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十.白羊与穿堂风

十.白羊与穿堂风

        林不玄深深感受到这执柳宗先生的地位绝对不低,随行的侍女虽然看不出修为几何,但能在裴如是旁立的,那能弱到哪里去?

        可就是这般妖女对他的态度那也是毕恭毕敬,眉眼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有如邻家姐姐一般。

        这真的是魔门妖女?

        “先生需要奴家陪浴否?”

        哦...确实是妖女,林不玄连忙摆手回绝,倒不是自己没念想,只怕是自己无福消受。

        毕竟...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

        林不玄穿越过来一年有余,虽说足不出户,那小小寒山都没跨出去,但平日里天天听闻可不少。

        诸如什么魔门弟子谋财害命,嗜杀成性,罪行那叫一个罄竹难书,人神共愤,这执柳宗就更是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可...自己这几日被迫与执柳宗接触下来的感受其实以外的蛮不错的?

        裴如是身居高位,可以借着魔门行径随口反悔再将他彻底抹去但却十分言而有信。

        苏若若虽然性子娇蛮,但意外的是个傻白甜...

        似乎与传闻有些偏差...

        日渐西斜,林不玄边是洗浴顺道思虑边是无意识地轻声哼着穿越前听过的民谣:

        “你有多少胜算

        把我困在里面

        你设计的城堡太糟糕

        我一起飞就能逃跑

        可你粲然一笑

        我心事就潦草

        你裙下的人间太美妙

        好想把你一口气全部吃掉

        多热烈的白羊

        多善良多抽象

        多完美的她呀

        却是下落不...”

        林不玄裹着浴衣回望,然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擦拭自己身子的动作也顿了下来。

        “没想到先生还懂乐?不怕音宗打上门来啊?

        算了...就晓得你这家伙天不怕地不怕,我宗也好,朝廷八扇门也好,此獠当诛榜也好,没一个怕的,都到这了居然还有闲心在这里哼歌?”

        面前是一只妮子,她发如雪,抱着双臂,目光直直盯着在裹浴袍的林不玄。

        苏若若。

        “蛮好听的,怎么不哼了?”

        林不玄小退一步,面上倒是没什么神情变化,他披上条先前请那师姐准备好的外衣,问道:“少主你几时进来的?”

        “师尊让我带你出去转转,你入浴之前本小主就到了,怎么?就许你看本小主,不许本小主看你?!你们男人...确实和我们不一样哈...”

        苏若若哼哼唧唧,她其实在撒谎胡诌,来是来了,却没跑去看林不玄,也不是没胆子,主要是...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她眸子一眯,接着道:

        “你床上放的地图,如此详细,哪里来的?”

        她伸出手,两根修长的纤细手指中间,夹着一张色彩鲜明的图纸。

        林不玄心里头咯噔一声,地图洗澡的时候就顺手放在床上了,还特地将那位师姐请走了,没想到突然横空跳出个苏若若。

        大离九州,的确是九分天下,而大多数排的上宗门方位都护的很周全,且无数阵法障眼法覆盖地严严实实——毕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世人至多只晓得一两个模棱两可的坛口。

        但这份地图上的描写非常详细莫说是大致雏形轮廓地势地貌,就连哪些坛口的真真假假,哪些坛口布了机关都一清二楚。

        林不玄一介凡俗身上,哪来的这种东西?

        如今人赃俱获被逮个正着,如何解释?

        “呃...想是高人所留,被我拾到了。”林不玄愣了愣,缓声回答,这系统换的么,系统算个高人也无可厚非吧?

        苏若若打量了他一眼,好像是没说谎,也是了...他个没修为的除了什么奇遇,就是想破了头拿不来这么详细的地图。

        但这图说不好还真不是什么江湖二道骗子作的假,毕竟这自家几个分舵乃至总坛的位置都是十分精确无误,但...其他宗门就缺乏考证了。

        “这九亭寺的真庙八扇门不晓得彻查了多少年都查不清,居然就在皇城之上?那狗皇帝晓得了还不跳脚?”

        苏若若嘟嘟囔囔,又将地图抛还给林不玄,随意道:

        “这么详细,多半是假的,大离又无仙道,谁有这个能耐制此等地图?你自个儿留着吧...”

        真假其实苏若若心中也没底,只不过现在估摸着师尊正在气头上,虽然九亭寺也是敌宗,可谅那帮秃驴也不敢生事,还是不要去打扰师尊她老人家的好。

        否则前有天子论座要忙,后又要揣测这朝廷和九亭寺的关系,中间又夹了个不省心的自己,估计要累坏了师尊...

        裴如是若是晓得苏若若这般想,兴许还会夸她一句有自知之明。

        “对了...你刚刚哼的是什么歌?这曲调和词我怎么没听过?还有...那白羊指的是谁?!宁羡鱼?”

        苏若若不再思虑九亭寺的事,这些正事太厌烦了,又回想起林不玄刚刚哼曲儿来着,便是开口问。

        她其实也有点儿羡慕林不玄这种心境,此地分明是魔门重地,随便换一个人,哪怕是正道神子估计也得苦着脸战战兢兢的。

        也就林不玄能如此洒脱自如,目中见谁都不惊,开口能论道,三息成诗连师尊都要漏几分自愧...

        苏若若眸光一而再再而三地扫过林不玄,她是真有点怀疑林不玄不会真是什么高人潜藏了自己修为来陶冶情操的吧?

        “曲名就是白羊。”林不玄低头与这娇小少女对视,“与宁羡鱼无关。”

        “那是谁?”

        苏若若下意识问,她忽然发觉,林不玄穿着自家道袍的样子还蛮好看的嘞,虽说执柳宗没有男修,但衣裳还是有的。

        “是你。”

        林不玄一本正经,原是洗浴间漫不经心随意哼的歌,但...谁让这妮子自己跑来撞枪口?

        “我想着,既然故事讲给了羡鱼,诗送给了宗主,给少主哼首歌总也无可厚非,相逢何必曾相识?

        本来是想我私下里练练再唱给你听的,谁晓得你就这么冲进来了?”

        听罢,苏若若的脸“嘭”的一下红了,修道者记忆一向都不错,林不玄方才唱的什么现在自己的耳边都有余音绕梁。

        这词一听就...十分不对头,苏若若只觉着自己心里毛毛的,脑袋里空荡荡的,麻酥酥的感觉一瞬间爬满全身...

        苏若若本来是想大骂他不要脸骗人,可...这一字一句,居然出乎意料地能与自己相对,而且自己也的的确确是冲进来打断了。

        原来他有点慌乱的不是自己忽然出现,而是这歌被提前听着了?

        “油....油嘴滑舌!”

        鬼使神差般,苏若若绯红着脸,发出细若蚊吟的声音:

        “下次我叩门...你拿把伞吧,要落雨了,本小主带你见见皇城京州的雨夜里华灯流萤。”

        ——

        本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感觉系统蛮影响观感的,以后没顺带剧情的提点就留在章末的小括号里吧【叮,恭喜宿主获得来自苏若若的好感*10,共计*21,奖励软饭值*20,共计*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