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五十六.我全都要(二合一)

五十六.我全都要(二合一)

        林不玄的两只手臂被各自制住,在这两位元婴境的大能相互制衡之下,他深感自己这个锻体境连大气都难喘。

        林不玄也不敢去动偷偷摸摸轻薄一下哪个的歪心思,若是在两人角力的时候惊到哪只妮子,搞不好一颤折了本先生一条手都不一定...

        而两女都歪着头对视,眼神交汇之间,翻涌着浓烈的火药味。

        苏若若龇牙咧嘴,两颗虎牙上寒光乍现。

        宁羡鱼则是好一些,起码她面上还挂着明媚的笑意,只不过她抱的很紧,根本没有要退一步的样子。

        林不玄打断了二者的天人博弈,他挪了挪嘴唇,轻声问:

        “不妨让本先生先说两句?”

        苏若若和宁羡鱼缓缓顿下,我们两姐妹争的正欢呢,你来凑什么热闹?

        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她们还是都乖乖抬起头仰望着林不玄,眼神中带着些微的忐忑是有的,争归争,但还得看人家是否同意不是?

        但苏若若心态就好很多了,本小主与林不玄一路走来历经虽然不多,那好歹也是有的,哪是你个方才开窍起意的素衣圣女能染指的?

        “我听有位姐姐说,‘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林不玄熟练地背诵这穿越前为了装文青骗情窦初开少女特地记下来的原文,然后看着宁羡鱼与苏若若眼神中交错着的“难懂”与“不解”。

        料想她们都是一心慕道,自然没有多少理解,林不玄稍稍掐着时间,正欲解释,却听两位圣女异口同声道:

        “那位姐姐是谁?!”

        好家伙,敢情你们想的都是这个?

        苏若若与宁羡鱼的怀抱更紧了,她们的目光灼灼地盯着林不玄,面上堆满警惕之意。

        苏若若忽然恍然大悟,扯了扯林不玄,嗫嚅着问:

        “是不是...师尊?”

        林不玄颇感无奈,重点应该是这个吗?而且你怎么还会觉得是裴如是的?

        “是我来大离之前,看书上的哲人说的...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一是白月光,一是朱砂痣...”林不玄耸耸肩,解释道。

        “什么意思?”

        苏若若松开手,一脸不解,完全不能通透林不玄的话,她感觉好深奥咧...

        所以这些什么文道不比自己崇尚的武学难得多了?晦涩难懂不要说,还不怎涨修为的,要通透这些那还不如去抱本功法观阅。

        “一是明亮皎洁一是热烈盛开,总之就是...两者截然不同。”林不玄随口胡诌。

        “可是...”宁羡鱼也松开了手,她把玩这自己素白且没有一丝花纹的衣裙角,而她终于再度仰起头,轻声道:“可是不玄你方才的意思是两者各有优势,终究还是要作出选择了?”

        宁羡鱼的理解也不通透,轻声喃喃道。

        “当然。”

        两只妮子手一僵,心中都是“咯噔”一声。

        林不玄微微一笑,望向各自纤手不自在地把玩着裙角的妮子点了点头,郑重其事道:

        “羡鱼说的也有道理,只不过...既然白月光与朱砂痣不论缺失哪一个都令人惆怅且难以忘怀的话...”

        林不玄一齐将两只面上各有或深或浅愁容遍布的妮子揽入怀中,听着她们的微声惊呼,他缓声笑道:

        “那本先生何不全部都要呢?鱼与熊掌兼可得...”

        “林不玄...你!”

        苏若若指着林不玄,眼神微滞,终于还是去攥了攥他的手,骂是骂不出来他花心的,放在半柱香之前若是她听林不玄这么说估计要跳脚了...

        但现在,苏若若听着林不玄的话,她感觉自己也不是那般稳操胜券了,心绪间起起伏伏,患得患失,生怕他扭头偏向宁羡鱼了,毕竟昨夜那般诉求也未经事宜,或许也有可能是林不玄他除了避免自己偏了道行之外还有别的想法?

        反正苏若若觉得如今终于落定,皆大欢喜也蛮好的。

        宁羡鱼一双美眸大睁,她本来只是想与苏若若置气的,也并不是很有抢妹妹的人的那个意思,虽然是被间接给把玩了,但毕竟也是锁心宗圣女,这要是传出去,怕是对名声也不太好...

