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二十七.鹿州有妖

二十七.鹿州有妖

        鹿州,地处大离极北,却四季如春般温润。

        曾经是个鱼米之乡,如今是执柳宗宗主裴如是故里,是整个江湖恐其凶名,不敢贸然涉足的地界。

        也是大离九州唯一一个默许妖修入境之地,朝廷并不会对鹿州之内的无证妖修进行管辖——有不少高官达贵喜好特殊,会去搜罗购买化形的妖当做玩物,上了八扇门检查过的牌照,那是可以被朝廷允许的。

        这不管鹿州将至当做妖修与人修沟通的桥梁,那估计是朝廷多多少少有点儿恶心裴如是的意思。

        不过裴如是本人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谁会和一帮马上就要死的太监置气呢?

        而鹿州有听闻朱雀降世,得引百鸟朝凤的奇观如今也是传开了去。

        现在的鹿州蛮是热闹,走街上都是道侣手挽手来慕观问道的,还有不少或是头生犄角,兽耳,或是背上双翼,长短不一的尾巴的化形妖修大摇大摆的走动。

        苏若若应了林不玄的意思,手被他攥在掌心里,感觉有几分温热,不好意思也是有一点点,但...这是为了修行!

        她偷偷瞄过林不玄的表情,这登徒子果然眼神不老实!分明本小主在侧,他的眸子却盯着那帮真妖女的犄角尾巴看个不停!

        那群妖女还好不害臊地转过头来冲他笑笑,我呸!

        一帮见色起意的白痴妖女!

        看这男人生得好看就被盯着看身子也无所谓了是吧?!

        我呸!下贱!

        拜托!他旁边站的本小主眼神如此凶厉看不着吗?还敢抛媚眼?!我踏马...

        “我们是来寻鸩羽的,不是满足你个登徒子的!你若是喜欢,等事了了就去‘忘温阁’里撒银两玩个爽!本小主亲自给你拨款,实在喜欢就抓一只作奴回宗得了。”

        苏若若气呼呼地使劲拉低林不玄的头,踮起脚努力探头贴近他的耳朵,愤愤道。

        “哦...我是在想,假使若若头上换做狐耳背后再生一条尾巴,那是个什么光景?”

        林不玄一点不慌,低过头来看身旁这个与自己身高明显有差距的小妮子,语气很是一本正经。

        因为他确实在脑补,先是让妮子穿戴好耳和尾,然后在她这似玉脖颈间戴个项圈。

        于长街上闲逛假装牵手,实则掌心里藏着的牵引绳一路延伸到大衣领口半遮不遮的项圈上会是种什么体验?

        这妮子估计会呜呜嘤嘤的求饶着,想垂下头拉高衣领却被牵绳制住动弹不得吧?

        这画面太可以了!

        我好了!

        “林不玄!你再说!别以为本小主刚刚意乱情迷脑子一抽给你勾勾手指就是对你有好感了!”

        苏若若涨红着气鼓鼓的小脸,甩了甩手,挣脱开去,没好气地在他掌心打了一下,用了些许力道,留下了个有点点微红的印子。

        苏若若望着那点润红,顿了顿,嘴上仍是道:

        “本小主...迟早教训死你!”

        林不玄默默在心底记下一笔:鹿州打手。

        ——

        林不玄记归记,其实他心里门儿清,哪怕是日后真有将苏若若把拿在手里的那么一天,以她如此性格,让她答应这类事估计比杀了她还难...

        再者...大离虽然是修仙地,但人家严格来算还属于稚气未脱的少女,自己这般胡想么,感觉多多少少像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

        但,你打我手,日后我打你...也很正常吧?

        林不玄当面对着苏若若颔首认错,然后他抬起头望向鹿州之北。

        巍峨的雪山蜿蜒绵亘,玄冰断崖不绝于眼,而其中正当羽雪纷飞,只是呼啸的雪风在鹿州十里开外像是被拦腰截断一般,再进不来。

        仿佛那片雪域与鹿州之间有一层不可见的巨壁隔开。

        “那是八千里雪路,传闻中的坠龙之地,师尊说自她记事起就存在至今了,终年风雪不停,相传是亘久以前有青龙降世,这雪域,是当年它吐息所致。”

        “以前只是听说,今日得见,那估摸着有仙道之上的修为,朱雀是与之齐平的灵兽,不过如今是时境过迁,朱雀才刚刚化形就来鹿州,大离估计久远以前还藏着什么辛密,这我就不知道了,得去问师尊。”

        苏若若顺着林不玄的目光往上看,忽然正色道。

        “你的意思是这些至高灵兽早年消逝如今又在大离重生了一遍?”

        林不玄琢磨琢磨,这神州传说中的四神兽他当然是有耳闻,不曾想这大离是真有,说不好两者冥冥之中还有什么联系在...

        “多半是缕残魂,但...也可以这么理解吧...反正与我们无关,大离的乱世还不安定,管人家做什么?”

        苏若若耸耸肩,你还能把这化形的朱雀青龙姊妹擒回家了不成?

        “那千里雪路之中,有宗门旁立吗?”

        林不玄忽然想起自己在地图看到过鹿州之外的白芒中有一点色彩。

        “有的,医宗。”

        苏若若螓首点点,“医宗以救天下世人为己念,大离绝对中立的宗门,就在雪峰之上,来者不论男女老少善恶正邪人妖与否,只要拜宗一般都会救,而她们的医术确实很高明,所以其宗颇享盛名。”

        “但那群女人性子很冷很冷很冷,搞不好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是冰的,我劝你别动心思,免得给你冻断掉...”

        苏若若瞥了林不玄一眼,暗戳戳道。

        听罢,林不玄打了个激灵,四处打量打量,随口道:

        “找个酒楼歇歇脚先,辟谷丹的药效好像过了个七七八八,颇感几分饥渴...”

        “看得出你‘饥渴’的要命。”

        苏若若瞪了他一眼,哼了声:“连辟谷都做不到,真菜啊...”

        林不玄没什么感觉,金丹境才能辟谷,你真当这金丹比比皆是了不成?要知道你寒山剿清的那个道寒门宗主都没有元婴...

        然后苏若若满脸嫌弃地寻了个酒楼。

        进门引得所有人一瞬的目光,但没有林不玄料想的那种玄幻小说再日常不过的什么人叫嚣着“怀璧其罪”上来拔剑,酒楼中气氛很快又重归正常。

        毕竟大家都要命的...

        “少主啊,这心意丹,吐实丹,都是何等丹元?”

        在等温酒上菜的空当,林不玄终于开始问这个思虑了半天的问题。

        这两枚丹也是系统发的,看上去倒是像模像样了点儿,也符合这大离修道界的风格了,可奈何系统一点解释都没有。

        然后他看着苏若若略加思索后,狠狠瞪了他一眼,几分微怒道:

        “就晓得你个色胚一天到晚不老实,又想拐谁上床?”

        “????”

        (决定了,来个龙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