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五十七.林不玄真不是什么好人

五十七.林不玄真不是什么好人

        月满楼,全京州最大的说书茶楼。

        这日午后,茶楼里坐满了人,全在听台上那个青衫老儒生说书,他手中的折扇在这冬至未至的时日里却也摇的“嗤嗤”响,

        “话说这皇城的钟敲过三响,正当是子时良辰已到,那焚世之火收缩将临苏小主面之时,天际之上踏来一席黑裙,惊散漫天火光,正是——执柳宗宗主,裴如是!”

        “而裴宗主目光灼灼望向的人,乃是执柳宗新晋先生,鹿州驭龙天师,皇女倾心索吻者,宁仙子不顾名利舍身相护的对象,苏小主心心念念之人,如今真真正正当之无愧的此獠当诛榜魁首——林不玄!”

        老儒生说道此时,便是一拍惊堂木,接着道: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茶楼里顿时响起一片嘘声,“嘁——也不敢说说那林不玄的长相,定是怕了执柳宗的名号!”

        “人家就在京州,不过你们也别羡慕,人天天与执柳宗妖女为伍,想必已经被榨的一滴都没了,长相也不用猜了,那肯定是面黄肌瘦,骨瘦如柴,弱不禁风...就算没有,那也快了!”

        “听说苏小主生的也十分好看,是不是真的啊?!”

        “那林不玄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人?这些天怎么到处兴风作浪?凭什么不能是我?!还是个凡俗,我这练气境不比他强上十几倍?!”

        “妒了!妒了!”

        “我怀疑这林不玄就是朝廷和正邪两道顶流宗门说好了故意演戏动摇我们道心特地推出来的人!”

        “差不多得了,你谁啊?”

        ——

        茶楼之上,雅间之内,两人对坐,观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喧闹,小巧的少女足尖够不着地,轻轻晃动着白纱长袜紧覆的小腿,她虽然也在听,但思绪不全在楼下,而在于...自己的背后,以及看不到的头上。

        正是苏若若。

        “不玄...他们骂你耶,要不要本小主动手把他们全杀了?”苏若若红唇轻启,说出来的话却是一如既往地骇人。

        林不玄耸耸肩,“他们不还夸你好看呢?连私底下都只敢喊你苏小主,恐是小主在这大离的威望很高啊?”

        “另外,若若你还别说,其实我就指望他们骂我嘞...”

        林不玄这句话落下,就看到苏若若脸上爬上润红,又挤出些许鄙夷与震惊,她轻声道:

        “人家夸我有什么好的?又...又不是你夸喽...”

        “另外...不玄师弟,你不会是变态吧?”

        林不玄连忙摆手,解释道: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们这种不痛不痒的骂又破不了我的防,这才哪到哪?世人越是嫉妒我,我就越爽,我就喜欢他们这种无可奈何的模样。”

        “我可不是那种被人骂了还会兴奋的...”

        “话说回来,我这随口一说的兽耳兽尾你还真买了?!”林不玄目光来回扫过苏若若,太可爱了,有些微的心动,甚至想...

        苏若若哼哼唧唧地朝林不玄涨红着脸嘟囔:

        “还不是你逼我的...”

        “约本小主听说书就听说书,为什么要我穿成这样...”

        出宗之前,苏若若就被林不玄一脸兴奋指使着头上戴个兽耳,背后戴个尾巴,自己分明可以拒绝,但却还是乖乖听话了...除了项圈牵绳这种极端屈辱的她果断回绝之外...

        但也搞得她走在京州的街上羞耻到只敢拉着林不玄的手,头都不敢抬一下。

        林不玄摸着下巴眼神不停,笑道:

        “若若你也听到了,这消息经由八扇门的手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我现在是全大离男人公敌,你我出行岂不是得小心点?若若你这么好看,被人一眼认出来了怎么办?”

        苏若若努努嘴,虽然听他夸是很开心的,但...这哪里低调了嘛?!

        这这这...回头率明显更高了吧!

        戴兽尾兽耳也就算了,居然还让本小主穿外邦流入的稀奇古怪衣裳!

        林不玄真不是什么好人!

        “生气也可爱。”林不玄双手撑着头,看着眼前娇羞的少女,果真不管你是什么修为,终究还是个好撩的小女娃娃嘛。

        小妮子“嘭”的一下脸上更红了,腿也晃地更厉害了,像是...小狗兴奋地摇尾巴。

        苏若若低头沉默了好半天,才敢抬起头来望向林不玄,她收整了心念,一本正经道:

        “又让你多玩了两天,离师尊说的界限越来越紧了,林不玄你到底想好没有如何或发展或挽回我执柳宗的名声?”

        “你就不怕师尊真把你丢到宫里去当卧底啊?”

        林不玄两手一摊:

        “我又没什么所谓,你看我如今这锻体境,看似哪里都去不得,实际哪里都可以去的,再者说,以我执柳宗的格局,师尊一旦动了要送我进宫的心思,那就一定会做,毕竟...这也是剩余价值嘛...”

        苏若若眨巴眨巴眼睛,也将螓首缓缓放在桌上,手指去有一搭没一搭地戳戳白玉茶杯,思虑了半天,终于嗫嚅道:

        “你的吉他修好了,但是我不想你弹给别人听了,不过师弟你是文人,能随口成诗,很厉害的,就不考虑学着文宗写点东西?”

        “真没必要,我不会写的,写不来写不来。”

        林不玄当场摆手,自己一入江湖,几乎将整个江湖上顶流宗门得罪了一遍,这又要写东西,那不是纯和文宗叫板?

        裴如是总会有空当,自己能时刻保证自己安全么?

        虽有系统在侧,先天道体与新鲜出炉的先天灵根相辅相成,这还让苏若若这妮子馋了好两天的,结果被裴如是一句:

        “本座既没空教,也没功法,先练练身子去吧,现在天子论座最重要...”给当场折返了。

        搞得林不玄这两天有点颓废,这才约了苏若若出来听说书,苏若若这妮子也乖,当然看得出他心情不佳,自发顺着他心意来。

        这时候,苏若若点着他鼻子嗔怒道:

        “你胡说!师尊寒山分舵派了人去寻到你的故居,里面分明有不少你自己写的小人书,我记得是什么...《我与高高在上的仙子》,《阿宾的修为并不理想》,《仙妇白吉》,《你的项圈》还骗我!你还说你不会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