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二十一.本小主早已与不玄私定终身(除夕快乐!)

二十一.本小主早已与不玄私定终身(除夕快乐!)

        白玉道人今日决心擅自劫道之前,做了非常完善的规划,他私以为这计划那叫一个万无一失。

        正如苏若若所说,这天子论座的要紧关头,谁会料想得到这时候九亭寺会为道寒门讨公道?

        实际上,没人想管道寒门这个三流都未必排的上的小门小派,为个旁门去招惹顶流魔门,这不是划不划算的问题,这是脑子有没有长的问题。

        但这道寒门一事,是个合适的讨伐的由头,方丈说要最稳妥的处理,在天子论座届时更近一步损伤执柳宗的名望。

        但白玉道人觉得“富贵险中求”,这苏若若北上的消息很稳妥,一入凉州他们的耳目就发现了这一骑绝尘毫不避讳的座驾,携着几位佛门师兄弟一齐劫道。

        若是能一举斩杀苏若若,那无异于断了执柳宗往后数百年的道行,这可就不是什么小赚了...

        而且九亭寺还占据着舆论顶峰,事后就是裴如是要发作也发作不了。

        这波啊...这波是正道为旁支讨回公道无惧魔门!

        可白玉道人是从来没有想过局面会变成这样,上来就被苏若若两掌毙了两位师弟不要说,还挂彩了好几人。

        眼瞅着刚刚要靠见不得光的手段转为上风,结果蓦地杀出个锁心宗圣女,而后她们两位圣女虽然看上去是争锋吃醋的样子,结果非但互相置气或者直接拿那男人的性命,反而把所有气撒在自己头上了?!

        一正一邪两位圣女功法全开,一面是缥缈笛声,一面是无穷无尽的剑势,快如光,重如山。

        白玉道人感觉自己就是个冤大头。

        方丈说的对啊,不可莽撞,想当年他莽撞想埋伏裴如是贸然出手非但没伤其皮毛,反而被一掌打的修为溃散了一年多。

        历史在重演啊...

        林不玄坐在车马顶上看好戏,白玉道人那边拢共六个人,现在被这流光一黑一白两妮子杀了个片甲不留,那白玉棍杖,已经不晓得断成了几段,成串的念珠崩裂,化作糜粉,撒入黄沙中再也寻不到。

        “苏道友,能否不要下杀手...宁某以为,九亭寺的高僧还罪不至死。”

        半空中的几人终于徐徐落地,不过看样子还能动的就那一个白玉道人了。

        苏若若本想一剑宰了,剑刚刚挥出,就被宁羡鱼的长笛拦住。

        白玉道人松了口气,虽然折损两位师弟,但其他人与自己现在还是重伤,假以时日,还能痊愈,料这宁羡鱼怎么也是正道,那怎么也不至于对同为正道的...

        苏若若抬起头,与那双藏在轻纱之后的双眸对视,她没收回剑,反而是语重心长道:

        “宁仙子有所不知,若是本小主一人动手然后放了他们那倒还好,毕竟本家是执柳宗,但仙子不一样,这同为正道对正道出手,不论意图为何,都是不太合适哦,总会有人断章取义...

        况且...天子论座还有不到几个月了,若有有心之人看在眼里到时候当头棒喝,怕是锁心宗也得落下个与魔道为伍的恶名不是?”

        宁羡鱼眼神一顿,白玉道人心中一慌,这是魔门蛊惑人心,仙子你不能信啊!

        但奈何他下巴被苏若若打脱臼了,根本开不了口。

        然后白玉又见宁羡鱼摇摇头,他悬起的心终究还是放下了,只听宁羡鱼严肃道:

        “让在下结果他吧。”

        白玉道人最后的念想只有四个问号。

        林不玄心中默默记下一句:

        “大离九州的女修真惹不起!”

        ——

        “敢问苏道友,这位是?”

        宁羡鱼收回长笛,回望林不玄,向着苏若若轻声发问,但她眼里对于林不玄的仰慕之意纵使是轻纱掩面也挡不住。

        苏若若有些吃味。

        仰慕什么你仰慕?

        林不玄是本家先生,名正言顺的,四舍五入也算半个本小主的人,轮得到你仰慕吗?

        你要仰慕也不是不行,有本事拜入我执柳宗啊!

        苏若若本想说些什么,但她与林不玄对上一眼,忽然计上心头,一面伸手去挽林不玄的手臂,一面轻轻抚着自己根本看不出什么幅度的小腹,满脸幸福道:

        “今日得宁仙子仗义出手,若若就也不瞒仙子了,其实本小主与不玄他早已私定终身,若不是仙子来的时候正好,怕是小女子的胎息都要保不住了...”

        林不玄是不得不佩服这魔门妖女的心性的,这是真狠啊...

        你怎么就知道人家对我有意思,林不玄是觉着,不能吧?

        上次见了宁羡鱼才说了几句话?

        虽有好感,但能动心?

        若若你也太莽啦,私下里就不见你这般主动,要是我有录影石一定给你记下来...

        宁羡鱼呆住了。

        她有点儿不敢相信,但看这苏若若满脸小女子态,这好像是真的啊?!

        我心态崩了呀!

        呜呜,这才几日不见,林前辈怎么就惨遭毒手了?还是敌宗圣女?!

        我不能接受!

        “素闻执柳宗无一男修,宗主严令禁止宗内出道侣生情?苏道友贵为圣女,这岂不是顶风作案?”

        宁羡鱼思量思量,终于还是开口道,只不过她话语间带满“真的吗?我不信”的意味。

        苏若若心里咯噔一下,师尊对外好像似乎还真有过这一说,不过转念她又想道应对之法,呜呜道:

        “所以我与不玄才偷偷跑出宗门私奔啊...是不是啊?夫...夫君你说句话呀!”

        苏若若一只手轻轻擦拭眸边若有似无的泪痕,一只手不经意间狠狠捏了林不玄腰间软肉。

        “不玄你接话茬啊...本小主这可不是便宜你!

        这是...是为了...嗯...害这宁羡鱼的心境,如今她虽然锁心大法层面不涨反跌,但她修为层面却在节节攀升,本小主这是为了让她再度崩一次道心,不断在这抛心念与稳心念两道徘徊才能一举击溃!”

        林不玄掌心一烫听了苏若若急匆匆的零距离传音,又腰间一疼,打了个激灵,他知道苏若若这妮子是突然起了玩心,但还得我来配合你?

        “依你...”

        林不玄无奈传音,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么...那让本夫君占个小便宜也没什么问题吧?

        “若若啊...”

        “嗯?”

        苏若若歪过头来盈盈望着林不玄,这双颊有点点绯红想对视眼神却又闪躲的妮子实在可爱,林不玄目光下移,那张红唇娇艳欲滴。

        “呃?忽然凑那么...唔...?哼嗯?!呜呜——咕!!!”

        (若若初吻拿下!下一章细说)

        (爆肝到四点,还挺敬业,明天回老家,应该不会加更,但会提前写一手未来的不能发的番外,以后建群了发吧,如果建的起来的话)

        (兄弟们除夕快乐哈,太困了,来点票票呗)

        (对了,之前忘了说,作者是雪人吧自己人本书该有什么元素应该都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