        得林不玄如此一言,她心里反倒慌了,当然,也有一些自己未曾融会贯通的情绪在交杂,毕竟自己也是亲了一下林不玄的,还是要对他负责的...想至此,宁羡鱼也自发将手塞到他掌心里。

        苏若若看着宁羡鱼比自己这彻底平板稍稍有一点儿规模的样子,有点后怕,小手汗津津的,她喃喃了一句:

        “那谁是鱼谁是熊掌?”

        林不玄扶了扶额,岔开话题道:“白月光与朱砂痣同样也是首歌,若是本先生那把吉他修好了,或许能给你们弹弹看...”

        “好哇好哇...”

        ——

        房外传来脚步声,裴如是缓缓推开门,她一见林不玄十分安好面色就迅速转冷,呵了声,没好气道:

        “先生可真是双管齐下呢,左拥右抱不嫌累得慌?!”裴如是有些烦躁,本座本来是打算掐着点来救你的,你倒好,混的挺风生水起啊?

        林不玄心里苦啊,她们要是打起来受伤的是我好吗...

        苏若若当即起身站挺,毕恭毕敬道:

        “拜见师尊。”

        宁羡鱼也站起来,手忙脚乱地戴起摘下的轻纱,“羡鱼见过裴宗主...”

        裴如是双手环抱,见面前两妮子如此紧张,挑了挑眉,随意道:

        “行了行了,本座没工夫管你们与这浑人有什么关系,争风吃醋也好,互相争宠也罢,与本座何干?”

        “本座今日所来,是料想你二人察觉身世之谜,心有芥蒂吧?”

        裴如是瞪了苏若若一眼,你个不成器的笨妮子,本座是想着你自己弄清楚与宁羡鱼的关系的,谁晓得你全身心投入到林不玄身上,这男人不就有张好皮囊么...

        本座呸!

        不过林不玄你还真行啊,锁心宗清心寡欲的圣女都愿意主动给你牵手,还满脸小女子状?

        再这样本座就得考虑把你安插进宫里去,哼哼,入了宫,本座看你还怎么动歪心思,还能把了哪个皇女公主回来不成?

        苏若若当即点头如捣蒜,连声道:“是有是有!师尊你原来是心知肚明的?”

        裴如是缓缓坐了下来,架起一双十分令人瞩目的长腿,端了杯茶,点头道:“那是十余年前。”

        “本座武学遇了隔阂,南下请人铸剑,结果被九亭寺那帮秃驴携着锁心宗的几个道姑给阴了...”

        “败了?”林不玄很没眼色地插了个嘴。

        裴如是茶杯一顿,白了他一眼,“本座论道数百年,未尝一败!区区九亭寺?好笑!能伤本座的人如今还没出生呢!”

        这倒是事实,林不玄来大离太晚了不了解,这几年裴如是没有明面出过手,所以世人传她从无败绩的听闻少了很多。

        裴如是接着道:

        “本座当即大开杀戒,九亭寺来人被本座杀了个片甲不留,那些闲散道姑倒还好一点,不过本座杀心太重,几遇化身人间修罗,要不是得见若若,怕是天下只有魔头裴如是了。”

        “何为修罗?”林不玄暗戳戳地问苏若若。

        “就是...放弃一切戒律与人性,见人杀人见妖杀妖嗜杀成性的真正入魔,简单来说那就是——杀疯了。”

        “不过这可不是疯一时,一入修罗,除非身处阿鼻地狱否则决不罢休,但你也不用太担心,寻常修道走火入魔的话也只不过会爆体而亡而已...”

        “这化身修罗得心中要有一种信念达到顶峰才有可能,但...什么情绪都行,愤怒啦,悲伤啦,都可以的,不过大离历世这么久,一共才闹过三场修罗,不用慌的。”

        “一场在楚州,相传是两百年前,有个元婴境被逼走投无路一怒之下步入修罗之后斩了一位分神境...后来被三正道合力镇压的...”

        “对了对了,听说镇压皇城内那一场修罗之时,八扇门没有彻底诛杀,反而是将之绑了起来,可怜的家伙走投无路了还要被逼着当维政工具...”

        “类似绝境的抛弃一切最后一博?”林不玄摸了摸下巴。

        “可以这么说,但师尊估计只是纯粹的杀上头了,若是师尊她一入修罗,那恐如今整个大离都未必还在...”

        苏若若细细给他解释,还伸手笔画笔画。

        裴如是看着这妮子晃荡着小腿解释的正开心的样子,自己的身世都不放在心上了?林不玄也是,你个普通凡俗,不应该觉着这话很渗人的么?

