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十五.“咩咩...”

十五.“咩咩...”

        翌日,日照三竿。

        “林不玄!”

        吵嚷嚷的声音将林不玄唤醒,他缓缓睁开眼,透过窗棂,有人在那候着,看样子是等了蛮久了。

        苏若若叉着腰站在窗外戳掉几张窗棂纸,朗声喊着,面上有点点薄怒,“怎么睡到现在?昨夜你回房趁本小主休息了是与谁行了苟且之事?”

        说归说,但这妮子还是蛮乖的,说下次等了应允再进来就老老实实在门口等。

        林不玄伸了个懒腰,一五一十道:

        “和你师尊啊...”

        话罢他见苏若若逐渐黑下来的脸才是嬉笑着解释道:

        “是与你师尊交谈,一直谈过子时,才醒的这么晚...”

        苏若若面色瞬间恢复正常,嘻嘻笑道:“谅你也没那个胆子当面调笑师尊,不然以师尊的脾性,早就一掌将你打死了。”

        “怎么样?师尊她和你谈了什么?”

        苏若若推开林不玄的房门,大大咧咧地坐在桌旁,还自顾自地斟了杯茶。

        看她这幅随意蹦跳的样子,估摸着她腿上的伤好了个七七八八。

        林不玄再度体验到这修道与不修道的差距,自己破皮出点血都要等恢复个好几天的,苏若若这妮子腿上豁开个口子修养一夜就没事了。

        “嗯?看我做什么?”苏若若轻轻抿了口茶,咂吧两下嘴发现林不玄盯了自己半天,努努唇,道:

        “我伤好了大半了啊!要不要我脱下靴子给你看看腿啊?”

        林不玄的目光随着苏若若的说辞下移,苏若若看到他喉间很明显地滚动一下,俏脸上“唰——”的浮现些许润红,心里有点点开心,但她嘴上还是道:

        “登徒子登徒子!”

        “我与宗主讨论了一晚上的你。”林不玄并不去理会苏若若没什么杀伤力的嘟囔,好色怎么了?人之常情啊!

        “啊?”

        苏若若正叼着林不玄房里水果的嘴一张,一颗葡萄落进了茶杯,溅起一朵水花。

        “宗主说...假如若若你真的动了情,她并不会从中作梗。”

        林不玄端起茶杯也抿了一口,又接着说:

        “我想宗主的意思可能是,我通过她那一关了?那少主你几时再如法炮制一下昨夜对我说的五个字?”

        苏若若低着头捧着茶杯沉默了半晌,耳根都有些粉,她狡辩道:

        “那是蛟毒入体!”

        林不玄没继续打趣,怕着妮子太羞给自己上来一拳,便是老实道:

        “宗主还问了我能不能谱出更多如同《白羊》一般的曲目,能为咱执柳宗...”

        “不行!”

        苏若若连忙打断,抬起螓首瞪着林不玄,面上有些微怒,道:

        “白羊不许你唱给别人听!你不是说本小主是白羊吗...怎么...怎么能给所有人听的?”

        林不玄忽发奇想,本着捉弄下苏若若的想法,摸了摸下巴笑问道:

        “为何?”

        “因...因为...”苏若若鼓了鼓腮帮子,因为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闭上眼睛,涨红双颊发出细若蚊吟的微声哼哼:

        “咩咩...”

        林不玄当场有些震惊。

        他是从未想过这叱咤风云的苏若若还会展露出这般可爱的一面,有些太过于可爱了...可爱到自己真有点动心,哪怕她只有豆蔻年华。

        “啊啊啊!”

        苏若若揉揉自己羞红的脸,又叫了起来,“林不玄你就当刚刚什么都没听见!你的乐谱你爱怎么用怎么用,本小主才懒得管!”

        林不玄温温和和笑道:

        “我本来也没有把《白羊》唱给别人的意思,况且这首歌还没有唱完,等到时候回宗,宗内取得了乐器,我好好给你唱一曲?”

        “哼...本小主可没什么所谓...”苏若若被自己搞的羞耻的要死的心境还没缓过来,故作高傲的嘟囔,“等一下,你说什么回宗?你要走了?!”

        苏若若忽然一个激灵,盯着林不玄问,心里蓦地升腾起一股失落,奇怪...林不玄一走正好清净,这本是自己稳固道心提升修为的好时候,怎么会有点烦躁?

        “去哪?”

        苏若若面上的红坨在肉眼可见地消退,而她再度发问,有点着急的样子。

        少女不懂如何潜藏自己的情绪,林不玄看的觉着蛮有意思,想继续欺负欺负她,便接着道:

        “鹿州,宗主说那里有传闻朱雀化形,引得百鸟朝凤,让我去寻鸩鸟的毒羽。”

        苏若若一愣,心里边凉嗖嗖的,林不玄这话说的很明了,像是件很小很小的事,类似什么我去东市买匹骏马就回来。

        但苏若若心底里很明白鸩鸟是什么级别的飞禽。

        厉害么?

        不厉害,凡箭一箭就能射死。

        但师尊要的是它的羽毛,鸩羽奇毒,别说是林不玄这种凡人,哪怕是第三境的修道者这都不能靠近一尺,否则,十息之内,必死无疑。

        林不玄毫无修为,怎么将鸩羽拿回来?

        苏若若明白了,师尊还是想杀他,她张了张嘴,面前的这个男人还不晓得会发生什么,自己是不是有点太...

        自己已是一而再再而三识得师父头疼了,或许现在该懂事些?可是...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为渡情劫逼着你回宗才是。

        苏若若的心里快烦死了,这就是所谓的情劫么?

        师父或许也没做错,这算是自己最能接受的一种情劫的渡法了,本来自己都不会晓得,问题是自己好死不死问了一嘴。

        “不玄...你几时动身?”

        苏若若轻轻咬了咬下唇,终于开口问道。

        “不晓得,看你几时完全痊愈喽...”

        林不玄自然不会猜到思春期的少女心里头的想法会有这么多的,他摊摊手随意到,端起杯子将茶饮尽。

        “......?”

        苏若若一时间有点儿迷惑,一双眸子里倒映着问号。

        “你伤没好怎么一起去嘛...鸩鸟又不是在等我们的。”

        林不玄耸耸肩。

        “林不玄!!!”小妮子目光落定,双颊绯红,当然,这次是因为气结。

        “你敢框我!!!”

        苏若若一边喊一边起身要追着林不玄打,然后她想起来虽然是他说的不明了,但最大原因还是自己在胡想导致,便是身形一顿,停了下来。

        苏若若目光落在林不玄面上,发觉他嘴里正在嚼着什么...他不是只喝了茶?

        “你嘴里什么东西?”

        “葡萄啊...”林不玄随手点点桌上的那只茶杯,“茶杯里的。”

        “林不玄——我...我...我杀了你!”

        (问一下哈,兄弟们对于灵兽化人形有什么看法不,会保留先前的特征,比如耳朵是兽耳啊背后有尾巴之类的,由于之前有兄弟不喜欢,所以我特地提一嘴,没人有意见我就准备考虑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