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二十九.坠龙

二十九.坠龙

        鹿州,入夜,华灯初上。

        酒楼雅间内有两人对坐饮酒,身材小巧的妮子面上的红坨很是明显,照应着摇曳的灯火,倒显几分与之身材不符的娇媚。

        “所谓心意丹...”

        苏若若知道自己醉了些,但也没压醉意,反而开始给林不玄说道说道,

        “那是极上品的丹元,让人吞服,再引动真气灌输后,可指使其听从你的一切号令例如...为奴为婢。”

        “也就是说只要吞丹,你说什么这人就做什么,基本可以无视一切外界因素,例如修为啦之类的。”

        “但前提是她吞丹前心绪没有抵抗,是一种同意的状态,昏睡之类是不算的。”

        “通俗点说这心意丹就是一个可以随时打下的奴印...”

        “一般都是用于什么敌宗拜投,宣誓效忠之辈,排除异心,但此丹品级很高,造价昂贵,成丹率低的吓人。”

        “先生怎么想问这个的?是不是在地上拾了小单子类如什么‘让人百分百乖乖听话的仙丹丹方密售,错过后悔修道五十载’?那都是骗人的,我执柳宗都没几枚心意丹。”

        苏若若摆摆手厌弃道,林不玄眼神微微一顿,不曾想,这修仙界地上也有什么神秘小卡片?

        “那吐实丹又是什么?”

        林不玄自然不会说自己手里就有这么一枚完美成色的心意丹,点点头装作是拾了单子的样子,又暗戳戳问。

        “这就更罕见了,是八扇门惊门一家独产之丹,材料稀有以及成丹难度极高,五六年能出一枚就已经很好了...”

        “而它的丹效也很简单,就是吞下去三个时辰之内说不了半句假话,而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当属大离九州最为霸道的审讯丹。”

        苏若若悻悻叹了口气,又道:

        “只可惜这种丹八扇门藏的很好,咱们宗门也没摸到手一颗,不然用来抓个朝廷大官来盘问盘问也好...”

        林不玄有点心惊,敢情自己手里头这两枚奖励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至于这用法么...有待考量,或许能用在意想不到的地方?

        总归,都是好事。

        ——

        酒过三巡。

        林不玄面上还好些,反倒是苏若若这元婴大能眼神有点儿迷离,她轻声嗫嚅着问:

        “先生为何想到来大离?你武学未曾接触,大离这种崇武地,与你有些不搭吧?”

        苏若若很好奇。

        时常听着林不玄说些奇奇怪怪从未听过的词语,那估计都是神州上的东西,她一直想问来着。

        听林不玄说神州的人都不修道的?那他们平日里那么多空闲时间都做什么?发呆么?岂不是很无聊?

        林不玄看着眼前的小妖女将娥首轻轻搁在桌上,怎么看怎么软。

        他心里微微有些无奈,谁说我想来了?当年说穿就穿了,有给我选择的机会吗?

        但...林不玄将苏若若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总算一年熬到头...不亏!

        便是正经道:

        “本是被迫,现在的想法是既来之,则安之。”

        “被迫?”

        苏若若嚼了嚼这两个字,闷闷地推了推酒杯,“有人害你?我杀了他们好了。”

        “也不是...那是位面之外,离大离很远很远,现在算是顺了心意,没什么不好的。”

        林不玄摇摇头,若若果然还是这般心性,但蛮真切的,他心里稍稍一暖。

        “那...若是时机合适,先生想不想回去?”苏若若眨巴眨巴眼睛,继续问,眸光安定。

        “想的。”

        林不玄点点头,苏若若听这话忽然抬起娥首,星眸一顿,瞳中落艳,眸子里似乎有几分黯淡转瞬即逝。

        也是...那是人家故里,怎么可能来了大离一两年就不想回去的?

        “能带着几位仙子夫人回去转转应该蛮不错,这大离人人修道,日子还是闷了点儿,神州上有意思的物件可多了去了。”

        林不玄故意把话说一半,就是为了看苏若若这妮子有点点吃瘪的样子。

        “浑人...还想着几位呢,人心不足蛇吞象!”

        苏若若自然中计上当,没好气地嘟囔了一句,又瞧见林不玄站起身往窗外探头,心里愤愤不平:我呸!那群妖女就这般好看呗!

        你等着,等本小主回了京州也去买一对耳朵尾...不对!是去买把戒尺,非把你打的嗷嗷叫不可!

        “本小主与师尊,谁好看?”

        苏若若忽然抛出这个送命题,林不玄一惊,差点把杯中酒从窗口撒出去,浇楼下的狐耳少女一头。

        “若若与宗主都是宛若天上谪仙般的不可多得的女子,单论容貌那自然都是无可挑剔不分伯仲,宗主可能略胜些许成熟的韵味,不过,若若还有的是成长的空间...来日可期。”

        林不玄努努嘴,苏若若并未回头,仍是老老实实趴在桌子上,但她耳根微粉,已经暴露了。

        自己这话也是发自内心,两人皆是绝巅谁赢?

        那肯定是若若了,毕竟时候还长,往后的能体验的阶段不是多了去了?

        苏若若耸耸肩,林不玄的蛮露骨蛮直白,身为魔门妖女,自己早就说习惯了,可听别人嘴里说出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与些微开心,她伸了个懒腰道:

        “唔...真的?都没人当面夸我和师尊来着...”

        苏若若不像是调笑,这语气听着还蛮正经的。

        得言,林不玄眸子一亮,算是弄清楚了一点,敢情这苏若若和裴如是都不晓得她们本人的姿色那是拿倾国倾城来比都不够啊?

        不过那也确实,执柳宗师徒二人那都是什么级别的魔头?

        招惹一句那就去下辈子见了,当面夸姿色?若是被当成轻佻调笑,估计无异于地府排队拿号的直通车。

        世间只传师徒凶名凶名,不传美名,这么一来二去之间,二者心中生出自己相貌平平的念头也算是勉强可以理解。

        没人敢夸?那正好,便宜了本先生。

        林不玄凑上前去,靠近苏若若耳珠悄悄咪咪道:

        “我几时说过假话?在下都馋到意乱情迷于宁羡鱼面前失神了,若若怎还会觉着自己没几分姿色?”

        苏若若感觉林不玄的吐息都已经喷到自己脸上了,瞬间醒了酒,连忙起身跳开一步,怕是再晚几息自己就借着醉意将唇送上去了...

        原来本小主真有这么...

        不行不行...

        道心空明...道心空明..道心空明!

        “你!”

        苏若若伸手点点林不玄,正欲说道些什么,就听窗外传来极响的坠落声,连带着这酒楼的窗台一半被瞬间压塌崩毁。

        “有凤来仪?”

        林不玄本是靠在窗台的,正巧去挪开两步去贴苏若若的俏脸,不曾想应由这轻佻举动,使得他身上一点剐蹭都没有,甚至还有闲心扯上一句。

        “不。”

        苏若若摇摇头,拉过往前踱步的林不玄,稍稍上下打量,清声道:

        “是天上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