        什么“只不过爆体而亡而已”,“只是杀上头了”这类邪气得不能再邪气的话,居然还频频点头?

        “咳咳...”裴如是轻轻咳嗽两声,引回二者目光,接着道:

        “本座要寻的那匠人门口有一对弃婴,正是如今的苏若若与宁羡鱼,要问为何不都是我执柳宗圣女,那是因为本座留了那锁心宗副宗一条命,时境过迁,你二人终于相遇,本座如此直言,也无甚所谓了。”

        裴如是淡然一笑,她手指在那只白玉茶杯划过一个勾人的角度,“毕竟,这天下无人能敌过本座,至于锁心宗,宁圣女,你的师尊是不是姓周?且宗主近来愈发问道不顺了吧?”

        林不玄惊了,好在当天见宁羡鱼没下定决心去拜投她家,不然哪还有今天?原来天下到处都是我执柳宗的人?

        师尊!你好强大!

        裴如是见三人只敢惊诧各自无言的模样,摇摇头轻笑,她很享受这种玩弄天下的感觉,浑身舒畅,然后她神色黯然道:“只可惜那铸剑的匠人死了,世间再也铸不出逐鹿那般神剑。”

        “怎么死的?”

        裴如是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摆摆手指道:

        “正所谓不知者无罪,但...知者,必死!”然后她站起身,舒展了下自己波涛汹涌的身段,“不过本座也不用剑了,断绝天下神兵,那是好事。而且他死的也很体面,本座赏他江边自尽的。”

        “最后一柄剑,断在了寒山,一半在你手里,一半在朝堂之上。”

        林不玄心头一跳,裴如是何许人也?大离之巅,魔道掌权人,她都颇有褒奖的剑,那会是什么凡兵?这么说来本先生气运还挺好的?

        至于这匠人之死,估计也在暗中提点,若有异心,那绝对不是死路一条这么简单的...

        “怪不得师尊敢杀上长安信手而归,原来是底牌全在...”林不玄耸耸肩,望向呆愣愣的两只妮子,“所以...宁羡鱼真是姐姐?”

        裴如是点点头道:“不错,但锁心宗的功法果真不如本座,我就晓得那什么断绝心念不牢靠,羡鱼,你还需要消化消化,先回去吧,你师尊过几天估计就要来京州了,如今落在本家歇脚,外头风声太大,并不明智。”

        宁羡鱼呆呆点点头,然后道了一句“谢别宗主。”便乖乖化作遁光而去,看她的样子那估计道心又又又乱了。

        “师尊你就这么说了?万一...万一姐姐她对于宗内有感情?”

        苏若若急急忙忙说,除了林不玄以外一切皆以宗门为大...

        “她修道愈深愈是发觉所谓摒弃心念就是空话,所有人修道都是慕长生,可长生也是一种欲,做人要想无欲无求是不可能的。”

        “一破情戒,她才是发现自己的眼界无比空明,你要说她对宗内有留恋,那是真的,可要说感情多深?”

        “锁心宗本就杜绝感情,又何来对宗内的感情呢?”

        裴如是放下腿,眸光扫过苏若若的上下,小妮子还不错,唯一的缺陷是涉世未深导致有些娇憨,另外就是前胸几乎与后背无异...

        “况且,借由若若你的通感,如今羡鱼她也对林不玄欲罢不能了,若是她不从,那本座大可以使林不玄欺负你来制衡她,当然若是太远无效,那就吞服通感丹,一枚不够就两枚,两枚不够就三枚,定能将那未经人事的小妮子治的服服帖帖的。”

        林不玄当即振臂鼓掌道:“宗主放心!在下这事一定办的严丝合缝!”

        苏若若:“???!”

        “师尊你....我...!这通感丹一枚就会提升好几倍感触,那么多枚,会死人的...!”

        苏若若涨红着脸嘟囔道,自己连林不玄随手指点都未必吃得住,还要吞丹?那岂不是糟糕透顶...

        裴如是掩唇轻笑,然后甩出一份报,道:

        “对了,今朝的大离报上头条不是《裴宗主大闹长安城》,也不是《宁圣女仗义出手》,而是《人渣林不玄究竟是谁?!》”

        (本章二合一,来晚了,兄弟记得一定要按时吃早饭哈,今天下了班胃疼的要命去了趟医院,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回了家我再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