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八.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八.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大殿中还有其他人想要谏言,不过都被裴如是甩甩手打发了,她居高临下望着林不玄,眸光清冷且幽深,很明显这个“可否”没有第二个选项。

        裴如是虽然在笑,但她心底里还是想把这搞不好将来真有可能拱了自己亲传弟子的林不玄斩于马下。

        男人怎么可能靠得住?!

        谋略本座自个儿不懂么?至于琴棋书画诗酒花,大离九州崇尚武道至极,那些玩意,能敌一拳否?

        裴如是饱含深意地望了眼苏若若,见那妮子站在林不玄身前有意无意将他护住的动作,她心中轻叹一声:

        若若果然还是小了点啊。

        这男人留着怎么都是大患,说不好是敌宗派来的奸细,就算不是,执柳宗里平白无故冒头一个男人还没有修为,那也是足以轰动整个大离的大事。

        更别提要是林不玄真惹得苏若若上当动心,无心修道,那岂不是颓了执柳宗的前程?

        毕竟若若年龄阅历还浅,好骗的很。

        裴如是余光第三次扫过林不玄,眸光清冷之余还散漏着些许无奈。

        若你真是个无辜凡俗,那本座没有直接一掌拍死,也已经算是你为本宗立大功的赏赐,现在查验一手诗词歌赋,也不是没留一线生机。

        “师尊你...”

        师徒二人其实也蛮心有灵犀,苏若若一下明白裴如是想做什么,她本想再辩解一二。

        可...若是林不玄真没实干,那光靠他生的好看,品性不错胆子够大确实还站不住脚。

        而师尊已经给到这份地步的台阶,那的确已是很顺她的意了,林不玄或许不晓得,苏若若一定知道,裴如是成名前,那是鹿州的首位才女,真正意义上的文武两开花。

        只希望师尊等等开罪下来,自己留在林不玄掌心的那道符能挡上些许。

        林不玄这家伙...似乎与大离万般不搭,但他这个人很有意思,天不怕地不怕似的。

        还不是那种莽夫的不怕,苏若若没怎么学过文道,一时间说不上该怎么去形容他最贴切。

        她只是觉着这家伙若是就这么没了的话,那多多少少有点可惜。

        毕竟修道十余载,从无不玄这般人。

        ————

        林不玄其实从听到要考诗词歌赋开始就根本没在慌了。

        大离九州,崇武之地,人人慕仙,这武学以外的一切,那只能算是旁门分支,就恰如这所谓的琴棋书画。

        大离尚未有人开发够深,裴如是她可能蛮有把握,但...林不玄可是堂堂正正的现代人,这诗词歌赋,能输?

        三息的时间看似很短,但我从小背的古诗比你们见过的功法都要多...

        他大咧咧抱拳道:

        “还请宗主发问。”

        “便将本座的名字藏于诗中如何?”

        裴如是微微侧目,这男人似乎很有自信?

        而且...见了本座居然还能呼吸一丝无紊乱,眼中的惧意很浅,奇了...大离真有这般人?

        想至此,裴如是伸出的三根手指已是放下了一根。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林不玄即刻回答,他是知道裴如是这魔门宗主不喜讲理,但没想到她刚刚将题尾念罢就开始数数?

        还好自己有文化,这是铁了心要杀我一个二十岁的小同志?

        林不玄两句诗落定,偌大的殿中落针可闻,他额头冒了几滴冷汗,不会是这诗已经问世了吧?!

        ————

        裴如是有点吃惊。

        她已不是苏若若这种潜心修武无暇顾及文道的妮子,大离文道她本就有所涉足,纵是成为执柳宗宗主这么多年来,也偶有阅览。

        为备此届天子论座,这些月数过来,她是铆足了心思去研习的,曾为一州才女要让她相信苏若若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带回个江湖骗子就声称自己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么...

        她心底浮出的两字只有“可笑”,所以这三息成诗,是最适合宰林不玄的由头。

        且不说“如是”这两字能成什么诗,就是成诗一般人也只能想到诸如“什么如是什么”之类的诗吧?

        就是他说的出来,裴如是也可以说他“用意浅薄”,“为用而用”一样送上死路。

        可听了林不玄开口之后,裴如是当场折服。

        十分高深。

        原来这位林先生先前望向自己的眼神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是为了这句是早就预算好的诗词脱口而出?

        不对...他怎么晓得我要拿诗词作题?

        这是谱算到了,还是...自己自是见他起就一步一步被套路到了这个必然结果?!

        裴如是很难得地从心底升腾一种难以言说的挫败感,但这种感觉还...还不错?

        难道是因为本座攻于心计久了难得遇上对手的欣喜?

        总之,此子不留,当属执柳宗大憾一件,绝对不能让别家占去了!

        若若...你干的好啊!

        裴如是不再多想,面上表情依旧是波澜不惊,殿中的林先生站的笔挺,眼神深邃且干净,确实是一副文人风骨。

        而在林不玄心里感受就不是这样的了,自己站的笔挺是因为根本不敢动...甚至身体都有些僵了。

        那台上的妖女头头一看就要把自己生吞活剥的模样,除了目光呆滞以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这诗放在这处境之下那的的确确是有些不合时宜,还蛮不要脸,若是这魔门妖女一怒么...

        然后他见裴如是缓缓鼓掌,道:

        “先生不愧是先生,此诗之精妙,本座已有几分折服,虽还不明了先生谋略之能,但本座向来一言九鼎,既入我执柳宗,当天下公知!”

        “传令下去,将此消息全舵公布,传遍整个大离。”

        裴如是纤手一挥。

        “遵命!”

        数妖女跪伏颔首急忙忙告退。

        ——

        苏若若眨巴眨巴眼睛,轻轻伸手戳戳林不玄,问道:

        “你真有如此能耐?你刚刚两句诗什么意思?”

        苏若若本着“万般皆下品,惟有武学高”的念头,实在难以理解师尊怎么只因一两句诗就一副如获至宝的模样?

        但她又不好意思去问师尊,只得暗戳戳地问林不玄。

        “若若,你留下,本座还有事想问你。”

        林不玄正欲开口,台上再度响起裴如是高冷的声音。

        “小七,带先生去客房。”

        (感谢兄弟们的打赏嗷,现在是正常每天两更,男主也不会一直没修为,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