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四十三.龙体欠佳

四十三.龙体欠佳

        林不玄一惊,心里只有一连串问号。

        这这这...什么色龙?!

        本先生年轻气盛归年轻气盛,但你本是九霄之上的青龙,怎么能如此采补我个锻体境?

        这才过去几个时辰?你把我当牲口啦?!

        不过...话说回来,林不玄上下仔细打量着流萤,这妮子不喜欢穿衣裳而且苏若若的衣裳确实嫌小了点...但,这也正好能看个通透。

        流萤淡青鬓云洒落在那若隐若现的雪白之上,往下是一双曼妙修长的玉腿轻轻合拢,赤足点地轻轻踮起脚尖的样子,而她背后那自发摆动的龙尾一看就很Q弹爽滑。

        其实也不是不能再给...

        流萤忽然察觉到林不玄十分灼热且极具穿透力的目光,她终于反应过来了!

        呜呜...本尊...本尊这是说了什么虎狼之词啊?!搞得好像本尊已经被他调教地只知道侍奉他了一样!

        流萤急忙忙双手捂脸嚷嚷道:“你别多想,本尊是...为了...为了疗伤!方才本尊可以使用微量真气,现在又不行了。”

        这话倒没说错,流萤确实是为了疗伤,自己体内本来灵气真气全部紊乱成团,根本动用不了不要说,稍有念头还很疼。

        但之前...在林不玄面前“逞口舌之利”完发现自己体内有些暖洋洋的,而且不疼不痒不要说,甚至还能动用一丝丝灵气,所以后来又锦衣卫上车却没被发觉是因为她隐匿了身形。

        流萤还以为自己这伤瞬间好的差不多又能重新起飞了,直到过了这么一刻钟,本尊的高贵龙体又开始疼了...

        这种患得患失的安稳感在不断冲击流萤的理智,再见到林不玄当然就会直接了当开口,毕竟是为了疗伤嘛,也是没有办法的。

        体内有点真气起码心里能有点底,而且流萤身为修道巨擘,这随意调动真气都成习惯了,现在受伤动不了偶尔作妖一下就疼的她龇牙咧嘴的...

        林不玄当然能看得出流萤淡青色的柳眉在轻轻抽搐,多少明白了些,先天道体竟有如此神力?

        料想流萤体内真气如乱流,想用就疼,如今她尝到了一点儿甜头,怎么可能没有想法?

        诶!...你越是想要,本先生就越是让你求之不得!

        林不玄嘴角抹出一个浅浅的弧度,这是内伤么?这是调教辅助器啊!青龙尊座是吧?!嘿嘿...

        他一脸惋惜道:

        “我的道体流萤你也知道,是全大离绝无仅有的,这越稀有的东西自然产出越少,在下先前好心好意帮你,你居然反过来责怪我。”

        然后林不玄戏精附体,抓着胸前泪眼婆娑道:

        “流萤你真是太伤我的心了...”

        流萤看着林不玄的神色,当即心口一疼,原来...原来不玄他是一片赤忱之心,本尊居然错怪他了,还把他当成好色之辈,那现在...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流萤轻轻攥着林不玄的一角,愁容满面,软软道:

        “不玄我错了...流萤可以补偿的。”

        她的声音一改往常的清冷,变得有些软软糯糯,听起来怪软绵的。

        “那把尾巴伸过来给我摸摸...”林不玄直截了当,语气中带着点点不耐烦的样子。

        “啊...啊...是,好...”

        流萤见他露出的不耐烦瞬间慌了,愣了愣就刚刚把这数千年除了自己绝没有任何人染指甚至都没几个人见过的尾巴摆向林不玄,龙尾由于紧张而在空中僵直。

        林不玄自然不会客气,这等稀奇的玩意儿,那岂不是刷新认知?

        流萤的尾巴长长的而且一看就很有韧性,早就想rua了。

        嗯...入手的手感很温凉,没有预想中的那般冰冷,反而像是在摸一块温玉...与她的角质感很像,都像一块质地上好的青玉。

        尾巴尖圆圆的,怪可爱的,林不玄好死不死捏了一下,却听得一声短短嘤咛...

        他手中的龙尾滑了出去,林不玄目光追及,方才还腰杆挺直的流萤已是跪倒在了地上,面红耳赤,甚至几乎能看得到些许白雾升腾。

        “求...求主人饶过...流萤,流萤下次不敢了...”

        流萤没什么力气的哼哼道,尾巴虽然是弱点,但其实根本没有这么敏感,甚至刀剑相向都没什么感觉,可是...林不玄的手指好厉害!

        林不玄有点震惊,自己本来是真没想欺负流萤的,是真的一本正经打算涨涨见识的,没想到这尾巴一擒拿你就变成这样了?

        这就是真龙道体么?真是有够好笑的呢。

        “就这?”

        林不玄轻笑一声,随手揪了一下流萤的尾巴尖儿顺手还弹了一下。

        流萤掩着唇龙吟却依旧回荡,一双龙瞳之中绯色遍布而后眼白轻轻上翻,落下几滴不可多得的龙泪。

        林不玄搓搓手坐了下来,青龙尊座?不过如此!

        ——

        林不玄在车上翘着二郎腿饮着茶,舒舒服服得了半个多时辰的空闲,还有空去观览观览那本剑典。

        适时,流萤悠悠醒转,发现自己靠倒在桌上,难道方才那都是黄粱一梦?

        而她望向林不玄,喉间自发滚了一滚,眼神稍显迷离,当场反应过来。

        不对!刚刚不是假的!

        流萤警惕起来,连忙默念清心咒,然后正巧牵动了体内的伤势,又是一疼。

        她可怜巴巴的站到林不玄的面前,并拢双腿,长尾垂下,微微抬起螓首乖巧道:

        “主人已经罚过流萤了,能不能给流萤一点点...奖赏?”

        这正中林不玄下怀,他温和笑着摸了摸流萤顺滑的发丝,然后一本正经道:

        “不能。”

        流萤愣了愣神,呆呆道:“主人...怎么这样?”

        林不玄轻咦了一声,问道:

        “我是主人还是你是主人?是你想要就能要的了?”

        得言,流萤浑身一颤,连忙道:

        “流萤不敢...”

        “这就对了。”林不玄清笑一声,“凡事都得靠自己争取嘛...”

        (我对不起大家,我好恨自己,变成了一个只会开车的傻瓜)

        (本章讲述的是一个敢作敢当勇于承担自己过错且弥补后发自内心愿意自力更生的故事,当真可歌可泣,好哥哥们别举报,给你们磕头了,砰砰砰)

        (上个标题变成*号了可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