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三十五.她还谢谢呢

三十五.她还谢谢呢

        林不玄算是了解此獠当诛榜的,这榜倒不如说是天下最令人嫉妒的男人榜单。

        上榜其实不难,可以是相貌出众,可以是气运够好,也可以是身旁莺莺燕燕环绕,但上榜不是什么好事。

        苏若若的话一点儿没错,其他不知晓的人未必能将林不玄与京州散修,执柳宗先生,鹿州天师联合起来。

        但...那些手眼通天的顶流宗门就不一样了,他们心里绝对清楚。

        而林不玄就拿一个执柳宗新晋先生这一个名头都够他被暗中通缉的,而现在上了此獠当诛榜,那就更好,都可以开诚布公的表示要下手。

        榜上三点,一容貌,二气运,三身边女子。

        林不玄感觉自己好像把不能踩的雷全踩死了,甚至还补了一点修为低微。

        这么一想,他自己都觉得不上此獠当诛榜魁首有点过意不去了。

        大离崇武,自己没修为还混的如此风生水起,何德何能?

        假如自己修为够硬,那管他什么此獠当诛榜魁首?就是独霸一榜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自己现在这个锻体境的修为,确实是不够看,不说别的,起码也得值回心意丹吧?

        念至此,林不玄终于静下心去翻看那本苏若若送给自己到现在摸都没摸几下的剑典,翻开第一页,微微泛黄的纸面上写着:

        第一式,有凤来仪。

        ————

        流萤醒了。

        作为一条龙,真龙道躯强横的很,要恢复外伤再轻松不过,天雷所致的伤这么几个时辰过去,已经痊愈了大半,如今化成的人形之上,看不出任何一道疤痕。

        但...天道劫雷可不止是外疮而已,那是由外及内的,从每一枚鳞片一直到心魂,流萤稍稍想动用体内真气...

        疼,非常疼。

        心神大创,要想恢复渡劫的修为估计都得修养很久。

        她睁开眼睛,入眼是条白裙,不过有点儿短,上半身露出了一半的小腹,而下半身则根本遮掩不住龙尾。

        昨夜身上忽然传来些微难受的束缚感,导致她都没睡好,流萤还以为是林不玄趁虚...便只敢咬紧牙关不敢发声,现在才晓得,原来是穿了衣裳?

        不过想是不玄怕自己难受,所以故意挑的这般短的衣裙吧?流萤习惯习惯,还蛮开心的,这是不是代表林不玄把我当人看?

        苏若若要是知道她这么想,估计要气疯了,因为这衣裳是她的,换上去的时候她就深感两人有差距,嗯...差距还不是一般的大!

        当夜帮她料理完外伤,苏若若是一点睡意与静心的想法都没了,闷闷地去小酌了两杯从上家酒楼顺回来的私酿。

        不过,人家修道了几千年才有这个规模,本小主才十几载,想必日后一定会发力的!

        苏若若本来还想着寻林不玄随便扯扯的,谁晓得那厮在这时候居然抱着一柄剑闭上双眸处于问道的状态了?

        还真不探头进来打量本小主?什么意思嘛...果然还是喜欢身段修长又...够大的吧?

        苏若若心里有点儿忿忿不平,却也没去打扰林不玄问道。

        你还真别说,这家伙老老实实坐的笔直怀中抱剑,双眸紧闭,些许秋风吹拂过他的脸庞带起几缕发丝飘扬,借着这微亮月色,还蛮好看的嘞....

        她急忙忙拍拍自己因为饮酒而发热的双颊,轻咬舌尖,清醒过来,身为执柳宗圣女,居然差点犯了花痴...

        ————

        “这是哪?”

        流萤坐起身子怯怯望着眼前两人,但她的声音很清冷,似乎是性子还不能完全放下来。

        “酒楼,流萤你的衣裳是若若换的,等事了我们就回京州为你疗伤。”

        林不玄收起剑,满脸“我可是正人君子,什么乘虚而入,落井下石,偷鸡摸狗的事可不会干”的表情。

        “谢谢你...”

        流萤轻声说,朝着林不玄轻微点了点螓首,两只泛着波光的龙角显得分外可爱。

        不过她的语气里听得出有些怯怯的,想必是记起来自己被林不玄喂了心意丹的事实,似乎是怕他下达很多难以启齿的命令。

        林不玄当然看得出来,他笑道:

        “不用拘束,在下喂你心意丹也不过是怕你控制不住心中死志而已,并不会对流萤你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来。”

        当时流萤稀里糊涂答应,多半有心神肉身两受创,心思不稳的关系,现在回想起来,那自己本是高高在上的青龙,让她如何面对?

        林不玄一脸风轻云淡,废话,这系统上面板都绑的牢牢的了,你这满点的好感也是藏不住,想这青龙妮子估计还是外冷那种性子?

        那可真是...太好了!

        流萤摸摸自己腰间轻轻绑着的绷布,她心里暖洋洋的。

        人与人之间果然是差距的,当天坠空下来身旁围的那些人,他们眼中都是贪婪,而现在面前的两个人,皆是真意。

        流萤朝着两人眨眨那双带着点点绯色的龙瞳,认认真真道:

        “恩若再生,无以言谢,流萤唯有以身助力...”

        苏若若抱着手臂,在她的眼里,这呆呆青龙那是被忽悠了又忽悠,结果到头来还谢谢咱们呢...

        林不玄说的话你也敢信?!若是他有个元婴境的修为...那你觉着你现在还能保得住全身?

        而适时,天边正泛起鱼肚白,苏若若连忙收整自己的妖女心性,将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搁在一旁,拽了拽林不玄道:

        “日出东方,朱雀要回巢了,赶紧准备。”

        流萤歪了歪脑袋,“朱雀?你们要找她?”

        苏若若转过头来,差点忘了眼前这只是青龙尊座,然后朝她摇摇头道:

        “朱雀回巢引得万鸟齐飞,我们要寻鸩鸟的毒羽。”

        “哦...她也没消逝?”

        流萤轻咦一声,瞳中光芒跃动。

        “听闻是朱红雀鸟降世化形,引动奇观,其他就不晓得了。”

        苏若若一面携着两人从窗户跳出去一面解释。

        正当此时,天边忽而踏来万千红云,掠过整个鹿州的上空,红霞之后,群鸟连绵成画。

        流萤一怔,目光落定,她轻声道:

        “朱雀还是死了,终究不是凤凰,百鸟朝的是凤,而不是她,怪不得灾鸟也会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