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四十八.所爱隔山海

四十八.所爱隔山海

        “公子真是痴情人...”

        又是一间车马,顾七很细心的没有驾使同一架,长安城在京州正中,离执柳宗设立的分舵不远,她一面稳妥速度,不要惊起路人,一面看着颇有几分落寞的林不玄,喃喃低语道。

        林不玄推开车窗,明月也被云层遮蔽,只能捉摸到一点模糊不清的光影,他收回目光,坦然道:

        “若说这天下唯一有人不痴情,那就是我林不玄了,顾七姐姐你不是刚刚听我说了对流萤有意思?这下又火急火燎去见苏若若,何来痴情之有?”

        顾七讪讪一笑,摇摇头,道:

        “话不是这样说的,大离九州并没有对‘情’这一方面的束缚,有很多人借着自己的身份地位广纳妾,只为一夜苟且,那些是污了‘情’字的。”

        “但公子不一样,公子的眼中皆是深意,小七以为,只要情深,不论有几人,皆是纯爱。”

        林不玄有些微惊讶,但他也没说些什么,月光摇曳,京州的屋檐上似乎有白影奔走,一闪而过。

        “至于若若一事,小七深感愧疚,但也希望公子能够理解,毕竟宗主也是没有办法的举动,此事了后,不论是公子要蔽世还是继续入江湖,宗主应该都会网开一面。”

        顾七接着说,虽然她也知道,以如今林不玄如此崭露头角的样子,想要再蔽世,估计没有那么容易了。

        林不玄抱出寒山苏若若那把赠剑,剑锋七寸处有一个断口,只留下模糊不清的一个字迹,是种有意境的残缺的美,但同样,也是遗憾。

        残剑与她皆遗憾。

        当日是苏若若带他来,今夜是他送行苏若若。

        一个有始无终的故事。

        顾七没来由的鼻子一酸。

        林不玄忽然想起来他之前给苏若若唱白羊的时候,故意避开了歌词中寓意不太好的片段,但果然刻意避开的东西还是避不开的,他轻轻哼完那缺的歌:

        “多完美的她呀

        却是下落不详

        心好空荡

        都快要失去形状”

        林不玄背起剑,睁开眼,一声长叹:“终究是所爱隔山海,山海...”

        适时,车马顶上传来“噔噔——”一连串跑动声,然后是利器出鞘的声音,“嘭——”的一声,伴随着车窗炸裂的碎片,有个女子携着一把玉笛跳入车内。

        她细细念道:

        “山海皆可平!”

        ————

        苏若若面前是无数火光跳动,师尊说火有颜色之分,她面前的是如血一般艳丽的颜色,是一种仿佛要将人焚穿的颜色。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八扇门忽然就敢从赵红衣那边抢人,然后一刻不停先后吞服吐实丹,问话题写诏书送上刑场,一气呵成,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现在是天子论座压着师尊不好出手,但...以后呢?路还那么长,你八扇门以为拔了本小主本家就后继无力了?

        还有林不玄呢...他道体很好,心性也很棒的。

        在师尊悉心培养之下,那日后绝对能成一方巨擘,只可惜自己恐怕是没有那个眼福了。

        她无力抿了抿由于丹元作用而发白的双唇,希望今夜他别来...最好是知道都不要知道,这是自己莽撞了,咎由自取而已。

        苏若若开始后悔了,后悔寒山当天逼着林不玄回宗,要是不生事端,如今会是这种心里难受的要命的状态吗?

        周围是一大堆群八扇门的人,兵卒也好锦衣卫也好,太监也好,御内修士也好,琳琅满目,更远一点还有围观的百姓,正邪两道的修士。

        苏若若的目光斗转,一面搜寻一面祈祷不要找到那张熟悉的脸。

        而后,终于有一架车马横空出世,跨越熙熙攘攘的人群,车马上跳下来三个人,苏若若都见过。

        “你...怎么来了...”

        她当即声音都带了哭腔,林不玄这浑人怎么还是来了?她心里万分的欣喜只有一瞬而已,很快就被悲伤与愧疚淹没。

        八扇门问斩的理由很正当,妖女乱世嘛...她苏若若手上人命不知道有多少了,这也算是为民除害,再者,诏书上有皇上玉玺金印,这来救,那就是彻头彻尾的谋反。

        “赴约啊...”林不玄轻声笑道,面前的苏若若立在火圈之中,摇曳升腾而起的烈焰照应着她美绝人寰的俏脸,“本先生来陪少主看长安夜里华灯流萤。”

        周围的华灯上散着点点靡靡之光,确实如同萤火,但她周身的火焰仿佛要将世界吞噬。

        苏若若心头一痛,忽然泣不成声地道:

        “要再见了,可是,不玄...我好想你啊...”

        子时将至,林不玄坐在火圈之前,抱起一把吉他,背后的两位女子手上兵刃已开,却未动手,想是锁心宗的名声还是大吧。

        悠悠扬扬的弦声穿过噼啪作响的烈焰,林不玄轻声弹唱,仍是一曲白羊,如今他的歌声与语调都不稳,却格外惹人生情。

        所有人皆是驻足痴望。

        直到,皇城的钟敲过三响。

        林不玄手里的吉他一颤,发出刺耳的崩裂声,有一根弦断了。

        太监们尖锐的“吉时已到!吉时已到!”的喊声响起,连带着大军压境。

        苏若若抬头望了望夜空,嘿嘿傻笑道:

        “谢谢你...不玄,但是,再见啦...”

        林不玄心头一紧,火焰在肉眼可见的收缩,苏若若极力克制自己笑容依旧忍不住带着些微抽搐。

        而烈焰即将临体时。

        有人拨开云雾踏月而来。

        霎时间,风雨乍现,净莲之火瞬间消弭,世间唯一的光就是那轮残月。

        “本座倒要看看,谁敢动本座的弟子们?!”

        那一席黑裙在月下狂舞,依旧掩不住她比此夜空还要夺目几分的身段,风雨的主人露出那张魅惑众生的容颜。

        正是——魔道扛鼎巨擘,裴如是。

        她一语落定,万千兵刃止戈。

        林不玄听得耳边传音,“你已然真正过了本座这关,若若本座已绝对放心交给你,如今她服了吐实丹,你自己把握机会。”

        他抬起头来望了眼月夜中的裴如是,心中顿时百感交集。

        “看本座做什么,还不快去抱若若?!”

        林不玄当即站起身飞奔着将半倒在地的苏若若揽入怀里,妮子的手感很好,很软,一切如同一场幻梦。

        苏若若眼中闪着晶莹的光芒,软弱无力地举起拳头,轻轻打了他一下,柔声埋怨道:

        “你个...没修为的,来...凭什么来?”

        “你嫌弃我了?”

        他问。

        “我喜欢你。”

        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