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四十六.十月初八,小雪(补)

四十六.十月初八,小雪(补)

        凉州,落红宫。

        落红宫是赵红衣独属的大殿,是皇上怕红衣不喜宫内纷乱,特地吩咐修在凉州的,皇上特宠赵红衣的传闻也是这么传开的。

        大离皇朝,最最动不了反倒不是皇上,而是赵红衣这枚大离皇女,皇上后宫虽然论万数,但似乎一直有些小障碍...

        子嗣少的可怜,赵红衣算是首位公主,又是皇后之女,皇上自然视其如珍宝,苏若若算是第一个如此在赵红衣面前跳脸还安安稳稳毫发无损的人,那是因为裴如是真的很强。

        一动苏若若那就无异于与整个魔道宣战,五年前,魔道宗门几乎齐心协力,朝廷确实还没有这个与天下叫板的能耐。

        ——

        “听闻皇上云游去了,原来是在凉州?”苏若若打量着身旁走过的各色官员,终于问了句。

        看这帮人衣裳就晓得他们品级不低,而修为也是令人咋舌的地步。

        元婴金丹比比皆是,你要说拿这么多重兵来保赵红衣这只花瓶?

        那苏若若只能耸耸肩骂一句神经病。

        大离九州尚不安稳,分兵出来,那真就是傻子了,所以如此推断皇上在凉州也很容易,可是...皇上为啥来凉州?还携着如此重兵,八扇门都快搬空了。

        苏若若只想起来一件事,裴如是就在凉州。

        所以她方才天不怕地不怕,那是因为在京州的裴如是的幻象虚影,是为了骗江湖风声的,凉州的才是真身,原先料想这赵红衣也不敢有大动作,不然师尊也可随意来往。

        但现在,落红宫内全是八扇门的人,纵以师尊之能要闯宫也没那么快。

        如此想来,是朝廷不但有消息把拿,还想在这节骨眼儿上想开罪执柳宗了?

        可是,为什么?师尊谋反又是哪里来的消息?自己与林不玄北上这几天,京州凉州有发生什么事么?

        赵红衣看了看垂头不断思量的苏若若,终于还是点点头道:

        “父皇早来了凉州,苏少主自己入殿吧,景门的人来了不少,看样子你执柳宗藏着掖着的秘密还挺多的,本宫倒不急于与你寻仇,反正青山一直在。”

        ————

        “这妖女终于来了,将吐实丹呈上。”

        苏若若刚入落红宫侧殿,就听台上有人冷哼一声,当即便有几个侍女小心翼翼地上前喂她用丹。

        然后那女声接着道:

        “不曾想,红衣殿下如此随意的守株待兔居然真有用...料想也是裴如是势威至此,这小妖女肯定没想到我八扇门在天子论座之前会有大动作。”

        苏若若总算是看清了台上的那个人,是个女人,她身着的衣袍上奇兽奔走,腰间别着的牌子上金光闪闪的一个“景”字很是亮眼。

        “周梧婉,你胆子很大。”苏若若抱着手臂,分明是自己落在下风不要说,甚至还可能有性命之忧,但她依旧冷着脸哼哼道。

        周门主的玉牌在风中翻摇,她皱着眉头没说话。

        苏若若眸光扫过周围人,殿内十来二十人,少说都有元婴境,自己看不穿修为的也有好几个,但现在他们各个如临大敌,大概是在提防师尊吧?

        可惜的是,自己并无办法传音给师尊,在现在众目睽睽之下,连动用真气都难,更别提飞剑一把出去了。

        但她越是坦然,八扇门的人就越会慌,这是林不玄教她的,是叫什么...虚张声势吧,总之这帮八扇门的人多多少少有些猜忌裴如是会不会在什么时候忽然从天而降,所以他们还是比较急的。

        “苏少主,执柳宗新招收的那位林先生什么来头?裴如是为何招收后公于天下?”

        终于有人开口问话。

        吐实丹药力当场作用开来,毕竟是品级如此之高如此之稀缺的丹元,苏若若只得开口如实回答道:

        “林不玄是神州人士,来往大离一年有余,招收的原因是他才华横溢,但修为不高,师尊想确认他有无实干,特地公布。”

        苏若若眼神没什么变化,这消息应该早就传开来,并不是什么机密。

        “那此次北上目标?”

        “借鹿州百鸟朝凤奇观寻鸩雀毒羽。”

        “毒谁?得手了没有?”

