显了,为了林不玄这个人呗!

        先天道体先天灵根,外加剑道修为极佳,找个由头收入无天阙,培养几十年说不好就能成为大离剑圣第二...

        “不过...无天阙向来惜才,若是林先生愿意自执柳宗脱身拜入我无天阙,我剑阁也就既往不咎了,甚至...师尊他老人家定会很开心的倾囊相助,若是林先生不愿,那休怪听烟手下不留情!”

        柳半烟话锋一转,果然还是奔着抢人来的。

        苏若若心头一紧,当本小主面上抢人?真是没脸没皮了是吧?!

        她心中甚是恼怒,至于刚刚被说什么有特殊癖好这回事,早就抛之脑后了...

        果然林不玄这枚璞玉不能公之于众,大离无数宗门一边骂他无才无德一边眼红着呢...

        “滚!”

        苏若若双眸盈怒,红唇轻启,狠狠吐出一个字节,“这是本小主南下楚州寒山寻回来的剑典孤本一式,怎么就是你无天阙的东西了?”

        “本小主师弟刚刚那一式又没打完,柳半烟你再灼灼逼人,别怪本小主不客气倒是真的,你以为就凭你也能拜本小主的剑?”

        苏若若单手叉腰,另一只手直伸出一枚手指,轻轻摆了摆。

        “本小主不妨告诉你,大离九州的天下,能拿剑指着林不玄的人,只有我苏若若一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要有这个胆子,本小主不介意辣手摧花!”

        不得不说苏若若的气场还是够大,元婴三段的威压全开,翻涌起风浪,修士群中人人咋舌,苏若若这才多少年纪?

        修为高也就算了,听说一个月前刚刚突破元婴,如今已经三段了?她是吃什么修炼的?!仙丹妙药?

        林不玄要是听得到她的想法,那估计只会默默回答:“吃了糖衣炮弹呐。”

        饶是柳半烟来路正当,听得此话也倒退半步,毕竟人家凶名摆在这里。

        虽然她现在戴着狐耳狐尾可爱到看了要喷血的地步,但...她依旧是嗜杀成性的妖女一枚,见她如此龇牙咧嘴的模样,估计再越雷池一步,就要扑上来叫杀了。

        柳半烟忽然很好奇。

        这位林不玄林先生,真有如此神力?

        能在这声称断绝道侣关系的执柳宗内大摇大摆把拿苏若若,而且裴如是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那不妨请林先生将招式出完?”

        柳半烟折了个中,皱眉道。

        苏若若望向林不玄,想看他的意思,如今这柳半烟跳脸冤枉人,以她的脾性,直接和无天阙撕破脸也不是不行,反正这种正道宗门迟早都要除的,但...还是少惹事比较好。

        林不玄点了点头,应道:

        “本先生自然可以为柳仙子解惑,但...仙子又怎么保证,你不是来偷师本先生的剑典的?”

        柳半烟神色微动,嘴巴张了张,却发现自己无从解释,对啊,虽然他现在出手很像,但万一是故意拿着功法来钓鱼的呢?

        那岂不是角色反转?

        偷师竟是我自己?!

        那这被执柳宗逮住了,想必自己的身份也根本没用,肯定会被这魔门抓回去吊起来给狠狠地...

        太糟糕了!太糟糕了!

        柳半烟急急忙忙拱手道:

        “若是半烟冤枉了林先生,那半烟给先生赔礼道歉,且欠下一个人情,能答应一个不过分的要求...”

        “好哇...我接受。”林不玄微微一笑,这修仙界的人果然还是纯良,怎么能和魔门子弟讲道理呢?

        你不会以为我是什么讲道理的好人吧?你这妥妥的白给啊...

        林不玄手指一动,将掌心记录的声音片段暂停,然后再度拔剑。

        起手到落剑,非常正式的一式“有凤来仪”,苏若若看得仔细,的确不是白云出岫,虽然前半段是蛮像的,但后半段那种恢弘大气,与白云出岫追求的那种轻快感就完全不同了。

        柳半烟望着空中被剑势掀起的那道霞云,化作凤雀之姿,而后缓缓消散,忽感一阵自愧不如,然后终于反应过来抱拳道:

        “是半烟唐突了,不过还请林先生放心,半烟绝不会食言,若是日后有用得着半烟的地方,传音给我,定会倾囊相助,今日...就先行告退了...”

        苏若若哈哈一笑,抱着自己贫瘠的小平原,“就这就这?碰瓷不成夹着尾巴跑路了?”

        “自然比不上苏小主的尾巴...真是大胆呢...”

        苏若若的动作瞬间一僵,背后由于尾巴摆动带来风声,她终于想起来自己的衣着,满脸赤红。

        (温馨提示:没有容貌描写不收,假如后面有容貌描写,就代表我没安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