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二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二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林不玄稍微有点懵,这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宁羡鱼两步入局搅乱了风向,自己与苏若若早先谈好的计划就出了些许偏差。

        不错,这看似是九亭寺的僧侣抓了苏若若托大不小心散了个眼神出去,但其实这每一步都在计划之中,引蛇出洞而已。

        苏若若这妮子虽然喜欢莽,但不笨,她自然晓得林不玄是此次北上最明显的短板,起码在修为这方面是的。

        若是林不玄被人盯着下死手,那的确没有办法时刻分神去防范。

        苏若若心里哼哼道,要不是你现在道体已成,本小主才懒得管你的死活...

        苏若若早早她打在林不玄掌心上那道法印上留了几道神念。

        留下的神念或许不能挡住元婴境全力一击,但要挡住这已是力竭的金丹僧人掷出一枚杵,那再简单不过。

        林不玄还记得苏若若在他面前信誓旦旦的拍着那略显贫瘠的胸脯一本正经道:

        “元婴之下无人能动你分毫,而元婴之上都是能单拉出去开宗立派的大士了,绝不会对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出全力,毕竟那传出去都是不小的丑闻,如此想来,林先生你已经天下无敌啦!”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所以纵使林不玄没能预想到这九亭寺分明是堂堂正正的正道宗门下手居然还这般阴冷,有苏若若这提前留的一招半式防身,根本没在慌的。

        本来这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直到这宁羡鱼散尘步出漫天黄尘,三方对立,各自眸光交替,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不小的疑惑。

        九亭寺的白玉道人是面色最难看的,本一个苏若若就足以让他分身乏术,没想到又来个锁心宗的圣女,看样子似乎也是为了面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好家伙?!

        这男人什么来头?这是正邪两道通吃啊?!

        而宁羡鱼与苏若若两人都蛮错愕的,心中只有同一个想法,那就是:

        “怎么是你?”

        ——

        宁羡鱼自是看到苏若若那一瞬间就认出来了,这执柳宗魔功实在太好认。

        她心中升腾起的除了敌意与极深的危机感之外还有一股来头古怪的熟悉感...可这分明是第一次见她。

        关于苏若若的传闻宁羡鱼听的当然够多,什么喜怒无常想灭门就灭门之类的战绩,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可是...林前辈他怎么会在这里?

        宁羡鱼与林不玄眸光交替,她眼底瞬间清明,懂了懂了!

        前辈这是大隐隐于市啊!

        眼下的时局宁羡鱼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明了了!

        前些日子刚刚抵达京州的时候,便是听闻执柳宗宗主亲自收了一位先生,还毫不避讳的要天下公知。

        而当夜,皇都有人见剑仙信手斩龙,如今想来那估计也是林先生的手笔!

        林先生这是想深入魔门重地观览大离之变,好一步根除正邪之纷乱。

        不愧是林前辈!

        林前辈何等大能?

        只不过短短几句话就能叫自己紊乱无章的道心彻底安定,而他并不在乎名利,连名号都在大离无人问津,那他如今潜藏了修为出世,如此惊才绝艳的才子,执柳宗破例也很正常。

        方才与前辈隔着轻纱对视,宁羡鱼已经完全读懂了林先生的意思,这是让她不要伸张的意思。

        “还请宁仙子不要插手我九亭寺的事,仙子想必不会不了解这苏若若恶贯满盈,手中性命无数,如今贫僧几人是来为整个凄惨覆灭的道寒门讨回公道。

        至于这男人,他似乎是苏若若的相好...魔门中出的男人,很有可能是最近大离上风波四起的那位林先生!宁可错杀,也绝不能放过!

        若是仙子不退开,那便是要与我九亭寺为敌了?”

        白玉道人不愧是个老道,这种情况之下居然还能整理心绪,语气不紧不慢,一番话也算正义凛然。

        但宁羡鱼听的很不舒服,特别是那句“他似乎是苏若若的相好”我呸!老秃驴会不会说话啊?!

        你敢诋毁林先生?!苏若若这般娇蛮任性的样子,林前辈能看得上她就怪了!

        宁羡鱼心头烦躁的很,观林不玄一言不发,她又明白了,这是前辈再给我表现的机会?

        她不在多想,思绪落定,“蹭——”的一声,纤纤玉手上浮现出一支长笛,目光穿过那一层薄薄轻纱,如同两朵雪。

        “所谓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是苏小主覆灭的道寒门,还请几位高僧不要对无辜下手,不然,休怪宁某为这位公子讨个公道!”

        宁羡鱼斩铁截钉,纵使凉州之外翻飞的靡靡烟尘也根本拦不住话语弥散的火药味,但这火药似乎并不是呛九亭寺的白玉道人的。

        “原来传闻锁心宗和音宗有往来不是假的...哦,还拜你所赐,这宁羡鱼已经跨入元婴境了,虽然她的锁心大法有点摇曳的样子,但...说不好,这什么断情是真的邪门歪道...”

        “还有...她似乎看本小主很不爽,嘿嘿,怕不是真动心了吧?这圣女还真好骗哈,随便两句话都上当了?好笑耶!”

        “若是她知道本小主在你手上已经打下了专属于我的烙印不晓得会是什么表情?”

        林不玄手中法印微微发烫,苏若若轻微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林不玄抬起头往上望,妮子眉头舒展,似乎很享受这种不晓得从哪来的“优越感”。

        拜托,小主你的癖好真的还蛮怪的...

        林不玄耸耸肩,微微翻了个白眼,心中回了个传音道:

        “总比某些人非但不自知还喜欢嘴硬来的好...故意穿了裙子飞到我头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

        苏若若身形一颤,急急忙忙按了按自己衣裙,是完全没想过这茬,以林不玄这个角度以及自己空中滞留的位置也很微妙,他一抬头就能一览无遗,且...只有他一人能看到,就像是...故意给他看似的。

        苏若若银牙轻咬,面上已是踏红...我真没有这种癖好啊!!!

        她怒目往前,手上长剑斩出一道光,直指白玉道人,“死秃驴!本小主今日必杀你!不然就不姓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