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十四.自挑大梁

十四.自挑大梁

        裴如是一时语塞,感觉有点被噎住了。

        她发觉自己愈是与林不玄这厮交谈,就愈是觉着这家伙脑回路实在清奇,思虑方式以及言行举止与大离凡俗万般不像。

        神州真有这般神?

        到了裴如是这个修为层面,别说是林不玄这个凡人,哪怕是苏若若这等元婴境的天才也不能随意说谎。

        林不玄的话很真切,裴如是发现他每一句话都是出自内心想法没有问题。

        但,那就很有问题了。

        不过...苏若若被自己宠成十分容易意气用事的心态确实有些难搞,就当是一物降一物了。

        裴如是本还担心苏若若这妮子涉世未深,若是林不玄是骗她情感,将之当做执柳宗地位的踏板该如何如何的,现在是不用思虑这个了。

        因为林不玄的眼神很直白地在告诉她,他对若若很有想法...

        呵!

        这个好色之徒!

        要不是怕若若置气,本座早一刀斩了你个臭男人!

        “夜深,先生还是早些休息,免得生了臆想症,天子论座将近,本座应该没什么闲心管事了,你要胆敢对若若霸王硬上弓,本座生撕了你!”

        裴如是转过身去,正准备走。

        这话从林不玄左耳进右耳就飘出去了,霸王硬上弓?你看我有那个能耐吗?

        若若堂堂元婴大能,我手无缚鸡之力,也只有被弓硬上的份啊...

        “在下听少主所说,宗内近年营收不太好,人心也愈发难收复,新进弟子愈来愈少?”

        林不玄朗声发问,留住了裴如是的脚步。

        “本座听闻先生给若若谱了首曲子?”

        裴如是足下一顿,她转头回望林不玄,并未作答,而是反问了句摸不着边的。

        “对啊...白羊嘛,若若的心性也好态度也好,感觉与魔门万般不合适,像是羊群中脱颖而出的一只白羊,纯粹且美好。”

        林不玄眸光一紧,细细作答,话语中听得出点点暗讽的意味。

        在裴如是口中听到这个问题,其实还有些不太舒服的。

        感情自己一点隐私都没有?

        那是我沐浴的时候哼的歌好么?你们一大一小俩妖女倒好,一个直接冲进来,另一个则在暗中偷听?

        裴如是皱皱眉道:

        “别误会,是若若她传音给我夸你有才本座才晓得的,本座才没有什么听人洗浴的癖好,而你不过凡俗,莫说本座,就是若若也能随手将你掌毙,根本没必要时刻对你上心。”

        “就是本座让你放开了干,你也并不能对我怎么样。”

        “不过...先生的意思是暗指本家都是黑羊?”

        “既然宗主没听,又怎么知道那时我在洗浴?”林不玄抱着手臂,没有正面回答那句话,他心里在想别的,什么叫放开了干都不能怎样?

        看谁不起呢!

        裴如是再度被呛了一嘴,她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定是最近过于繁忙,导致心绪有点点不稳,不然以本座这绝巅之能,这嘴上功夫还不随随便便把林不玄斩落马下?

        但...说不过就是说不过,裴如是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罢了,时候不早了,本座也没工夫与你扯闲。”

        “本座是想说,先生对于曲调有多少了解?类如先前赠予若若同等级别的曲目可有量产之能?”

        林不玄明白了,裴如是果然对自己的才华有些看头,也就是说执柳宗的营收确实在呈现颓势,大离虽是武为极道,但这天子论座将近也不敢打打杀杀,导致风评受损。

        若是收拢不了人心,想必会对宗门未来几年产生不小的影响。

        林不玄将这天子论座猜了个大半,估计是类同江湖大会的翻版,那坊市间流传的无数榜单排行就代表着大离中竞争的激烈。

        而魔门的名声一向都是凶名,自然是要愁的,正道也好,朝廷也好,哪怕是同属魔门的别家也好,都是要防范的。

        执柳宗虽然名声显赫,可它也是大离顶流宗门之一。

        这个之一,就是困扰所在。

        再崇武道的地界也得在意“人心”,人心才是大势所趋,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就是这个道理,宗门总要做出改革。

        一味追求武学极意也行,但除非有人能跨过渡劫,得道成仙,不然顶流宗门掌门人各个五五开,凭啥听你的?

        林不玄看过大离地图,上面还有什么“棋宗”,“音宗”,“文宗”旁立。

        这些宗门若是聪明的话,应该在百姓中呼声还挺高,一面修道还能一面产出什么乐曲,诗词,画座之类的。

        不过看裴如是这句话的意思么,是想与音宗叫板试试了?执柳宗确实有那个实力在,只不过音宗似乎是偏中立的宗门?

        林不玄是没什么所谓,反正自己听过的歌海了去了,谱曲下来并不难,但...若是这大离只有什么古琴笛子之类的乐器,那就有点难了。

        “听若若说,大离九州,乐器乐谱这一块,那是以音宗一家独大如有二者要么入宗要么就从此销声匿迹了?”

        遇事不决搬若若,林不玄越是在执柳宗里呆就越是发现苏若若这妮子实在是好用啊...当然,指的是她这个名号。

        “不错。”裴如是点头,但她眉眼间带着很深的傲气,

        “不过区区音宗罢了,莫说本座欲染指乐理要不要征求其宗认可,若是他们敢来讨本座的不是,那就做好音宗的音发第二声的准备!”

        林不玄有些汗颜,心中道不愧是魔门首座...惹不起惹不起...

        “若是先生对于乐谱了如指掌能助本座在大离以乐曲站稳脚尖,提我执柳宗威望,那本座可以答应你一个不过分的要求。”

        裴如是胸有成竹。

        林不玄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拒绝的,毕竟这是最快接近执柳宗的方法,他觉着自己在这么待下去不会宗门效力迟早有一天被收了法印然后发配边疆...

        “在下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绝非虚言,乐曲没什么问题,只不过,这乐器...”

        裴如是呵呵一笑:

        “本家手段可多着呢。”

        “但在此之前,本座还有一事想交由林先生。”

        林不玄看着裴如是岑亮的双眸,知道自己没有回绝的机会。

        “等若若伤好,携着她去往鹿州一趟,听闻鹿州有人见朱红雀鸟化人形奔走,引得百鸟朝凤,本座要拿鸩鸟的毒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