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五十九.执柳宗林不玄,请赐教!

五十九.执柳宗林不玄,请赐教!

        “林不玄你疯啦?!”

        苏若若有点吃惊地盯着林不玄,这话不太像是他该说出来的,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不予理会,只要自己这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这些叫嚣的。

        反正也没几个人知道林不玄长什么样子,他就是带着自己下楼,那也会被当成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带着他的狐宠来听说书的...

        这么些天的相处之下,苏若若深知林不玄从来不是这种受激就冲动的人,反而自己是,难道是我们俩心意相通各有交融了?

        苏若若心里喜洋洋的,真好真好。

        要是放在几个月前以她的心性,哪还会想这么多?早就跳下去宰人了,反正都是些修士,杀起来也没什么芥蒂。

        而且还是他们先叫嚣的,事后只要说一句“扰了本小主的清修,断了好不容易的问道心境,拿命偿还了,有问题吗?”

        那还有谁敢为这素不相识的几人冒头出来触苏若若的霉头?

        江湖乱世,不是人人以义字当头的,绝大部分都是自己的命最重要,舍身而取义者?在苏若若眼中也不会惊起一丝波澜,她觉得那些人都是蠢人。

        直到她见林不玄踏月而来,苏若若忽然觉得情义也是一种义,天下大义都在林不玄身上了...虽然他如今整天欺负自己,但...每每回想起长安当夜,苏若若还是心头一暖。

        他真好。

        别说欺负了,他有如此深情,那就算让他三妻四妾自己也觉得说得过去...毕竟这天下女子谁不动心啊?也要给她们留点机会嘛...

        想远了想远了,苏若若连忙将瞳孔聚焦自林不玄的脸拉回到楼下,那几个汉子找了几个座位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店小二正在小心翼翼地上茶水。

        苏若若琼鼻皱皱,大刀门,一听名字就知道没戏啦,什么三流小门?

        但...为首的那个大汉,修为是初入第三境照心,虽然还不稳,但也是个照心。

        林不玄道骨灵根拿出来算大离第一都不为过,只是他现在修为不过锻体境五段,即使对方说要压制修为,看林不玄没怎么出过手的样子,他的剑意估计也不纯,搞不好会输...

        等一下!

        林不玄刚刚是不是说他通透了剑典的第一式有凤来仪?

        这怎么可能?!

        苏若若深知这是一本剑典孤卷,也是残本,而且还是后面那半本,且她自己都想着通读都觉得晦涩难懂不能入道。

        林不玄居然能通读?

        前两天听师尊的说法,这一柄残剑乃是“逐鹿”,师尊都赞不绝口的神剑,那与之相伴的剑典,岂会是什么凡物?

        这真的是道寒门能染指的东西么?

        苏若若高兴寒山的时候拿出来送给林不玄当笼络人心的工具,那是因为她当时以为这些东西是道寒门不晓得从哪搜罗来的残卷当宝贝,没想到...

        这两样孤品,都是宝贝?那说不好其实在道寒门历世之前,就埋在那儿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林不玄他居然读通了不要说甚至还精通了一式?这太不可思议了!

        苏若若问道这么多年,自然明白所谓孤卷残本的含义,要是上半部那还好,只有下半部么,无异于废纸,不能练也练不了,强行练只会走火入魔。

        但林不玄居然说他成功了?

        这谁信?!

        鬼才信!

        苏若若歪过螓首,见林不玄缓缓摇头面不改色的样子,无奈道:

        “好吧...我相信你。”

        “但是啊...你要一会儿要输的话,就不能拦本小主出手宰人喽?也不是怕你受伤...只不过是怕我执柳宗名号受了影响...”

        林不玄笑着点头,越与苏若若相处越觉得她可爱,真不晓得那些见她后怕的大离修士心里都是怎么想的?

        分明是一只又乖又萝的小傲娇,该妩媚就妩媚,该温柔就温柔,当真是块不可多得的宝玉。

        大离修士酸本先生?本先生行得正坐的直,怕什么?

        林不玄抚了抚苏若若的素白发丝,在她轻轻撅起嘴有些不满着喊“身材会不长了,身材会不长了!不舒服的是你!”之时,林不玄终于推开窗,跳入人群。

        ————

        月满楼大堂之中,熙攘喧闹渐渐消弭。

        “哎...我们在这儿苦巴巴的叫唤,也不见一点人影...”

        “有啥用嘞?那畜生当然知道自己正处于风口浪尖,肯定不会跳出来触霉头,要出来也势必带着一大堆执柳宗拥簇,想让他乖乖挨打?哪有那么容易?”

        “少说点吧,前天也有人说这一位的胡话,我亲眼看到他被执柳宗出来顾姓妖女吊起来打,打的他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说不好你们在这叫嚣的时候,那厮还在执柳宗内看春宫百艳图玩的正欢呢...”

        “哎!这林不玄,是有什么迷魂药不成?这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怎么都是他的事?这大群大群的仙子妖女怎么都围着他转了?”

        说书一场作罢的空当里,数盏茶杯兜转,人人交头接耳,满目妒恨,毕竟林不玄无才无德,实属可恨!

        至于宗门叫嚣?

        这样的戏码早就司空见惯了,两天没有一回,三天也该有一回的,可那林不玄神龙见首不见尾,这等叫嚣从来就没有人能跳下来,换了别的名号,或许还有人来装样子,但林不玄?

        那可是男修公敌,一有听说,谁管你是不是?人头落地就完事了..

        全京州也没几个人真见过林不玄。

        听闻还有些女修一脸花痴状说他容貌惊为天人,甚至还想成立个林不玄后援团,一干男修嗤之以鼻,连称谣言不可信。

        正当众人叹息之时,二楼雅间之上,忽然跳下来一个男人。

        他身着白衣,剑眉星目,宛若落凡之仙,在这一大群分明是京州皇城的修士群中,却格外显得鹤立鸡群。

        他拱手作揖,淡淡道:

        “在下执柳宗,林不玄,请赐教!”

        而林不玄背手一招,一柄残剑如鱼跃于渊般跳入他的手中,寒光乍现!

        苏若若在楼上看着一瞬间都痴了,她虚假的狐耳狐尾一是高高立起,一是兴奋地摆动着,林不玄真的好有剑仙气!

        本小主的眼光果然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