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三十六.被截胡?

三十六.被截胡?

        鸩雀,是灾鸟,也是毒鸟,好以毒蛇为食,取其羽入酒,酒越醇,毒愈烈,浅尝者七步断肠,顷刻间五脏俱溃。

        但朱雀是祥瑞之鸟,怎么灾鸟也敢冒头跟上的?苏若若之前也没想过这事,如今得流萤一言,她终于明白了,这不是百鸟朝凤,这是送行。

        “朱雀已逝,那万千红云之上的庞大雀影...”

        苏若若托着下巴,喃喃低语。

        “是虚影,也是幻象,这是她最后一抹残魂,如今神兽之列,只有本尊一龙尚存了。”

        流萤接过话茬,缓缓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唏嘘,但她面无喜怒,瞳中不见悲喜。

        “人间之势,时况愈下,居然连本尊都无法触及洞虚境...”她抬头很认真地嗅了嗅,接着道:

        “可这天地灵气充裕程度不降反增,问道极境怎么会有隔阂?”

        短短几句话几个动作,流萤就将自己的大能气质勾勒的非常通透。

        苏若若听着看着,心中有些折服,果然初见那个躺在林不玄怀里一脸娇羞地问要不要下蛋的才是假的青龙吧?

        视过往如云烟,这般英气十足的才是青龙尊座该有的样子!

        而流萤缓缓回头,脸上依旧没什么神色变化,她问:

        “不玄你们想要鸩羽做什么?”

        林不玄也注意到了,流萤骨子里藏着的高傲是根本掩不住的,不过...也正是这份高傲,很勾人。

        试想一下,这万人朝拜的青龙,人前那是高贵无比的尊座,眼神里饱含轻蔑,视人如蚁,结果在私底下会对自己俯下身来轻轻跪倒,然后极尽屈辱却不得不照办的样子...

        好!

        好极了!

        心意丹用来审人?我看你们这帮土著是完全不懂哦...

        “咳咳...”

        苏若若看林不玄久久未回话,有点发呆的样子,就晓得他肯定是又想些坏事去了,便是横了他一眼,轻轻咳嗽两声,拎回他的思绪,接过话茬道:

        “流萤前辈,我们寻鸩羽是要杀人,如今大离乱世,有人手眼通天却只贪图享乐,非但不作为还想使天下宗门群雄割据,唯恐天下不乱,当斩!”

        苏若若说的还挺正气凛然的,话罢了她还伸出手恶狠狠地横空比了个一刀斩落的动作。

        不过林不玄是觉得没啥可以诟病的地方,毕竟自己再怎么说也是执柳宗挂名的先生,这收了人家的俸禄还不要紧,既然拿了人家圣女,虽然还没有深一步了解,但再怎么说也得负责啊...

        不论自家宗门的目标到底是不是为了大离谋福利,还是只是裴如是的一朝野心,就是自己想阻止也没有那么容易。

        毕竟大离还是崇武,修为不够一切都白搭。

        再者,裴如是给林不玄的印象还不错,言出必行的性子很好,纯野心的可能很小。

        听苏若若这妮子所说,裴如是成为这魔门首座其实也是有隐情的?

        虽然林不玄向来喜欢听话只信一半,但苏若若这妮子对着自己说不来谎,一说就脸红,很好辨认。

        而且如今的皇上好像确实不得行啊?说是大离九州八扇门眼线遍布各地,怎么这鹿州坠龙无数人兵刃相向都没有出来管辖的?

        他便是对着假装沉默不语实际上是在乖乖征求“主人”意见的流萤微微点头。

        流萤得到肯定的回应,回眼便是一脸的风轻云淡:

        “本尊再怎么说也是龙,是兽,融不进你们人类修士的地界,这大离世间,不论你们要闹出多大的花来,本尊都管不着。”

        她的模样要有多坦然有多坦然,林不玄忽然觉着,这是一块当演员的好料啊...

        “何况——”流萤还拖长了声音,正色道:

        “本尊如今只是空有龙躯,修为都无法动用,根本不足以乱世,而你们二人救了本尊,本就有恩,何必来问本尊的意思?”

        听得此话,苏若若正松了口气,还想着再问流萤两句千年以来的八卦的,却瞧见那空际红云之尾,有一只如鹰大小的紫绿鸟雀扑闪着双翼,喙下有根纤羽闪着亮光,翼中似乎还散下些许飞尘,落地使得小片草堆瞬间枯败。

        “鸩鸟!真的寻到了!”

        苏若若欣喜出声,随手打出一道掌风直直打向那只鸩雀,深色的掌风直贯长空,却在鸩雀的面前不远处发出一声刺耳的爆响。

        那只鸩雀受惊,瞬间扑扇着双翼极速消逝在空际。

        被截胡了?

        苏若若眉间紧皱望向这鹿州周围,此地很偏僻,是红云散尽前的最后一抹余晖,而具流萤所说,这也是朱雀的幻象,此等时机,错过就不再会有了。

        寻常林中寻鸩雀,既难又没有那么多时间。

        可直到那鸩雀消逝在眼底,也没有人再出手将它拿下,不是冲着毒羽来的?

        那就是冲着林不玄来的了?

        苏若若打量打量林不玄,自己的话还真没错,如今他就是一块烫手山芋,他的才华计谋与否,或许还没有被世人通透。

        毕竟在这几州之间徘徊往复,显山露水也只是在私底下的,本来是回宗折服裴如是之后,在宗内稳妥发育其他人都动不了他分毫。

        但他这一手抱龙而归,造势那可绝对不小,在大离翻起的风浪很大很大。

        如今青龙创伤未愈,还有机会拿下,痊愈之后,那岂不是花落谁家谁家独大?

        有人在这个节骨眼上挑准时机截胡也很正常,但苏若若颇感凝重,她是如今二人一龙当中的最强修为,若是遇上有备而来的宗门大势,那确实有点难搞。

        草丛里传来整齐划一的声音,四下蹿出来十几二十个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手上皆是不知名的机括,机括的口全数将三人围住。

        “八扇门休门锦衣卫?朝廷的耳目果真够多,没料想这般快就抵达鹿州要拿人了?”

        苏若若皱着眉头呵了一声,周身是十六个锦衣卫,按修为算,皆是金丹境,算是大手笔,而且他们手中的机括自己还没见过,估摸着是杜门研发出来的新火器?

        “苏小主明白就好。”

        云层之上,缓缓落下的一个人影,声调很尖,林不玄一听就听出来了,这家伙是个太监!

        那太监落地稍稍打了一个稽首,道:

        “鄙人休门门主,孙弃山,见过苏小主,奉殿下之命捉拿反贼,请小主跟小人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