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十九.我为公子打抱不平

十九.我为公子打抱不平

        几位僧人深知这妖女满嘴歪理,避其锋芒要紧,便不与苏若若争论,手上的佛门法器各自显现。

        为首的大师手里一条长棍舞的虎虎生风,猛然上前数步经过林不玄身旁,直直打向苏若若。

        林不玄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又当了一回隐形人,这纷乱的大离时局,好像现在的我还真挤不太进去哈...

        不过...就权当是积累经验了。

        林不玄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斜斜依靠在车马边上,低头打量了下,看着座驾面前的几个凹槽,估计是被念珠打的。

        以当时车马的那般夸张的行进速度的确会当场失速要翻,不过,这座驾材质很结实,估计还能再用,后续没什么问题,现在只要等苏若若手头事了便好。

        对方人很多,这八打一的局面,又是各自带着佛门法器的,怎么看苏若若都要处于下风,不过林不玄并不慌,苏若若这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那一定没事。

        林不玄回想之前她说的什么刚刚突破元婴神境啦,道寒门本小主斩草除根下手非常凌厉...

        再联系到皇城当夜她一剑斩蛟后故意为了不走漏风声潜藏起来,让自己站前赚了名声。

        囊括这些事来看么,很有可能除却执柳宗之外,这大离天下都没人晓得她已入元婴!

        这些九亭寺的老道也不例外!

        而她呈口舌之快,估计一面是为了激将一面是让这帮秃子以为苏若若不敢打,好一个步步为营,扮猪吃虎!

        原来你这明眸皓齿的小妮子,心里头术法也很多的嘛!还说你只崇武道?

        ————

        苏若若其实没想这么多,她只是想一出是一出,这些老道来的时机刚刚好,正好是她受了林不玄这个莫名其妙成就了先天道体的打击之下思绪激发,轻轻松松狡辩的。

        本来接着说道下去搞不好就要顺回“少主我记得你方才说如果我是先天道体就怎么样来着?”的话题上去了,这九亭寺的僧人来的是正是时候,不如算是救驾吧?

        至于这潜藏自己元婴境一事么,那还是裴如是提前让她不要外传被人晓得的。

        看这些九亭寺的僧人估计还是把她当做金丹圆满(第四境)来对付的,所以这面上除了手持长棍的那位僧人以外其他都是金丹境。

        不足为惧。

        苏若若轻轻松松打着消耗,游刃有余,这八人一齐攻来,变招其实并不多,以自己这观览过全大离顶尖功法的底蕴,接招很简单。

        九亭寺身为自家有过节的敌宗,主要的招式功法苏若若都能背下来了,什么“婆罗一念珠”,“降魔金刚杵”,“大玉螺旋棍”啦看个起手就明白了。

        苏若若身形游走于黄沙之上,素白的衣裙上半点尘土都不染,一双细嫩无骨的小手打出数道掌风,饶是高僧几人成团都不能靠近她分毫。

        林不玄抬头望着那上空翻飞的苏若若,这妮子白发飘飘,身法有如蜻蜓点水般优雅,这是拼死博弈?

        这分明是当空轻舞。

        一人戏一群,满脸从容不迫,这就是武道惊才绝艳的天才吗?

        真是有够强的呢...

        就在林不玄这一稍稍走神的瞬间,苏若若当空一退一步,旋即一拳轰出,再接连一记迅速的鞭腿。

        有一道人身形当空砸落,就落在林不玄不远处,挣扎了两下,没能起身,看样子是骨头都得断个好几根。

        “嘭——”的又是一拳,第二个僧人被打出数十丈,仰面喷血一路,苏若若甩甩手,似笑非笑。

        “元婴!”

        “这小妖女已入元婴!”余下六人一惊,互有交谈。

        “还请白玉师兄出全力吧,我们本是接了消息私下出来,若不速战速决,在这紧要关头...”

        “贫僧明白了。”

        为首拎着长棍的僧人一眼扫过落地的师弟,面无悲喜,眼眸一睁一闭,荒野上黄沙如风,看样子是修为全开。

        而苏若若此时面色也变向凝重,余光瞥了眼林不玄,而后即刻收了回去。

        只此一眼,白玉道人的长棍已然临面,苏若若魔功一瞬展开,本是黄沙漫天的晌午,此时却恍惚之间化作弥弥幻夜。

        苏若若一拳迎上,拳前似有鬼哭狼嚎之声,本是肉身之拳对抗兵刃,发出的却是铿锵有力的金铁相交声。

        二人各有退步,但很明显,苏若若退开的步履偏短,纵使面对老牌元婴境修士,她非但不逊色还稳稳高过一头。

        “你们去逮那妖女的相好!”

        白玉道人眼神一变,急声道,所谓隔境如隔山,苏若若展露的是元婴境的修为,那虽然对面人多,实际上也不过是两位元婴的对决罢了...

        而这时候,人质的作用就蛮大了。

        方才苏若若偷偷往下瞄过一眼,虽然很仓促,但足以被察觉,这男人并不是什么车夫仆从,此等妖女居然也会因凡俗而动心?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多一分情愫多一分破绽,生情者不入道,天下公知,你个身为大离魔道之巅的圣女,居然还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尔敢?!”

        苏若若面色狠狠一沉,脚下莲步连踩,身影跳脱,以一己之力拦住一干僧人,她背手一招,接过林不玄抛上来的剑。

        林不玄是没想到这什么佛门圣地说翻脸就翻脸的,那本来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僧人趁自己抛剑之时忽然一跃而起,全力掷出一支泛着寒光的金刚杵。

        精光所指,那是林不玄的胸膛所在。

        避无可避。

        金丹境与锻体境之差那还是有天壤之别的,纵使重伤,也不是林不玄这刚刚问道能反应过来并且合理防范的,眼瞅着就要被一杵贯穿的时候。

        “铿锵——”一声,迎空飞来一点寒芒,一枚奇长的钢针将那金刚杵直接打飞,碰撞出的火花,在林不玄面前一闪而过。

        “何方道友干涉我九亭寺?!”

        几位僧人齐齐冷声道,这不速之客来的相当不是时候,眼看那苏若若就要分心出神了,若是能在此地斩了执柳宗圣女,那可谓是极大喜事。

        “同为正道,几人围剿一弱女子不要说,还对无辜凡俗下死手,实在有辱我正道的脸面,我为公子拦下一杵,还请几位高僧为自己留份颜面。”

        淡雅的声音飘过漫天黄沙,散入所有人的耳中。

        沙尘之外,有青衫仙子缓步入局,她面上的淡纱微微飘动,纱下红唇轻启:

        “在下锁心宗,宁羡鱼,特地来为公子打抱不平,请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