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五十.百媚生

五十.百媚生

        “不玄你看你慌的...原来你这么在意我啊?”

        单独的一驾车马上,苏若若其实体虚的感觉已经温养了蛮久了,毕竟林不玄的道体大成,不论是直接接触...还是更直接接触,都有极大受益。

        而且那八扇门下丹仓促,也不是品级高如吐实丹这种,虚弱的药效过了七七八八。

        但苏若若还是赖在林不玄的怀里,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轻轻扭了两下,伸直了一双玉腿,你别说,这动作还真有几分撩人的妩媚。

        难得私下,苏若若这傲娇妮子又服了丹,裴如是还很大方地撇开了车马,的确是个良好的机会,只不过...怀里的妮子看上还是嫩了些许。

        但大离这修仙地,寻常人家谈婚论嫁也就是也差不多这个年纪,毕竟崇武论道,道心辅佐之下,要达到“成熟”这个标准实在是容易,而且世事难预料,能交心者要善待喽...

        林不玄点点头,“那当然喽...毕竟若若连夫君都喊了,我能不在意吗?不过若若你吐实丹还能维续多久?”

        “你...凉州那天是我七八成都是想着逗那宁羡鱼的...吐实丹还有一个时辰不到点吧...估计。”

        苏若若一五一十,但...七八成?那就是凉州的时候就有两三成默认了的意思?

        “宗主她在分明在京州,这八扇门还千里迢迢费时费力将若若你带回长安,是朝廷高位有我们的人?”

        林不玄开口问的居然是正事,苏若若有些气结,本小主现在浑身乏力,而且还有吐实丹,这种时机不好好把握听一听以后都不可能再听到本小主说的那种羞耻话,居然聊正事?!

        林不玄!

        你是觉着我这个白发平胸小妖女对你已经没有一丁点儿吸引力了是么?!

        可吐实丹驱使着她依旧开口道:

        “本家没有朝廷的眼线,师尊的确不在京州,她一直都在凉州,京州的师尊一直都是分神幻象而已,所以八扇门所有的重兵都留在凉州的关口了,包括那位渡劫境的奇门天师,谁也没料到师尊早就发往京州,奇袭长安城,毫发无损。”

        林不玄“哦”了声,好死不死地问了句:“渴不渴现在?”

        苏若若脸上“唰——”地爬出绯红,摇摇头道:

        “刚刚都喝饱了啦,舌头都要被你烫坏了...现在怎么会渴...”

        我不是想这么说的啊!本小主这是在说什么?!我我我!?

        吐实丹也不是这么用来欺负本小主的啊!苏若若心里头拼命喊,双手努力伸起来搭在自己的脸上,有一点点烫。

        若是在听音阁,林不玄或许还会感慨一下你们女人的想法还真容易变嘞...

        苏若若体验着双重冲击,羞与傲在她脑海中碰撞交融,她感觉自己再这样下去就要...坏掉了...会彻底变成脑子里只有林不玄的形状...

        还是...还是聊正事吧...

        “师尊刚刚念叨的什么‘弟子们’是什么意思?不玄你拜入正式拜入我执柳宗啦?”

        苏若若虎牙轻轻咬了咬下唇,回拢心念,急忙忙发问道。

        “宗主她在听音阁上与我谈话的时候,问过我要不要升为亲传弟子,我没有作答,如今她或许是自顾自同意了?”

        林不玄将苏若若置于那张出现在车马里意外显得很微妙的软椅上,低头在她脖颈轻吻一下,然后去端了杯茶。

        “总之...现在,我与你是同门,论辈分,若若你还是师姐呢...”

        苏若若忽然被他放下来,又亲了一口还以为会发生些什么既不得了又蛮糟糕的好事儿,她都准备好说“我怕疼...你轻点儿...不要在车马上欺负我...”了结果林不玄居然去喝茶了?

        可那一句师姐又听得苏若若心头一颤,她缓缓抬眸看了眼林不玄,喉间微微滚动,那总不能说什么‘让师姐看看小师弟发育正不正常啊...’之类的话吧?

        然后苏若若自发地红唇轻启,道:

        “师弟是觉得师姐比不上茶好喝?”

        啊啊啊!这什么话啊?!本小主有生之年必杀那个出吐实丹丹方的畜生!

        苏若若在心里大叫,可于事无补,这车马里的气氛再度被这一句轻佻至极的话挑起桃色。

        苏若若捂脸,本小主会不会被他以为是那种放浪的女人啊?我...我除了杀人可都没见过男人啊...

        林不玄觉得这吐实丹好有意思,看苏若若这幅模样,那估计她自己也是很清醒的,那...等到药效一过这小妮子会是种什么神情?

        林不玄不急着作答,兴冲冲地反问了一句:

        “若是我喂师姐服心意丹,师姐愿意吗?”

        苏若若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她心里想着拼命压低声音却于事无补:

        “不用服心意丹...若若也一样愿意为不玄你听之任之,只是有些时候喜欢嘴硬...”

        林不玄一拍大腿,心意丹吐实丹,果真都是宝贝...要是裴如是晓得他是为了行如此之事才心生感慨,那估计会当场气吐血...

        “那...妖耳妖尾以及称谓...”林不玄得寸进尺。

        苏若若呵气如兰,“不论什么衣衫称谓...随不玄开心就好。”

        好了。

        苏若若一脸释然。

        这下是彻底完了。

        估摸着再有半个时辰后丹效就过了,可...可本小主还有脸见人吗?

        “这可都是若若自己说的哈,我可没逼你,但是师弟我全录下来了。”

        林不玄晃晃手心里苏若若留的法印,嘿嘿一笑,“不过...这法印我怎么看宗内姐姐们掌心都没有的?”

        “我骗你的,这是我的本源法印,一经打落,永不消逝。”

        苏若若下意识回答,听了自己说了那么多奇形怪状的回答之后,这一句反倒没多少芥蒂了,已经没什么所谓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当日我见宗内的姐姐们神色变化这般大的...”

        林不玄点点头,“那若若是寒山那夜就有些微动心了?”

        什么?!

        本小主才没动心!

        “因为是你,所以动心。”

        苏若若张了张嘴,她的眸子柔到几乎要滴出水来。

        (若若不急着推,一血再考虑考虑,搞不好半路杀出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