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五十五.如此姐妹

五十五.如此姐妹

        林不玄看着眼前两个各自瘫软在床左右两端的妮子,稍稍有点懵逼。

        他耳边只有系统提示的叮叮声,苏若若满点也就算了,宁羡鱼的好感怎么也在噌噌往上升?

        昨晚就听着了,虽然当感觉有些不对,但那时候正在欺负苏若若这吐实丹药效方退,又不肯老实的妮子,哪有功夫管那些?

        宁羡鱼二人互相沉默了片晌。

        林不玄终于耐不住性子发问道:

        “通感...是何物?”

        听得林不玄的问话,苏若若呼出两口气调整了心态,坐起身来,回望了一眼那还软在床上的宁羡鱼,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现在装什么软妹?

        你刚刚嘴硬与本小主交手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

        她缓缓开口解释道:

        “所谓通感,就是二者之间感受也能交融贯通,就比如说林不玄你抱我,宁圣女也一样有感受这样。”

        “但...通感没那么容易,除了用丹秘术之外,二人必须是...血亲,而且靠的必须够近。”

        宁羡鱼轻轻支撑着自己坐起来,露出的手腕上有微微的青痕,她接过话茬,轻声解释道。

        “血亲?你二人怎么会是血亲?”

        林不玄震惊了,这正邪两道各自的顶流宗门之中的圣女,明面上是两方对立,结果暗地里你俩搞不好是对姐妹?!

        而且借由通感,自己昨夜里其实把宁羡鱼也给...?

        苏若若也望着宁羡鱼,她起先也有那么一点儿感觉,只是她没多想,但听宁羡鱼的说法,她或许心里已经很清楚了?

        宁羡鱼似是下定决心般坐直了身子,纤纤柔荑缓缓抚上自己面前薄薄的青纱,她再度呼出一口气,喃喃了一句,“终究还是要入世的...”

        而后她轻轻捋起轻纱,露出一张惊世骇俗的容颜。

        所有的光,仿佛都在这一瞬间被抽离,在她的容颜上汇聚。

        容颜与光与她素白的衣裙交相辉映,融汇成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画卷。

        因为她是宁羡鱼,她就是人间最美的烟火之一。

        林不玄的眸光艰难地从她的脸上挪开,与正叉着腰旁立的苏若若相互对视,两人脸上都写满不可置信。

        林不玄往来大离,身处大离之巅,见过惊艳的女子不少,但如此惊艳的,那也只有苏若若几人而已。

        最惊艳的还是宁羡鱼与苏若若竟有七八分相似,她们二人站在林不玄的面前,他感觉眼前就像是两片相似的雪花相遇。

        而宁羡鱼忽然笑了,她对着苏若若轻声道:

        “或许...若若你该唤我一声姐姐?”

        苏若若努努嘴,“凭什么你是姐姐?你我骨龄相同,身材相差无几,甚至还是本小主高一点儿,修为也是本小主高...”

        宁羡鱼眨巴眨巴眼眸,缓缓解释道:

        “这通感,我传达于若若的感触不多,但若若你传达给我的感触很强,按理推算,而且,我...大一些,羡鱼是姐姐有什么问题么?”

        按照这通感的说法,那的确没有什么问题。

        虽说长相造不了假,但那也可以是巧合,不过这通感那的确是铁证如山,没有血亲这个层面的关系,那是不可能触发如此强烈的。

        可是...苏若若转念一想,要是现在喊了岂不就是默认服软了?她努努唇将在嘴边的那句“姐姐”咽了回去。

        那自己以后还怎么在林不玄面前抬起头来?

        还有...那昨夜本小主在车马被林不玄收拾岂不是一同作用在了宁羡鱼的身上?!

        这这这...!

        本小主这是做了什么啊?

        而宁羡鱼的眸光含情脉脉地望向林不玄,现在可能是真动情了吧?

        苏若若觉得自己可以稍微理解姐姐的想法。

        毕竟清冷了十几年不要说,而且自幼功法宗规皆是心无杂念,道心干净且冰冷,不染凡尘,不食烟火,世人皆传她是无口无心无神的三无仙女。

        但苏若若记得师尊讥讽过鹿州北上八千里雪路的医宗女子,她说:

        “呵,若若你别看那帮女人一副高贵冷艳,自愿孑然一身的样子,实际上若是她们一经蒙尘,那一定会放浪沉沦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这话用在宁羡鱼身上,想必也是合适的。一生断情的苦修,一旦开窍,那还得了?

        可是...宁羡鱼的步履似乎已经没法拦下了。

        自是遇上林不玄后就一步一步踩入局,先是寒山蒙骗动了心法,而后凉州彻底空明道心时估计她实际已经暗藏情愫,心乱如麻才没有痛下杀手,至于昨夜...她得消息舍身来长安,估计本意是为了见苏若若二者互相情深而断绝心念的...

        本来还算一帆风顺,直到在车马上,苏若若正巧向林不玄索求,解开了通感...导致宁羡鱼冰清玉洁的身子被迫沦陷...

        苏若若脑中脑补了一大堆,感觉自己是在阴差阳错之间帮着林不玄攻略宁羡鱼了,毕竟一开始在寒山是她怂恿的林不玄,在凉州是她没有阻止林不玄坦白...

        但是昨夜温情...谁还会去无缘无故提防通感这东西?!

        在一炷香之前,苏若若眼中的宁羡鱼还是敌宗圣女,死对头,这么一下变成了姐妹?

        而她偷偷摸摸观察看宁羡鱼那一脸的红润,坏了!姐姐她肯定是有想法了啊!

        苏若若有一种自己给自己戴了帽子的感觉,那这句姐姐就更加不可能喊出口了,要是喊了,那不就是将自己正宫的地位拱手相让给了宁羡鱼?!

        大离九州正如顾七所说,对于道侣并无特别的制约与观念,讲究的都是顺从心念,苏若若觉着看林不玄这个样子,就昨夜来说,仅凭自己一个根本压不住他的好吗...

        她虽然有将其他人,类如师尊啦什么的拉下水的冲动,但委实说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结果这才转念几个时辰,都要被偷家了?

        本小主不能接受!

        就算是能接受姐妹共侍...那本小主起码也得占个正名才是...

        ——

        想至此,苏若若两步上前,挽住林不玄的手,对着宁羡鱼满脸警惕道:

        “师尊一手将本小主抚养大,哪来的什么同胞姐妹?我才不信嘞!什么通感,说不好你宁羡鱼想撬本小主师弟动的歪心思!”

        她柳眉紧蹙,语气咄咄逼人。

        宁羡鱼微微一愣,再度抬起头,轻声问:“不玄是妹妹的师弟还是夫君?”

        “林不玄是本小主的夫...夫...夫...师弟!最宝贝的师弟!也是本家最宝贵的先生!怎么样?本师姐怕他乱生情愫乱了道行,不允他见别的女人!宁姐姐你有何见教啊?!”

        苏若若夫了半天,依旧心中深感羞耻,还是没有念出来。

        得言,宁羡鱼面上带着温和而又甜软的微笑,然后她轻轻抱住林不玄的另一只手臂,娇躯轻轻一蹭,微声道:

        “既然不是夫君,妹妹是不是管的太多了?再者说...姐姐刚刚不小心与不玄肌肤相触,也该对他负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