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至尊狂婿在线阅读 - 第24章 一袭大红衣

第24章 一袭大红衣

        “怎么回事,红妆今天怎么还没有起床?”

        早上八点钟左右,韩修尘和舒绣已经坐在了餐桌面前。

        等待了一会儿,见沈红妆还没有从楼上走下来,舒绣的脸上就有疑惑闪现。

        沈红妆是一个极有规律的人,她每天起床的时间基本都是在早上七点钟左右。

        一年时间里面,几乎找不到几天她睡懒觉的时候。

        可现在都差不多八点钟了,按理说她应该已经起床了啊。

        “我去喊喊。”

        韩修尘瞥了舒绣两眼,站起身就往楼上走了去。

        来到沈红妆的房间外面,韩修尘伸出手敲了敲房门喊道:“吃饭了。”

        敲门声响起了至少半分钟,韩修尘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他眉头微皱,下意识的握住扶手轻轻拧开。

        房间里面没有人,而且房间里面极为的凌乱,被子碎裂成一片片的洒落在地。

        就连大床都已经倒塌。

        房间里面的衣柜乃至于梳妆台等等东西,也全部变得非常残破不堪。

        韩修尘看到这一幕,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阴沉起来。

        他双眸在房间里面扫视着,然后走进房间,从地上捡起了一张纸。

        在纸上,写着的是一个地址。

        那个地方韩修尘知道,距离沈红妆公司只有不到两三千米的距离。

        “很厉害的对手啊。”

        随手把那一张纸捏成一个纸团扔在地上,韩修尘反手关掉房门就往楼下走去。

        从沈红妆房间里面的场景来看,里面是经过一番搏斗的,而且还非常的激烈。

        可偏偏自己根本没有察觉到,甚至沈红妆那个给自己带来危险气息的女人都被强行掳走了,可见那个人到底多么的强悍。

        “红妆说还要睡一会儿,我刚才也接到一个电话要出去一趟,你自己先吃吧。”

        走下楼,韩修尘冲着坐在餐桌面前的舒绣说了一声,抬起脚就往别墅外面走了去。

        舒绣看着韩修尘的背影,张嘴就要叫住他。

        不过话到嘴边,她似乎猜到了一点什么,眼眸中有着丝丝阴霾闪现。

        等韩修尘上楼后,舒绣站起身迅速的往楼上走了去。

        当走到沈红妆的房间里面,看到房间里面的一切后,她的表情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然后从口袋里面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一个多小时,将近两个小时后,一辆黑色小轿车在一个小厂房外面缓缓停了下来。

        被韩修尘叫来当临时司机的周子朗丢给了他一支香烟,背靠着座椅的对他说道:“如果以武者来看待沈红妆的话,那么开启自身基因力量的沈红妆应该无限接近宗师境界。

        可现在沈红妆却被人掳走了,而且打斗动静你没有感受到半分,那么掳走沈红妆的人绝对有宗师的实力,你确定要为了沈红妆犯险?”

        “不管如何,她都是我媳妇儿啊,哪怕我连她的小手都没摸过,但事实就是如此。”

        韩修尘苦笑了一声,点燃香烟抽了一口后忽然又微微一愣,斜眼看着驾驶座的周子朗,半眯着眼睛的问道:“我怎么感觉你在关心我?咱们的关系似乎很平常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韩修尘感觉周子朗那话里面带着关心的味道。

        可是他搞不懂,周子朗关心自己干嘛。

        之前自己和他的合作,算得上是各取所需罢了。

        除此之外,他们其实都不是朋友,甚至可能反而会成为敌人。

        哪怕之后可能还有合作,但最终有很大的可能性会演变成敌人的关系。

        所以,他关心自己干嘛?

        “我可没关心你,只是阐述一个事实罢了。”

        周子朗不动声色的对韩修尘说了起来,又转移话题的说道:“我只会在这里等你一个半小时,如果一个半小时内你没出来,我只能够走了。”

        “一个半小时已经足够了。”

        韩修尘对周子朗轻轻一笑,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就走了出去。

        周子朗看着韩修尘往那个小厂房里面走去的背影,双眼略微有些恍惚起来。

        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摸了摸第一次和韩修尘见面时,被韩修尘扇了一巴掌的脸颊。

        “艹!”

        很快,周子朗回过神来。

        他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面,表情复杂且狰狞,就好像身体里面有两个小人在拔河一样。

        对于周子朗的异常,已经走进厂房里面的韩修尘并不知道。

        他扫视了几眼这面积并不算大,甚至已经被废弃的厂房,直接往面积最大的那一间厂房走去。

        哗啦啦!

        把卷帘门拉起,里面空旷的厂房就暴露在了韩修尘的视线中。

        里面没有什么器械,也没有什么桌椅板凳,一切都显得极为的空旷。

        在一根柱子下有着一把椅子,沈红妆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

        她看上去非常的正常,但是她的满头黑发上面,却是有着丝丝冰霜闪现。

        甚至好像受到了她的影响,厂房里面的温度和外面的温度显得完全不同。

        如果说外面的温度有着差不多七八度左右,那么厂房里面的温度就处于零下。

        “你来干什么。”

        在卷帘门被拉起来的时候,沈红妆缓缓抬起头看去。

        当看到韩修尘后,她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韩修尘见沈红妆没什么事心里面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回沈红妆的话,而是缓缓的朝着厂房的一个显得阴暗的角落看去。

        在那个角落,也有着一把椅子。

        在椅子上面,坐着一个非常帅气并且妖异的男子。

        他身材挺拔,身上穿着一身大红衣,满头长发几乎达到了腰间位置。

        在他的手上还握着一根竹竿,竹竿上挑着一个灯笼。

        灯笼里面火光照耀,让他显得无比的邪异。

        “你来了啊。”

        那手挑灯笼,身穿大红衣的男子在韩修尘看向自己的时候站起身来,嘴角浮现出一缕笑容的看着他。

        听到他那非常有磁性的声音,韩修尘眼睛微眯的询问道:“为了她的研究?还是为了我?”

        “之前是为了她的研究,现在是为了你。”那身穿大红衣的男子轻轻的笑了起来。

        他掂动了几下手中拿着的竹竿,顿时挂在竹竿上的灯笼晃动起来,又自我介绍道:“我叫竹,我想你应该是认识我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