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二十四.也是好事

二十四.也是好事

        林不玄的话掷地有声,车马之内已然静了下来,唯有呼啸的风声与苏若若轻微的磨剑声互相交辉。

        苏若若确实不喜修剑,但这不代表她不会用剑,而是正相反,她刀枪剑戟各有涉猎,大离九州之上,除非精于拳脚,不然多熟一件兵刃就是多一分实力。

        苏若若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如今的她的确还没有到类同师尊那种人道一心,空手更胜白刃的境界。

        她很是向往有如师尊这般问道之巅的,苏若若自知之所以自己如此醉心武学,那其实也有一层敬仰裴如是的心思,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大离除了裴如是没人能管得住她。

        苏若若深知自家与锁心宗乃是数十年的死对头,可奈何她入世很浅从未与锁心宗门徒交过手。

        而且锁心宗的功法秘技潜藏的很好,纵使以执柳宗之能也不能完全掌握,唯有前人捕风捉影,留下些许招式片段散记。

        她虽然答应林不玄随意发挥,但她对于宁羡鱼还是十分忌讳的,现在两方都是元婴。

        这修为,地位,甚至身材都相差无几。

        就刚刚宁羡鱼帮手料理九亭寺的身手,苏若若觉得她不会弱自己几分。

        本着这些许搜罗来的散记做底子来对付锁心宗圣女,那怎么看怎么薄弱了些。

        而苏若若暗中将心比心,假设自己被敌宗同级怂恿着骗了又骗,就算他们于心不忍当面告知,那她估计也会气到瞬间怒起,誓杀其人。

        所以当下她有一搭没一搭地磨着这柄古剑,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灵觉牢牢锁死宁羡鱼。

        苏若若心里告诉自己,之所以这般上心是因为...是因为怕这造价不菲的座驾被宁羡鱼拆了,以及时候拖久,不能及时寻回鸩羽复命。

        至于林不玄?个臭男人,呵...本小主稀得管他?

        ——

        林不玄说的话宁羡鱼私底下并不是没有想过,但当时自己本就心乱如麻,而他飘飘如仙,满目皆是凡尘之外,想不信任都很难。

        宁羡鱼是有一瞬猜忌过林不玄的身份,可他说的话以及看待世间大道的眼光是自己从未见过的。

        清心寡欲修道的方针,不仅仅只有她锁心宗一家独大。

        大离有无数宗门以此为己念,甚至其中还有不少魔门,但就不晓得是真意还是顺大势所趋了...

        林不玄对于此事尚不自知,若是他晓得或许会动些稀奇古怪的念头?苏若若反正是不会讲此事告诉他的,这家伙心术不正,不得放任其祸害大离。

        而林不玄说的“七情六欲人之常情,一味断情,往往只会适得其反”也很有道理在,宁羡鱼是觉得先生有与天下相悖的志气,怎么可能不是真仙?!

        而她静心之后直直发往京州,一路往来历练心境,发觉自己入世红尘之中,以普通人的心境去看事物,与修道时万般不同,一花一草一树皆有情意。

        似乎一切真如林前辈所说,断情之人难知世间冷暖,苦修道只会郁郁寡欢。

        而宁羡鱼一想通透这一点,她道心瞬间空明,拜了十余年的锁心大法如山河崩毁。

        心法在一层一层跌落,直到只余空壳,苏若若虽然看不出来,但她也能猜个大概。

        宁羡鱼自己心知肚明,但她还是没有后悔,缘由是她发觉自己整整横跨两段这有如天阙鸿沟般的差距。

        一步,步入元婴神境,且她心绪无比稳重,一身修为仿佛浑然天成,毫无虚浮的影子。

        何为入道?

        宁羡鱼以为,此为入道。

        ——

        窗外漏进来的风裹着点点清新,卷回宁羡鱼的思绪。

        她曾深信林不玄是仙道至高,一语点醒梦中人,北上此行,宁羡鱼承认她有赌执柳宗那位林先生究竟是不是林前辈的打算。

        直到凉州一见林不玄,她就晓得自己赌的没错。

        可宁羡鱼未曾料想结果如此,眼前的林不玄一本正经,神色坦然。

        现在他背后也无人造势,宁羡鱼盯着他如水般澄澈的双眸,林不玄没有说谎,他如今的修为是锻体境二段,这也没有作假。

        宁羡鱼心中却也没有那种想要怒而拔剑的冲动,自己分明被骗,修道十数年的心法一朝分崩离析。

        以她的天赋来说,登入元婴只是时间问题,而这亘久的积累远远胜过一朝的修为,算是大亏。

        但她心境意外的很平和,就像是...宗主说的那种“见万物波澜不惊”的境界。

        锁心大法分有四阶,第一阶追求的是“心不静则乱行”,第二阶追求的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见万物波澜不惊”,那是第三阶,是宗主如今站的阶层。

        宁羡鱼喃喃低语道:

        “也是好事。”

        而后她目光斗转,终于望向林不玄,他的面容似乎带着细微的愧意,宁羡鱼便不再想,她青衫轻抚,拱手道:

        “多谢林先生直言不讳,此乃羡鱼之劫数,羡鱼认栽,可羡鱼心境还不能算完全静下,鹿州奇观请恕羡鱼缺席,就此别过。”

        宁羡鱼语气平平淡淡,可她目光经过苏若若的唇时,还是稍有停滞,心中再度念了一句意义不明的“也是好事”。

        而她身影跳出车马,融入那夜色渐晚的天际,了却无踪,正如她来时。

        ——

        而车马当中,林不玄与苏若若面面相觑。

        委实说,两人都没想到宁羡鱼会是这般举动,这被敌宗使计受骗拨乱心境的事,足以让任何人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宁羡鱼她心法入道了?”

        林不玄终于开口发问,一入大离,他发现这群修士的脑回路和自己很有偏差,也不对,他们甚至是修习的功法不同各自的心境有不同的偏差。

        但同样的是一两句话能带起的波涛很是汹涌。

        “没有,看她的样子,我估计是心法全崩,空明了十数年的道力积累才使其登入的元婴。”

        苏若若缓缓摆手,架起的腿也放了下去,重新把剑抛还给林不玄。

        这就更难理解了,林不玄觉着自己这是把人家前半生辛辛苦苦打满的符文一朝之间全融了,号都快成了空号的大奸大恶之举,结果人宁羡鱼还一点儿不生气?

        “但那句‘也是好事’很有问题。”苏若若把玩着的手指微微一顿,忽然道。

        “不妨细说?”

        “我只能说...懂的都懂。”苏若若耸耸肩,不置可否。

        这哪有什么细说的道理在?她不过是觉着宁羡鱼看自己唇的眼神不太对,女人的直觉罢了。

        (一会儿要去走亲戚,下一章晚点更新,昨天码着码着居然太困睡着了,心态有点小崩)

        (第一卷的重心还在若若身上,羡鱼和若若其实关系还深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