        “不知道,没得手。”

        “执柳宗如今大计?”

        “天下合道,问斩当今圣上,取而代之。”

        “大胆!执柳宗果然是反贼宗门!”

        得此言,殿内所有人都猛然一颤,面上皆是重怒,这可是朝廷八扇门,此等逆反之言那就是敲定了执柳宗的反贼身份,不过...就是苏若若没有直接了当说,那估计也是能猜得到就是了。

        但...就是完全知晓了以后,八扇门能对执柳宗直截了当出手么?

        “稍安勿躁,问话要紧。”高座上的衣衫奢华的女子架起腿,挥了挥手,终止了纷乱的喧闹。

        “少主此次北上,收获几何?”周梧婉目光落定,锐利十分,一如她问出来的问题。

        苏若若一惊,这是自己最不能回答的问题,她使劲抿了抿唇,可奈何吐实丹药力天下一绝,“一路...得见林不玄先天道体晚成,而后,他携青龙尊座归宗,如今想来已经是到了本家。”

        偌大的侧殿当中,此时已经完全落针可闻,周梧婉缓了缓心境,眸子中闪过的不予置信渐渐安稳下来,她又问:

        “青龙尊座为何同意归你执柳宗?它如今道行几何?”

        “尊座渡劫未成,被林不玄假意服下心意丹,如今为他所用,尊座痊愈后,便是渡劫境之巅。”

        “渡劫境?!被下了心意丹?!这怎么可能?!”

        “还有先天道体?这林不玄何许人也?!”

        “假以时日,岂不是执柳宗独占天下大势?如今大离无洞虚,渡劫乃是武道至极...”

        殿内服装各异的八扇门修士当即交头接耳,虽然这事离奇古怪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但...吐实丹什么效果,同为八扇门门人,不会不了解。

        周梧婉眸光再度撒向毫无惧意的苏若若,小妮子似乎满脸的视死如归,这么一瞧那还真有几分执柳宗圣女的风范,只可惜真气制住的情况下,想自尽都是天方夜谭。

        她再度开口,“少主是否心悦林先生?”

        苏若若第一次从除了师尊以外的女人身上敢到极深的惧意,她喉间一滚,咬咬牙,说:“是。”

        “两情相悦?”

        苏若若感觉事情肯定不对了,但吐实丹药效仍在沸腾,她只能继续承认,“也是。”

        喧闹的大殿之中,两女对视,充耳不闻其他声响。

        ——

        周梧婉忽而大笑,道:

        “押苏若若即刻发往京州长安问斩,本门主亲自去叩见圣上要一纸斩立决的诏书,公于天下!”

        “大人,这是为何?苏若若可是执柳宗圣女啊,早听闻裴如是极其护短,若是惹恼她...何况如今还要考虑那位林先生与青龙尊座的事宜...”

        周梧婉的声音很清晰,其他繁杂的声音当场虚无。

        立刻有太监颤颤巍巍跪地谏言,抓归抓苏若若,但要真斩,那是不可能的,有裴如是在场,朝廷不可能无视她。

        就算八扇门能胜裴如是,那估计也是极其惨烈的两败俱伤,大离中藏着掖着的渔翁还不少呢。

        “反贼之心已成,难道要我大离坐以待毙?妖女放虎归山才是大忌,如今暗中斩了,天子论座将近,裴如是不会无视利弊,送至京州,最好的结果是还能骗来她口中那位林先生,引蛇出洞,一石二鸟。”

        周梧婉心绪无比沉稳,呵呵笑道,“而现在,裴如是仍在凉州一无所知,奇门天师已然出关,拦住她不难,而苏若若一斩,她也无力发作...至于那林先生么,或许一腔热血慷慨赴死,若是他没有,那就最好。”

        “那就证明他心意不诚,所谓动情,只不过是见色起意而已,那我朝廷之中,自然可以使同样的美人计,至于是谁,本门主稍后自会请示皇上!”

        此言落定,整个大殿之中欢呼声一片,全在吹嘘周门主之心境,苏若若眸中稍有失神,浓重的心悸感在翻腾。

        ——

        “不用了,朕就在。”

        而帷幕之后,有一席赤金龙袍款款步出,他轻声笑道:

        “周门主心思缜密至此,此事全权由她操办!至于美人计,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皇帝的眸光缓缓撒向殿外,冬未至,已见雪。

        ——

        赵红衣捏着夜色中坠下来的第一片雪,低声喃喃着:

        “十月初八,小雪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