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十一.信手斩龙

十一.信手斩龙

        暮秋,皇城雨夜。

        雨脚携着寒意坠打下来,落在那一朵缓缓游移前行的油纸伞上,溅起成片的水雾,噼啪作响。

        “喏!那就是皇都了,京州其实不算大的,哪怕是在这分舵边陲也能看得清整个长安城,夹着这雨幕反倒更有几分意境。”

        苏若若身材有些不够格,她踮起脚尖,拼命抬高手臂给林不玄指。

        远处连绵的楼阁众星捧月般将殿宇托起,而此时华灯初上,顺带着不安分的雨丝,光景朦朦胧胧的,的确很有意境。

        “长安啊...”

        苏若若收起手臂,依旧是遥望着那灯火通明的楼宇,林不玄觉着吧,这妮子有些时候还挺可爱的,虽是妖女,但与寻常少女也没什么不同。

        “向往?”林不玄边走边问。

        “嗯。”苏若若重重点头,“那也是朝廷要害,迟早我一定会杀入八扇门,然后把那些死太监全杀光!”

        得了,还是妖女的心思。

        这好不容易勾起林不玄心中的江湖意境,一瞬间又消失地无影无踪,他撑着伞顺着苏若若的脚步。

        ——

        “咚咚咚——咻——嘭——”

        几声闷闷的轰鸣在远处炸响,听方位估计是方才苏若若指给自己看的长安城里,两人正当无事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步,此刻同时停步张望。

        那些高耸的殿宇之上火光闪耀,无数细微的火星直直刺向穹顶极深的云层当中,只可惜有六七成都在半途消弭,像一刹花火。

        “细微的是火箭摆阵...那些响的是大型机括,这雨夜里,朝廷的人在对付什么?”

        苏若若眼眸微眯着喃喃低语,也算是给林不玄作了解释。

        而她声音落定不久,有一道狭长的水柱贯穿层层叠叠的漆黑云层,直直打落在长安城的殿宇之上,灯火闪烁间携着乒铃乓啷的破裂声,楼宇的一角在倾坠。

        云雾中似乎有条巨蛇的身影在穿梭,而它终于撕破云层,探出头来,发出沉闷的咆哮声,没有狼嗥虎啸那般锐利,但更加令人胆寒。

        林不玄缩了缩脖子,转过头望向那眸光清澈见底的白发妮子,

        “那是条龙?八扇门的人怎么还不出来救驾?那可是长安城,大离的门面...”

        大离是个不折不扣的修道界,有龙降世...也很正常,但这是林不玄第一眼见这个世界真实存在且活灵活现的龙,还是蛮有冲击的。

        就这么远远看过去,那条龙仍然是与长廊齐平的巨兽,而那些楼宇上奔来走去的人,小的像蚂蚁,所谓蜉蝣撼树的景观也不过如此吧?

        “那不算龙,是条蛟,还没渡劫。”

        “八扇门分做开门、休门、生门、死门、惊门、伤门、杜门、景门。

        开,休,生,为三吉门,掌的是东西两厂,为皇权直属,什么锦衣卫之类的都在里面了。

        死,惊,伤,为三凶门,乃是兵权之根本,掌的是大离的律法及刑法。

        杜,景,两门则为中平,是朝廷的耳目。”

        苏若若目光中没有任何慌张的神色,纵使那条蛟吼声震天,她还是仔仔细细地解释着。

        “八扇门已经来人了,那些摆弄机括的,就是杜门的人,听说最近朝廷在研发什么火器,说是很厉害,但就这被蛟龙骑脸的样子么,啧啧...”

        苏若若笑着摇摇头,抱着手臂继续前行,一脸不屑,

        “那狗皇帝前些日子出了长安不晓得去哪耍了,八扇门绝大多数都跟着护驾,这才导致这条蛟龙都僵持不下,要是那皇帝回来看到自己的什么妃子殿碎成渣渣了不晓得会是什么神情?”

        “朝廷...亦是咱家的敌人?”

        林不玄还蛮好奇的,现在京州这边没什么人,又是大雨又是夜,长安有蛟作乱,吵吵嚷嚷还不安定,这长街上只有他们两人,以苏若若的修为,不会有人能在她眼皮子底下偷听。

        苏若若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道:

        “算也不算,大离天下,分做正邪两派,朝廷这一派挤在正中间,但这皇帝狼子野心,想两派通吃,好做大离的正主。”

        “什么都想管,那就活该,如今这蛟来的正好,算是天灾,正邪两道都能看热...”

        苏若若话还没说完,那远处的蛟龙像是受创了一般发出一声极响的哀嚎,而它身影瞬间略过云层,长尾如同流光般划来。

        林不玄望着那眼底越来越近的蛟龙,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然后那有如树冠大小的水炮在面前的街上砸落炸裂。

        “嗙——”的一声。

        溅了伞下的两人全身,这种感觉就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水,疼是一点都不疼,但是...透心凉。

        苏若若也没有躲开,她以为这蛟龙既不会打过来,水炮也砸不到的,出去了反倒淋雨,就大意了,没有闪。

        苏若若的表情在极端扭曲,眉心紧皱,龇牙咧嘴,两颗虎牙在雨夜里泛着寒光,活像一只发怒的猫儿。

        她本是穿着裙子出来的,现在从头到脚全湿完了,这小妖女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气?

        林不玄顺着那有如初春山脊般的曲线往下望,妮子的胸脯由于盛怒而起伏很大。

        “一条长虫,胆子不小!”

        苏若若的声音都听得出咬牙切齿,她伸手去提了一下林不玄的手,然后她手里就瞬间多了一把剑,剑身古朴且带个明显的缺口,正是她送的那一把。

        林不玄一怔,我没记得自己带着剑出门啊?你从哪里掏出来的?

        “你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宰了它。”

        苏若若冷声念了句,话音方落,她便已腾空而起,手上长剑几乎在空中擦出火花。

        林不玄当然不敢随意走动,他望向空际之上,有如流星般璀璨的光芒直指那吞云吐雾的蛟龙。

        林不玄心里产生了不小的波动,方才见皇都里百人屠龙,无数箭雨翻飞,机括震响,却只感蜉蝣撼树。

        虽是很有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意境,但那般沉重的无力感却是扑面而来的。

        但苏若若这个人不一样,她一步踏上空际,独身直面蛟龙,分明只是一个细微光点,却似是天仙下凡。

        好像一轮月。

        “嘭——”的一声,夹杂着长长的哀吟声,高空中巨蛇般的身影先是扭成麻花,而后瞬间一僵。

        随着撕裂的响声长安城上挥洒出满天血雾,在那摇曳的华灯照耀下,像是一场猩红的烟火。

        “嗤——”

        林不玄身旁一尺,有柄长剑带着破空之声直直插在树上,入木三分,剑刃口上的血珠方才落地,烫起一丝白气。

        “皇都有大能一剑断蛟!”

        “剑仙信手斩龙!

        信手斩龙!”

        林不玄望着剑柄,耳边是朦朦胧胧的人声,他忽然想修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