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空间能种武功秘籍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欢之跟班

第四百四十九章 欢之跟班

        武之一道,谁敢称无敌,那个敢说不败?

        田七敢!

        他现在有点小膨胀,但是这点膨胀合情合理。

        ……

        空间之中,众人诡异的一言不发,许久,锄头才丢出了一句话。

        “有没有感觉,这句话有点熟悉?”

        宛若虬龙一般的粗大树枝瞬间将锄头困住,狗哥大张着巨口,狠狠的咬下。

        井姐慢悠悠走到了锄头身边,意味深长的开口说道:“不会说话就少说点,以前不也挺好的么。”

        微微屈指,轻轻一弹,咚~~~

        锄头飞出去了好远,好像落在了大地的边缘,差一点就掉出去空间了。

        ……

        玄道非捏了捏眉心,长孙玉华重新打量着田七,柳如烟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这孩子,这话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一些。

        不过,就连她这个当娘的都有些不自觉的多了一份骄傲感。

        “没啥好说的,我只想安安静静的修炼,母亲的仇我看着来办。”

        田七起身,萧云袖也立刻跟着起来,田七转头看向了长孙玉华。

        “当初的事情和长孙太子妃有关系吗?”

        柳如烟脸色一寒,“不许胡说!”

        她能和长孙玉华过招,但是田七这话却容易惹来祸端。

        玄道非皱眉,厉声道:“你这是在指责我的不是?”

        长孙玉华面色波澜不惊,田七则是躬身行礼。

        “罢了,既然你要个答案,我就给你这个答案。”

        长孙玉华看向柳如烟,“在她未出事前,我,长孙家,没有一人动手,这是圣皇的规矩。”

        柳如烟轻轻点头,她也是了解过这个女子的。

        “出事之后,我要嫁进东宫,她自然不能出来,这样的答案你满意吗?”

        田七微微皱眉,听明白长孙玉华的意思,她的意思是说,柳如烟被囚百多年,的确和她有关系。

        但是当初那件事情却跟她没关系,世间之事不能一概而论,那么多愁怨,哪里能分清楚。

        柳如烟开口,“你我都知晓,坐上这个位置都是身不由几,我与你,没有愁怨。”

        长孙玉华没说自己身不由已,因为这不是废话吗?她如此说,有为自己开脱的嫌疑。

        田七抱拳,“如此,是田七唐突了,望太子妃恕田七无理。”

        长孙玉华叹了口气,轻笑道,“不恕,你又该如何赔礼?”

        “如烟的事情,不在天命圣朝,就算是一些骁骁之徒,你父皇的雷霆手段也能震慑。”

        柳如烟沉默,玄道非则是眉头紧锁,田七洒然一笑,没想到这长孙玉华居然有如此气度。

        “太子妃不恕罪,田七改日自当登门拜访。”

        玄道非冷笑了两声,颇为打趣的看向田七。

        “用得着你蹬门?那丫头被扣着,到现在还那边,你身上有何重宝赔礼道歉?”

        田七摸了摸鼻子,“你怎么知道我的宝贝在夏盈身上?”

        “你为元矿而涉险,她上交了所有的元矿,这里面没猫腻,你觉得我信?”

        “你误会我了。”

        田七转身,拉着萧云袖离开,身后传来三道轻笑之声。

        出了东宫,田七回头看了一眼深邃的圣皇宫,摇了摇头。

        “相公可是在心烦真武仙门的事情?”

        萧云袖美目传情,眼神勾人。

        田七捏了捏她坚挺如玉的琼鼻,引来萧云袖一阵娇笑。

        “你啊,魔罗天经可是把你越修越勾人了。”

        萧云袖脸色一红,抱住了田七,轻轻揉蹭,“那相公有没有想我?”

        田七拦腰将萧云袖抱起,萧云袖脸色一片通红,眼波荡漾出一池春水。

        “当然很想。”

        久别重逢,自然是一番温存,萧云袖平日里住在天阳公主府,那里也有她的房间。

        不过他和田七的小院则是在白染的清微院。

        之前还好说,但是现在着实不太合适。

        “去东城别院。”

        “那是哪里?”

        田七有些不解,萧云袖探头在田七耳边厮磨,田七眼神越来越亮。

        “想不到,云袖也有如此雅致。”

        萧云袖红了脸,埋头紧贴着田七胸膛。

        “倒也没有多远的距离,就和东宫紧挨着不远,隔着三条街。”

        田七闪身进入车驾,两人卿卿我我来到一座极其雅致的别院。

        红墙白娃,僻静而又雅致,美则美矣,不过门口似乎有些不对劲。

        木门之外的台阶上蹲着三个年轻人,中间的那个女子像是在喋喋不休的教训着两边的一胖一瘦的家伙。

        田七扶着萧云袖下车,“那是欢欢?”

        田子欢身材比较矮小,但是也能看出来是个大姑娘了。

        “爹!我就知道你要来这里!”

        田子欢一蹦三尺高,田七摸了摸鼻子转头看向萧云袖,萧云脸色一红,羞涩道:“我还以为欢欢不知道。”

        “无碍……”

        田七正了正身子,田子欢已经跑到了身前,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回来了,不过我不想去东宫。”

        “爹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回来都不去天阳公主府看我。”

        “有没有带着的宝贝,我可想死你了。”

        田子欢蹦蹦哒哒的飞扑过来,田七抬手,将她揽下。

        “有话好好说,怎么一副这样子?你不是嫌自己长得不好看,拒绝用真面目见人?”

        田七挪揄道。

        田子欢看了看自己的瘦小的身材,不慎满意的摇了摇头,大大咧咧的开口说道:

        “红颜枯骨,只有像爹你这样的人才看不开,我无所谓。

        这话田七也就听听,换个时间换个地点,田子欢必然不会这么说。

        田子欢朝田七咋吧着眼睛,很是天真可爱。

        “少来,宝贝不在我这里,你看我也没用。”

        田七搂着萧云袖掠过田子欢,自顾自的走进别院之中。

        门口的两个人,田七也认识,一个叫靳宝另一个叫祁玉,想都不用想,是田子欢的狐朋狗友。

        田七关门,这小家伙不定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呢。

        田子欢心里焦急,好不容易把田七等回来了,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这么算了。

        气运丹田,田子欢扯开嗓子,鼓足了劲,放声大叫道。

        “爹,我被人欺负了!”

        田子欢使了个眼色,靳宝和祁玉齐齐朝着田七噗通一声倒头就拜。

        “圣孙,请您给我做主啊!”

        声泪据下,痛哭流涕!欢之跟班,果然风格一如既往的彪悍。

        怪异的感觉弥漫在田七的心头,萧云袖也被这一幕惊呆了。

        田七心想,“难道这小家伙已经到了坑爹的年纪了?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了。”

        心中不自觉严肃了几分,抬手将二人扶起。

        “你跟我进来!”

        田子欢脸色一喜,脑袋高高抬起,背靠双手,大摇大摆走了跟着田七进了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