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五十一.要不起

五十一.要不起

        苏若若这只小妮子在这一瞬间媚的不像话。

        当之无愧的魔门妖女。

        林不玄望着望着,他忽感苏若若如此小巧玲珑的身段居然还真颇具有几分特殊的韵味。

        他轻轻滚了滚喉间,你要问他馋不馋苏若若,那肯定是馋的,自寒山开始就馋了,只不过那时候是馋苏若若身上的羊毛,但时境过迁,现在林不玄馋的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林不玄也开始明白了,他听着系统里说什么苏若若的好感+1+1,其实自己心里对她的好感也在一同+1+1,如今的满点,都是双向的。

        双向奔赴的情感就很有意思,很美好。

        林不玄微微一怔,他也不是什么初尝情愫的人了,穿越前恋爱肯定是谈过的,还不少,但如同苏若若这般纯粹的,那还真没有。

        林不玄感觉自己对苏若若这丫头有想法也很正常,毕竟人家又白又纯,又敢打敢上,敢爱敢恨,该正经就正经,松弛又很有把握。

        少女的娇憨与足矣焚世的妖媚在相融,然后二者在苏若若的身上达到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契合点。

        林不玄是很吃这一套的。

        按说苏若若这个年纪不该如此早熟的,想必是这修道境界至高的原因吧?

        那我到底能不能...

        林不玄的目光从车马外飘忽的夜色再度转到软椅之上玉体横列的苏若若,小妮子轻轻伸手扇着风,香肩上轻衫微微滑落,露出一片极端美好的雪腻。

        苏若若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而后故意在林不玄转头的这一刻与他目光相撞,她咯咯笑道:

        “师弟你有贼心没贼胆啊~既然如此目光灼灼地觊觎师姐我的身段,你就...上来试试师姐的道行啊~”

        苏若若红唇轻抿,话语流入风中,林不玄很清楚的感觉到,这妮子媚功绝对没开,而且她现在估计也没法动用真气,但她这一颦一笑却如此撩人...当真是天生媚骨浑然天成。

        林不玄使劲克制住想两步上前直取苏若若要害的冲动,他还记得之前自己对着裴如是义正言辞说的‘那是借了蛟龙的毒,我不喜欢不真切。’

        若是今夜...那不用想也知道,日后肯定会被裴如是诟病。

        如今是与苏若若心意相通了,但...这不同样是借着丹力的?她的目光有些迷离,想是她自己都不晓得自己在说些什么。

        林不玄觉得自己很没面子,好像要吃了药自己才能发力似的。

        再者就是此地多少有些不合适也不够正式,虽然林不玄自己道是无所谓,但他料想自己肯定是苏若若的初恋了,如此珍贵的东西,怎能这般随意的在车马上?

        最重要的是,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举动会不会拨乱苏若若的道心。

        大离人士与林不玄是不同的,她们每个人都是一片江湖,她们心中的“道”很深很重,稍有波动,足以让一个人发生从上到下的变化。

        林不玄不想为了一时的欢愉去毁了苏若若的十数年潜修。

        林不玄是很想要的,毕竟穿越一年多,攒的钱都不够去一次...上次还是流萤阴差阳错之间帮的大忙。

        但苏若若摆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心里还是只有“要不起”三个字。

        想至此,林不玄终于放开了苏若若的两只皓腕,两人刚刚的距离近到能听到彼此的心跳,林不玄的个子很高,居高临下的吐息吹得苏若若睫毛微颤。

        苏若若看着眼前本来都把自己摁倒两只手都被他制住的林不玄眼底渐渐恢复清明,然后腾的一下起身,她颇感十分落寞,果然是...本小主的姿色不够吗?

        早知道就听师尊的多吃点外邦淘来的那什么木瓜了...她本来是并不在意自己身段的,毕竟往后也走断情路,男人嘛,见一个杀一个就好了。

        直到她遇上林不玄,动情归动情,可看林不玄纵是目不转睛盯着师尊的样子,那一定是喜欢大的!

        可是可是...我就算还有发育的空间,那也不可能与师尊如此两座大山去争个高低吧?!

        林不玄这浑人...!本小主还以为真要被...结果他又起身了,什么意思嘛...

        苏若若虽然觉得林不玄这家伙有些时候还蛮正人君子的,但她心里生理上还是都有些难受,她羊脂般的双腿轻轻摩挲着,唇边轻轻发出很细微的嘟囔声:

        “早就听闻师尊说你可能不近女色喜好龙阳了...没想到是真的,我看你功能也有障碍吧?一定是个小器的雏儿...”

        林不玄:“?”

        是的,他听见了,一清二楚。

        林不玄心底里冷笑一声,妮子倒是不大,胆子却是不小。

        然后苏若若一脸惊恐地仰望着一步一步靠近并且捋起袖子的林不玄面上有一种很浓重“士可杀不可辱”的忿忿之意在翻涌。

        “等等...等等!林不玄...我...唔—唔唔?!”

        ——

        车马内一片狼藉,好端端的软椅上褶皱遍布,桌上的茶杯东一个西一个的,窗上皆是热气蒙起的白雾,与好几个不知名的手掌印交错,地上则都是晶莹的水珠未干,其中或许有一些是被打翻的茶水。

        林不玄甩了甩手,低头看看怀里彻底瘫软如水,已经迷离睡去的苏若若嘴里还轻轻呵着气,替她拉了拉衣裳,轻轻帮着穿上不晓得被她蹬到哪个犄角旮旯里的鞋袜。

        林不玄还是没有真正要了若若,理由还是之前想的那三个。

        然后他还发现了一点,这修士道体,假如修为压制,那各种增益也都是一并退散的,所以苏若若就是恢复成这般身材的小丫头,就被自己很轻松随手两三下就制服了。

        呵,之前吹自己吹的这般厉害那般厉害的,还不是一碰就碎?我还没出力,你怎么就倒下啦?

        你才是真正的“要不起”吧?

        想这妮子没丁点接触过,她自己也不晓得吧?要是搞得林不玄真上头,那会不会第二天系统的“宠物”那一栏多一个名字都说不好。

        而车马速度终于放缓,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总算抵达了京州分舵。

        林不玄抱着还在熟睡的苏若若下车,想她如今修为这般高,睡眠反倒成了累赘了吧?但妮子樱唇努努,发出很细微的听不清的呓语,在他怀里翻了个身,似乎睡得很好。

        林不玄宠溺地笑了笑,然后他抬起头,正好撞上裴如是目光,那眸光如同一口古井,也如同冬月寒雪。

        林不玄忽感自己身子都要冻僵了,轻声对着裴如是道了句:

        “弟子林不玄,拜见师尊。”

        裴如是冷哼一声:

        “若若的滋味真好啊!真有能耐啊林不玄,子时一直弄到卯时?!没羞没燥的,当本座是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