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二十三.三人行必有...(新年快乐!)

二十三.三人行必有...(新年快乐!)

        “我想向宁羡鱼坦白直言,包括寒山。”

        林不玄的话很简单,但在苏若若心中泛起的波涛很大很大,她面上所有不正常的绯红在迅速消散,伴随着刺骨的寒意。

        坦白可以,就现在这个情况,自己方才突发奇想的角色扮演拜由这登徒子所赐已经败露了八九成。

        但...全部坦白?从寒山开始?林不玄你想干嘛啊?!

        “你在想什么啊?若是这妮子现在动怒,本小主之能保证与她战平或是略胜,余下心眼来管你都不一定能行,况且此地还是凉州,你那地图上不是九亭寺的地盘么?”

        “如今白玉道人横尸,这个节骨眼上生事端,你莫不是想害死我们吧?!”

        苏若若与林不玄相处有些时日了,自然明白他不是什么十世大善人,什么于心不忍骗不了人之类的话他肯定不会说,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觉着他与自家魔门很合得来。

        但...这坦白来的很莫名其妙,分明你刚刚拿了本小主留了十余年的初吻...现在却连一句话都没有就转到了别家圣女身上?

        什么意思啊?

        你要是喜欢这清纯的呆呆妮子...那本小主虽然现在未必能将她拿下回宗,但自己也是可以扮一扮的...毕竟本小主与之身材还蛮相像的...

        苏若若错愕的表情林不玄当然能看在眼里,是能明白她的想法的,说实话,若不是这“折寿”而在摆在自己面前,那计时在一分一秒流逝,自己是真没这个念头。

        “少主有所不知,纸难包火,如今宁仙子她还呆愣以为我是潜身入局,可以后呢?”

        “鹿州寻雀也好,天子论座也好,等羡鱼她反应过来,那怕是已经成长为咱执柳宗都感棘手的存在了吧?”

        “而她一旦发现被骗了这般之久,那肯定是恨意上心,自然为敌。自己发现与被告知,是完全不一样的结果,在下想的是,得为自家宗门找想。”

        “此时告知的好处则是能更加纷乱她的道心,这一点与少主所想十分契合,而道心与锁心大法及宗门与天子论座的压力有没有可能导致她从锁心宗脱出,列入散修之列?”

        “如今她惊变入道之喜,已经让宁仙子产生些许对于大道断情,锁心大法是否真为正道的猜忌,在下所想,一切都是为了执柳宗,敢问少主怎么看?”

        林不玄絮絮叨叨扯了一大堆,听上去还蛮有理可循的。

        苏若若思虑思虑,似乎确实无可挑剔,可林不玄这一口一个“宁仙子”,“羡鱼”,“少主”,“在下”,“都是为了宗门”听得她心中有些芥蒂。

        你刚刚亲了本小主,真就一句解释都没有?!

        林不玄的双眸澄澈且自然,苏若若至于耐不住,传音道:

        “林先生言之有理,不过你就不解释一下方才对本小主的举动?这...这可是!师尊对外严令禁止的!你...你这是有损我执柳宗的颜面!”

        “还有啊,你唤那宁羡鱼一口一个仙子羡鱼,却喊本小主如此生分,林先生是有异心吗?”

        不得不说苏若若学的还挺快的,也直接照着林不玄的样子来搬执柳宗说道,林不玄当然听得出她什么意思,有点儿担心自己被宁羡鱼拐跑了,也同时有一点点吃醋的意味。

        林不玄一本正经道:

        “可若若你方才挽着我的手,我把持不住啊...不过若若你怎么没躲开?至于称谓...当着外人的面,虽是传音,但也不太好吧?”

        “你...我不躲还不是...!”

        听罢,苏若若面上稍润,虽然心中大骂他是个从未见过的最直白的登徒子,但还是喜上眉梢,这一句“当着外人”实在是太戳苏若若的心意了。

        “既然是为了宗门,那本小主自然不会拦着你,想怎么做怎么做,若是这宁羡鱼不善,本小主绝不给她好脸色看,反正锁心宗本就是敌宗。”

        苏若若抱着手臂,语气很随意,但其实听得出她心情很不错。

        ——

        虽是私下交谈不少,但实际并没有过太久时间,林不玄是双线程操作,明面上与宁羡鱼交谈去往鹿州观百鸟朝凤问她有没有兴趣一道同行,一面暗地里与苏若若相谈甚欢。

        而苏若若则在一旁检查车马,宁羡鱼几次以“姐姐胎息未稳还请小心让我来吧”来接过事务,此时车马已经驶离了凉州。

        “咳咳,宁仙子,在下想与你坦白一件事。”

        得到苏若若的首肯,林不玄转过心念,对着宁羡鱼正色道。

        “公子不妨请说。”

        宁羡鱼点点头,她觉得自己大概能猜个七七八八。

        “其实我与苏仙子并不是道侣的关系,而她这胎息一事,也同样只是个幌子。”

        林不玄轻声道。

        宁羡鱼轻轻笑着再度点头,“小女子其实一直心知肚明,可公子方才那番举动?”

        “哦...那是缘由我是个凡俗而苏仙子天生媚骨,没能把持得住。”

        “原来如此...”

        在林不玄解释之时,宁羡鱼瞥了眼苏若若,她自然能明白苏若若如今是元婴,想躲真的很简单,这不躲是因为动情,还是因为要哄骗自己?

        委实说,看方才那一幕,宁羡鱼差点都真相信了。

        不过...她一想到对方可是魔门妖女,能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还有一事,我想同仙子坦白。”

        林不玄继续道,扯回了宁羡鱼的眸光,而一旁桌边的苏若若则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擦着那柄残缺的长剑。

        “公子请讲。”宁羡鱼缓缓道,她见林不玄郑重抱拳,忽感几分凝重。

        “其实我不是什么大能,一如寒山当日,是少主在背后造势,让宁仙子误以为真了。”

        “但,我说的故事是真的,不要断绝情念的想法,也是真的,发自内心,天地可鉴。”

        烛火摇曳的车马之中,那三根伸直的手指分外夺目。

        ————

        凉州。

        南北两天际尽头,各有一道绰约多姿的身影若隐若现,只是都看不通透。

        “许久不见,你心术还是如此稳妥。”

        “稳妥的不是我,是这个男人,很特别...也很有趣。”

        “难得...难得。”北边的身影缓缓鼓掌,长笑一声。

        一语落定,黄沙落尽,不见踪影。

        (这几天都是熬夜码字,可能剧情有小问题,我自己检查完就改)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