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三十.通了悲欢

三十.通了悲欢

        酒楼往下,吵嚷的声音不绝于耳。

        “不砸死你!”

        “让你个色胚只晓得去满足自己的眼福...没伤到哪吧?”

        苏若若双手抱臂,横了林不玄一眼,没什么好气地嘟囔着,眼底余光还是老老实实地在他身上打量打量。

        “在下有少主的招式护体,自然胆大,再者说,外头那些胭脂俗粉怎比得过若若?这不是多亏了我见色起意对着少主两步上前正好避开...”

        得言,苏若若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

        不过区区十几息,楼下坠龙的周遭便已是人头攒动,人修妖修是围了一圈又一圈,而长街上不时还有人在快步跑来,甚至能见几道遁光刺破夜空,极速驶来。

        林不玄和苏若若站在酒楼的断口往下望,借着依稀的灯火与月色,能看得清那是一条长约数十丈的龙,身段修长,通体呈一种很通透的青色,看上去有如璞玉。

        只不过它过半鳞片染血,似乎已经奄奄一息。

        “奇了...这般长的龙,那是过千年的道行,怎么还会坠下来?”

        苏若若皱着眉头喃喃道,龙,在大离也是极为罕见的珍禽异兽。

        毕竟化龙是要渡过天道劫雷的,妖修比人修的路更枯燥更难走,所谓道行,那都是按年限来算的。

        所以真龙难能可贵,其修行的高度也就可想而知了,一成龙体,即使仅凭肉身都能与元婴修士交手。

        至于什么能肆意在空际遨游,吐息有如奔雷?

        那都是小事儿,修至青龙那个高度,一口气冰寒八千里雪路至今千年仍是终日雨雪。

        “千年?”

        林不玄目不转睛地盯着楼下那条一动不动的长龙,鹿州修士最近的都得退开一丈多远。

        在苏若若牵着自己手传输点点真气的情况下,林不玄仍是感到相当的胸闷,想必就是传说中的龙威了,这么看来,能驭龙者,那都是大士啊...

        “那这龙得是什么修为?”

        苏若若神色冷峻,严肃道:

        “不好说,龙种繁多,多以鳞色划分,而青色是凌驾于所有龙种之上的,因为青龙只有一条,那是四神兽之一,与朱雀齐名,不过听传闻是这四神兽早死绝了,不曾想鹿州先后得见朱雀青龙?真假难辨。”

        “但就这千年道行来说,那肯定是超脱元婴境的,纵使它现在奄奄一息龙鳞碎裂焦黑大半...焦黑?!”

        苏若若念叨着念叨着忽然一顿,她再踏前两步,踩入空中居高临下地仔细观察了一眼那条坠地的青龙。

        “那是雷劫的痕迹,这条青龙刚刚在渡劫!但它失败了,所以才坠了下来!”

        苏若若惊道,身影又再度飘回林不玄身旁,看他气息有些不顺,想是龙威所致,连忙抓起他的手送些真气进去。

        “你先前不是说蛟化龙得渡劫,这真龙怎么还要渡劫的?”

        林不玄看着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下意识攥了攥。

        苏若若再度横了他一眼,虽然这奄奄一息的龙威只会让人难受而已,她却也没把手挣开去看林不玄的好戏,闷声闷气道:

        “化龙是渡劫成龙,是不求境界的,只要体内蕴含真龙血脉,道行一足就可以去渡劫,但这不代表化龙后修为达至渡劫境就不用渡劫了。”

        “倘若这条青龙渡劫成功,那它就是跻身成为大离唯一一位洞虚,也就是仙道,但很可惜,它失败了,纵然龙躯强横无度,受天雷击打而未万劫不复,但如今它不过风中残烛,坠下九霄落入鹿州。”

        念至此时,苏若若叹了口气道:

        “蛟躯尚为浑身百宝不可多得的奇珍,这真龙,还很有可能是青龙的渡劫仙兽,那可不是百年难得一遇,千载难逢的神物奇观了,此消息传开去,此届天子论座搁置都有可能。”

        “想是以青龙之傲,九霄之巅肆意遨游的存在,一朝渡劫落败,坠入人间竟要任蝼蚁鱼肉,那估计它心间更是有如千刀万剐,这帮贪图荣华的修士是不晓得若是将其惹恼,心生天地同寿的意念,那说不好整个鹿州都要陪葬。”

        “渡劫一怒,伏尸千里。”

        苏若若本是皱着眉头言说的,忽然她指着酒楼下那群已经按耐不住几欲拔刀的修士们哈哈笑道:

        “你看你看!这大利当头,人与妖都没有任何分别了,皆为一己私利,大离天下还分什么正邪呢,好笑!”

        “接下来这群人会为了争夺这条龙而互相出手?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林不玄抱起手臂,往后的剧情应该还挺好猜的,大概是什么互报宗门名号想要分一杯羹,然后自然谈不妥势必会大打出手。

        这螳螂之后的黄雀,还在楼台中看戏呢。

        苏若若嘿嘿一笑,“先生果真聪慧,不过这黄雀是我们还是青龙都不明了,这些修士眼里红了只看得到这条龙的宝贵,却不去思量这是什么龙,有什么修为实力。”

        “几年前本小主得见师尊出手,那是渡劫神境之力,开山断河?一眼足矣。料想这青龙虽是已经朝不虑夕,但它也是一枚渡劫。”

        “不过,本小主身揣师尊给的道符,就是此青龙要发难,也奈何不了你我二人。”

        苏若若话音落罢,酒楼下的吵嚷声愈发响动,伴随着一连串“乒乒乓乓”的兵刃相交声,绚丽而又匹练的真气在夜空中散开,像是几朵烟花。

        林不玄缓步上前,往楼下望去,青龙周围无数方才张望的修士已经大打出手,武学功法,兵刃法符,无所不尽其用。

        有滚烫的血珠撒在青龙的鳞片上,而这条长龙忽然睁开了一双龙瞳,瞳中干净,澄澈,且带着深深的高傲。

        青龙望着眼前的一大片人修妖修兵刃相向,惨叫声,喊打喊杀声不绝于耳。

        而它将头垂下,放下龙瞳中沉淀的波澜不惊,再次合上了双眸,仿佛老僧入定。

        长龙身负枷锁,满心疲惫,却沉默安详,如同在世间艰难前行的众生。

        “别去看那龙了,免得被波及,过来喝酒,店家都跑了,本小主顺了两壶藏酒。”

        苏若若嘻嘻笑道。

        林不玄却发觉自己内心无比空明,龙威带来的压抑感?了却无踪。

        他缓缓说:

        “我想,我跟它通了悲欢。”

        倒下的龙忽然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