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成了他的小跟班II

第三十九章 成了他的小跟班II

        穆慈淡淡一笑,像是看出了常安的疑惑,小声对常安说了句:“看起来,我和这臭小子一点都不像吧?”

        常安猛地点头,然后又忍不住问:“我听说,大神随母姓,可老师怎么姓穆?”

        “我原名叫顾穆慈,年轻时,发表了几篇学术论文,用的笔名是穆慈,久而久之,我的姓就鲜少有人知道了。”

        “哦。”常安恍然大悟。

        赵简笑了几声:“快吃吧,再不吃菜都凉了。”

        四人同桌而语,席间气氛还算不错。大多是常安和赵简在闲聊,穆慈有时也会附和着说几句,而顾黎的话并不多,只是偶尔插一句嘴,但他一开口,还不如不说话呢!整个能把人噎死,也不知道是从那学来的本事,简直是一个话题终结者。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在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顾黎放下手中的筷子,望着常安问。

        “什么?”常安满脸问号,什么考虑的怎么样了?

        “老头儿没和你说?”

        “什么老不老头的,没大没小的,叫舅舅。”穆慈拾起筷子,作打他状。

        常安笑看着老师和顾黎,突然她就想起了沈子澜,似乎他们一家的相处方式都很特别。

        “你笑什么?还没说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要不要去Y市当我的助理?”顾黎轻咳了两声,一本正经道。

        能跟着大神学习,常安可是求之不得呢,只是她转念一想,如果大神一开口她就答应了,那显得她多不矜持啊,所以,她准备……

        常安思忖了片刻,脸上显现出来的是不确定,“我考虑一下。”

        “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是让你做我的助理,不是让你去赴死,不用这么悲壮。”顾黎的语气里有几分傲慢。

        “是你求人家,注意态度。”赵简扯了扯顾黎的衣角,轻声低语。

        “你这小子,对我徒弟态度好点。”穆慈开口喝了他一声。

        顾黎并不理会他们,抬手看了一眼表,眉梢轻挑,眼神里带着倨傲,“已经过了三十秒了,你考虑好了吗?”

        常安朝他扯了一个笑容,谁考虑只要三十秒啊?!她无奈扶额。

        顾黎直视她的眼睛,目光稍显冷峻,这不由让常安心头一紧,随后就听到他低沉清冽的声音:“机会就只有这么一个,错过了可就没有了,三,二……”

        “我考虑好了!”常安不假思索回答:“我愿意做你的小跟班,不过……得等我这边参加完毕业答辩,才能去Y市。”

        顾黎微微颔首,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眼底染上了笑意,褪去了冷峻之色。

        常安看着顾黎的样子,突然有种上当了的感觉。不过,管他呢,能跟着大神去破案,想想就挺美的。

        “好了,既然这样,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你说过的,如果常安答应你去Y市,你得留下来陪我下三天的棋。”穆慈擦了擦嘴角残渍,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常安听着老师的话,心弦被拨动了一下,嘴角扬起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笑意。

        接下来那几天,顾黎很守信用,每天都会按时去穆慈办公室报到,别问常安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她被逮过去端茶递水了。

        常安忙着准备毕业答辩,原本时间就不充裕,被顾黎这么一搅和,更是没时间准备了。虽然她对自己很有信心,但也想让学生生涯结束的尽善尽美。不过,按照眼下这个情况来看,是不大可能了。

        常安向顾黎抱怨了一句,可他不以为意,还理直气壮地说:“迟早要适应这种生活,就当提前演习了。”

        拜托,她可是穆慈的得意门生,再不济也不至于沦落到帮人端茶送水吧!常安站在一旁,目光落在顾黎的身上,脑海里浮出一些画面,幻想了一下以后的“悲惨生活”。

        突然她有些后悔,毕竟她想的可是跟着大神破奇案,抓罪犯,偷师学习的……这与理想也差的太远了吧!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顾黎还是没有离开N市,而常安也没有逃过被逮去端茶递水的命运,偶尔还要充当他的厨师。

        在N市的那几天,顾黎住在穆慈的家中,常安时不时地被他连环call,叫去老师家中,帮他做鱼。常安都快忘了她学的到底是厨师还是犯罪心理了。

        这天,常安提着一篮子菜,扣了扣老师家的门。她看着还在篮子里蹦跶的鱼儿,不由感慨:小跟班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好当啊……

        穆慈看着常安和顾黎两个人,笑意渐深,意味不明地说了句:“这小子将来是个有口福的。”只是声音很轻,常安和顾黎并没有注意到。

        席间,穆慈总用一种奇奇怪怪的眼神盯着二人看,时不时笑两声,那模样,让常安看了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弱弱地问了句:“老师,你怎么了?”

        难道是……中了五百万?可他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像啊,又或是病了?常安看着穆慈那双慈爱的眼睛,里头还透着几分怪异,让她觉得奇怪极了。

        “没什么,我只是高兴。”穆慈喝着鱼汤,笑着回答,席间嘴角就没合上过。

        饭后,常安在厨房洗水果,而顾黎和穆慈则是在客厅里下棋。当她端着果盘出来时,棋局正处于胶着状态,粗粗看根本无从辨别谁处于劣势。

        常安对于下棋,倒也是略知一二的,但她就静静地看着,并没说话。

        又下了几个回合后,慢慢的,常安能看到老师处于下风了。穆慈原本落子时干净利落,眼下开始犹豫不决了。

        “老头儿,确定下这儿?”顾黎笑着问他。

        “呃……”穆慈有些不确定了。

        常安已经看着老师输了好几把了,出于不忍,于是凑近穆慈耳边,低语道:“老师,下这儿就输啦!你应该下那儿……”

        穆慈推了推他的老花镜,然后将棋子收了回来,开始耍赖:“不对不对,是下这儿。”

        “老头儿,落子无悔,你怎么能这样?”顾黎佯怒,然后又睨了常安一眼,说:“你知不知道‘观棋不语真君子’?”

        常安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又不是什么君子,我是女子。”

        说完,常安还做了一个鬼脸,无比坦然的模样,像是和顾黎相处久了,都学会和他顶嘴了。

        “你这小子,让着点舅舅不行啊?每一把都你赢了,不玩了,不玩了。”说着,穆慈就将棋局打乱了。

        “让我留下来陪你下棋的是你,耍赖的是你,现在说不玩的也是你,有你这样当舅舅的吗?还是一个为人师表的大学教授呢……”

        果然,顾黎损起人来,根本不管对方是谁,就连自己的亲舅舅都不能幸免于难。

        “来来来,吃点水果,吃点水果。”常安觉得有必要制止顾黎继续说下去了,否则,她都该被他气得半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