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三十四.榜上魁首就是你!

三十四.榜上魁首就是你!

        苏若若脚步再度顿下,眸中闪过一道微光,她忽然理解了林不玄这句话的意思,嘿嘿一笑,偷摸着面对面传音道:

        “不愧是林先生,你连这青龙尊座都敢骗啊?”

        苏若若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了如指掌了,好家伙,林不玄这厮胆子大的那不是一点点!

        他打了一手信息差,苏若若看得懂这个。

        先是与流萤极为难得地通了悲欢,使其多多少少有几分好感,而后当众踏空而来,于整州之面将其打动,使得流萤术法没能放出,功法反噬,龙形都不能撑住,散入林不玄的怀里,征求同意之后随便为了一枚丹,假装是心意丹。

        然后他再稍稍说道两句,以当时已经神魂溃散的青龙单纯思量之下,自然分不出真假,等她醒来,肯定会以为自己真的被下了心意丹,那确实也符合林不玄所说的“绝对顺从”。

        真不愧是我执柳宗的先生啊...当之无愧。

        苏若若相当佩服。

        毕竟这可是青龙!

        古神兽之一,纵使如今不如当年冰封八千里雪路的道行之巅,那也是渡劫极境的大能,还是真龙道体,如若假以时日她创伤一愈,天下还有人能与之论道么?

        师尊都未必能与她战平吧?

        可林不玄居然连这等至高大能都敢骗,真狠啊...要是事后被人家得知了,那岂是一句“万劫不复”能言说的?

        而且以林不玄的心性,那估计是正经没两天就原形毕露让这青龙尊座俯首称臣然后无所不尽其用吧?

        如今流萤是虚有一身龙躯,受创至此,估计连打个金丹都够呛。

        那要是被林不玄压着压着真的养成习惯了怎么办?

        苏若若听林不玄在车马上讲过一个小树桩栓象的故事,说是从小象栓到大象,纵使身形暴涨力大如山也逃不开那根细长枷锁,甚至连挣脱的想法都没有。

        苏若若原本以为他要说的是什么类同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道理来。

        但谁晓得林不玄一本正经地告诉她:

        “感情这种事是很难一方为主的,除非...把对方从小就拴住。如同在一张白纸上留下相当浓墨重彩的一笔之后,那她不论怎么逃,纸上终有留墨,成泼墨山水也好,成细微一点也好,她都是逃不掉的。”

        苏若若觉着他很可能在影射哪个如白纸般的小姑娘被他把拿了心绪还不自知,当时是调笑了两句的,结果林不玄望向她的神情很古怪,有一种看白痴的感觉...也就没后话了。

        现在想来,林不玄原来是早就想着虚假造势往白纸上泼墨了?想这流萤估计就是第一张被他染指的白纸了吧...啧啧...

        等等!苏若若一脸得意的“本小主早就把你看透了”的表情当场凝结。

        好像哪里不对啊!

        那个时候,哪有什么白纸等着他?唯一的白纸是自己这只白羊?

        啊?!

        本小主才是林不玄说的那第一张白纸啊!

        原来他当时就是在暗指本小主一定跑不出他的五指山?

        啊...这这这这这...!

        苏若若终于反应过来了,没文化果真害死人啊!林不玄说的话文里文气,当时自己都没有理解通透,现在一想,怪不得他那副神情啊...

        本小主是自己笑自己了?

        苏若若颇感一股浓浓的无地自容感,纵使是现在还抱着流萤,她都羞愧到想要捂脸,然后她猛的一低头。

        满脸的芬芳软腻,怀里的流萤发出梦呓般的哼声,苏若若又连忙抬头,看清自己刚刚扎猛子的地方,这下脸上更红了。

        但她一声不吭,让流萤以为是林不玄干的就好...

        一旁的林不玄看的有点傻眼,看不出来你个明眸皓齿的,还是个女流氓?!

        哦...我就是被你见色起意绑回执柳宗的啊...那没事了。

        苏若若没有转过头去看林不玄,林不玄自然不会自讨没趣上去说她,心里说这妮子归说,但他完全看得出这妮子一副羞愧的模样,也不知道是胡乱联想到哪儿去了。

        然后就是一连串叮叮叮的响动在脑海中翻腾,羊毛果然还是自动薅的来的好哈...

        ——

        两人再寻了一处酒楼住入,离天亮还有两三个时辰,鹿州坠龙刚刚事了,长街上的熙攘方才结束。

        苏若若很小心地将流萤裹得严严实实的用着执柳宗的隐匿法子进房,要不然这店家肯定不让进。

        试想一下,大半夜,长街上空无一人忽然飘出一个白发女孩儿手里抱着一具裹得严严实实但一眼能看得出人形的躯体要住店,这是什么情形?

        那就算没被当场吓晕,估摸着也得一边念着大悲咒一边急急忙忙联系八扇门。

        苏若若虽然莽,但这么简单的利弊她还是晓得的,如此节骨眼上,什么事都不能让八扇门及其他任何人知晓,毕竟流萤疗伤之后,可是渡劫境至高战力,大离不可多得的巅峰。

        至于鹿州...那还是必须得留。

        毕竟自家发往鹿州的行踪早已暴露,若是这正巧“天师坠龙”刚过,堂堂苏小主居然连最近的一次朱雀归巢都没等便两手空空回了宗?

        那不被怀疑才怪。

        苏若若分析明确,随口告知林不玄询问他的意见,得到是林不玄肯定的回答:

        “少主说的有道理,果真才思敏捷。”

        苏若若都觉着自己都点儿飘飘然了,她望了眼林不玄,直言道:

        “到时候回京州的路上,先生一定得打起万分精神。”

        “我明白。”林不玄点点熟睡的流萤,“怀璧其罪嘛...”

        “不是她...”苏若若摇摇头,摆手笑道:

        “如今先生你,才是这枚璧。”

        “?”

        “待至鹿州坠龙的事情传完,想是先生以凡人之躯先后入执柳宗,与宁圣女结缘,抱走青龙少女,在那些完全彻查清楚的顶流宗门男修眼中,你就是当之无愧的此獠当诛榜,魁首!”

        苏若若说罢,旋即起身,她锦簇成团的白裙飘忽,携着流萤入浴,没给林不玄反应的机会。

        “本小主给流萤洗洗身子,稍稍料理一下她的外伤,你若是敢进来偷窥,本小主亲自挖了你的眼!”

        临至关门前,苏若若还探出螓首伸出两根手指朝自己双眼比比然后对林不玄做出一个恶狠狠的直刺动作。

        林不玄当即点头如捣蒜。

        说的好像你们俩我都没看过似的,拜托...不就一条青龙,一只白...吗?

        但这魁首?

        来的有点儿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