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十三.是个优点

十三.是个优点

        皇城的钟敲过三响,远处悉悉邃邃的声音也开始逐渐消弭。

        苏若若轻轻抿了抿略感干涩的唇,她在床上坐的笔挺,双眸紧闭,两腿僵直。

        苏若若脑袋里像是一团乱麻,心跳快的像是要蹦出去了,完全不晓得自己在想什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分明才认识这么两天...一定是蛟龙的毒所致的吧?

        而她很明显感受到自己唇前忽然传来的很温润的气息。

        这妖女道躯在一瞬间彻底定住,紧张地动弹不得,苏若若感觉自己像一块木头。

        而头上传来了些许暖意,似乎有人在轻轻理顺她的青丝,林不玄的声音再度撒入苏若若耳中:

        “若若你累了,早些休息。”

        随后便是推门的声音,苏若若睁开眼睛,见林不玄已在门旁,她除了有些不敢置信之外,心里升腾起满满的颓意以及相当沉重的失落感...我...我不好看吗?

        刚刚中毒也好,现在送上门来也好,你都不下手?!

        “待至若若几时不用蛟毒作借口,我就来还你。”林不玄回过头来,冲苏若若笑了笑。

        苏若若被这一句话一个笑容当场勾出满脸绯红,她感觉自己面颊上热的发烫,额上都要冒出蒸汽了,恶...恶人!

        “本小主刚刚是蛟毒未散!你再多说我就杀了你!”

        她瞪着眸子随手抓起身边的那柄油纸伞,本想奋力掷去,顿了一下,还是没下手,窗棂外的人影带着轻微的笑声愈来愈远。

        苏若若忽感一阵寒意,扯了扯被褥。

        【叮,恭喜宿主获得来自苏若若的好感*5,共计*31,奖励软饭值*10,共计*50】

        ————

        林不玄提着烛灯回到自己居室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檐下侯着了,是个女人,准确来说,是个双腿修长,胸襟宽广到令人发指的女人。

        裴如是。

        林不玄是很难想象这世间怎么还有人乱传裴如是容貌身材的,这这这...一眼过去这辈子都能过目不忘的身材,那些二道骗子还有胆子胡诌?

        也就能骗骗没见过世面的乡野匹夫了。

        怕不是背后有人旁敲侧击打的人心牌...

        裴如是本是在等林不玄率先开口的,没想到,这厮一声不吭地瞎看,面上也不是那中由于慌乱导致的僵直,好像是在...发呆?

        ????!

        当今天下,居然有人有当着自己正面神游的这个胆子?这林不玄不会是个傻子吧?

        裴如是一裹道袍将几处雪白装模作样地藏了藏,却是多显几分妩媚,她轻轻向前踩了一步,冷笑一声:

        “呵,林先生的胆子果然大破天。”

        林不玄的眸光自下往上扫了一遍,然后缓缓与裴如是对视,虽然裴如是的话语很不客气,但她的语气里似乎暗藏着些许喜意。

        想这妖女头子估计是以为自己天生媚骨,惹得林不玄发呆浮想联翩了去?说不好她心里还有些沾沾自喜呢?

        “不玄见过宗主。”

        林不玄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

        裴如是望了眼月色,收整心绪,微皱眉头,盯着林不玄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问:

        “若若的唇润不润?滋味如何?”

        裴如是眼神锐利,眸光寒的像两柄刀,所谓高手过招,招招致命,她起手就很快很凌厉,这问题直直刺向林不玄的要害。

        林不玄虽然能猜到裴如是其实完完全全心知肚明今夜发生的事,但没想到她的问题这般直白露骨。

        “我正人君子守身如玉啊...若若这是试探,我懂的。”

        林不玄摸摸鼻子开始扯闲,看裴如是的样子估计是要借题发挥,那自己只能避其锋芒...

        裴如是听着林不玄的话面容抽了一下,你要真是正人君子能入我魔门?

        她见林不玄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胡话,有点气笑了,本来预想好的措辞偏了开去:

        “先生这么慌做什么?本座知道你没对若若下手。若是你方才下手了,现在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

        “林先生是个聪明人,以打趣的方式,最后也没动摇若若的道心。”

        “不过,本座很想知道,先生是怎么把持得住的?若若她虽然还小,但就这般略显几分稚气的容貌来说也是大离绝巅之女,她这般举动...先生头都不抬一下,难不成是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

        得言,林不玄心里还挺无奈的,他是晓得裴如是时刻关注着苏若若,但没曾想到连举动都能猜的这么仔细。

        要是胆子大点将那对情懵懂无知的苏若若的初吻摘走了估计就要被裴如是一刀砍了。

        结果自己这正人君子绝不落井下石的举动就被当成有断袖之癖?

        合着自己里外不是人呗?

        林不玄急急忙忙给自己证清白:

        “回禀宗主,在下不是把持得住,不抬头就怕见了若若的面容克制不住,毕竟我还只是个凡俗。”

        “而那临行前留的话其实不是打趣,是真话,假设若若以后有一日发自内心跑上来,向在下索...如出一辙,那我一定不会放过,这是今天时机不对,像是借了外物之力,我是觉着这种感受不真切罢了。”

        裴如是忽然笑了,不是阴郁的仿佛要吃人的那种冷笑,是很爽朗很放松的大笑。

        “不错,若若说你很有意思,与她见过的所有人都不同,果然不错。”

        “若你是那种趋炎附势的伪君子,估计此时会点头称是然后说些‘还请宗主不要担心’的话,但你很坦诚,坦诚的告诉本座想从本座身边将若若带走。”

        “很有胆识,林不玄,你就不怕本座一怒杀了你?”

        裴如是仔仔细细打量着眼前的男人,是还蛮有意思的,他眼中有点点惊慌和惧意,但那股子“既来之则安之”的意思很明显。

        “怕。”林不玄点头,“但,难道我怕就代表我对若若没有想法了么?”

        裴如是再度微微一愣,她很欣赏林不玄这种性格,不是悍不畏死的莽夫。

        他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充斥着真情实意,在这大离乱世之中,能有这样的人实属不易。

        怪不得若若失足陷入其中,裴如是逐渐开始理解。

        “好。本座不杀你,但你绝对等不到若若再度坦然诉心的那一天的,只是空想而已。”

        裴如是缓缓应答,情不情的没什么所谓,她其实也不怎么相信大离中广为流传的那一套“断情方可证道成仙”的说辞,拿“太上忘情”去压苏若若是怕她遇上恶人被骗。

        而林不玄算是过了自己这关,算是个勉勉强强的“良人”。

        她看着这位“良人”露出点点不解的神情,便随口解释道:

        “因为啊...若若她呀,傲娇的很,指望她老老实实吐露心意?”

        “痴人做梦!”

        “我知道啊...”

        林不玄耸耸肩,他能看不出来苏若若这妮子是点过傲娇属性的?但口嫌体正直不是蛮可爱的?

        “是个优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