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夫子很闲在线阅读 - 第27章 我不会作诗

第27章 我不会作诗

        眼见崔贤文还死抓着宗秀不放,程咬金怒了:“吆,小子,你没完了是吧。人老柴都说葫芦送宗秀了,何来不敬?”

        崔贤文咬牙切齿的说道:“这羊脂玉葫芦乃草民打算进献给陛下的贺礼,按例属贡品。宗秀却将之据为己有,自然是对陛下的不敬。”

        “这……”

        程咬金张了张嘴,他倒是忘了这茬。

        宗秀已是满头大汗,这可是古代!除了陛下赏赐,私下将贡品据为己有,那是掉脑袋的大罪。

        “要不……陛下你拿去?你刚也说了‘不知者无罪’,俺和宗老弟事前可不知这是要送你的东西。”

        程咬金拎着葫芦,陪着笑。

        李世民白了程咬金一眼,笑骂道:“满朝文武,也就你敢这样和朕说话!”

        “嘿嘿,这不是知道陛下您对俺老程好吗?”

        程咬金继续傻笑。

        李世民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一个葫芦而已,朕倒也在乎这点。”

        程咬金急忙收了葫芦:“嘿嘿,那感情好,俺先替宗老弟谢谢你。”

        说着,程咬金还拍了拍宗秀的肩膀:“小子,瓷楞个啥,还不快谢陛下。”

        宗秀急忙拱手作揖,朗声道:“臣多谢陛下赏赐之恩,其实这宝物在臣这和在陛下那都一样,都是陛下的。”

        老李被逗笑了:“那你倒说说,是怎么个一样法。”

        宗秀道:“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吾皇富有四海,威加九州,天下百姓皆是陛下子民。人都是陛下的了,何况这些身外之物。”

        “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你倒是生了张能说会道的巧嘴。”

        见老李发笑,宗秀挑衅的看了崔贤文一眼:切,拍马屁谁不会啊。听听我这拍的,再看看你,技术啊,技术。

        李世民大乐,他知道宗秀是在拍他马屁,可这话听着舒服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都是他的,哪个帝王不喜欢?而博陵崔氏……

        李世民也清楚【博陵崔氏】举荐崔贤文进长安在谋划什么。送两件宝物,就想在朕辛辛苦苦打下的天下里分一杯羹,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只是现在还不到和【博陵崔氏】翻脸的时候,两边都不好处罚。

        老李当下呵呵一笑:“崔士子,你的心意朕明白。可你也听到了,这天下都是朕的,一个玉葫芦而已,不管在哪都是朕的东西。宗爱卿亦是朕的子民,暂时帮朕保管一下,倒非不敬。”

        老李说完,拍了拍手:“好了,宴会继续,上菜。”

        自古以来,都是帝王金口玉言,老李发话了,崔贤文只能气呼呼的坐到崔仁师身边,全程冷着脸。

        而宗秀也坐了回去,暗中舒了口气:特么的,差点丢了小命。

        百十个宫女又鱼贯而入,这次上的菜倒是很丰盛,每个人面前摆了三荤一素。

        宗秀刚受了惊吓,加上腹中饥饿,他见旁边的程咬金和尉迟敬德都夹上菜了,也顾不得什么形象,直接一筷子夹下去。

        好家伙,水晶肘子那叫一个嫰,宗秀一筷子挑出巴掌大的肥肉。

        夹多了,也不好意思放回去,宗秀只能张大嘴巴,一口咬了小半。

        嗯,入口即化,肥而不腻,还真好吃。

        吃了一口,感觉味道极好,宗秀又去咬第二口,就听老李道:“今夜月色正好,诸位爱卿可有人饮诗助兴?”

        老李特意看向宗秀:“宗爱卿……额……”

        这一个拖着长音的‘额’字,又把群臣的目光引到宗秀身上,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宗秀正夹着一块老大的肥肉往嘴里塞。

        不远处假山后面,几个公主笑的花枝招展。

        “哈哈哈哈……这么大一块肥肉,他也不怕腻得慌。”

        “嘻嘻,我还是头一次见有人这么吃肉的。这个才子是多久没吃过肉了?”

        “快看,快看,父皇的脸色都变了。”

        长乐公主、城阳公主、汝南公主、襄城公主、兰陵公主等人生在深宫,从小衣食无忧不说,平日里的言谈举止也有宫中女官约束,自然没见过这种吃相。唯有五岁大的小晋阳咬着手指头,流着哈喇子:“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兕子也要吃。”

        “嘘,兕子别闹,不然母后知道又怕训斥。”

        长乐公主抱着小晋阳,站在兰陵公主旁边,和几个妹妹一起隔着屏风眺望。

        御花园中,老李轻咳两声,掩饰着自己的惊讶。

        长孙无垢眼带戏虐:“宗助教果是个不拘小节的才子。”

        程咬金和尉迟敬德最先起哄。

        “哈哈,我说小老弟,你这响午没吃饭吗?”

        “老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来之前咋不带宗助教找点吃食,看把宗助教饿的。”

        俩人一左一右的坐在宗秀两边,调侃的最为起劲。

        宗秀嘴里咬着肉,很是尴尬。咬都咬了,总不能当着老李和群臣的面吐出来。

        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中,宗秀硬着头皮将肉咽了下去。

        咽的太急,有点噎得慌,宗秀又伸长脖子,化解着喉咙的饱噎。

        “嗝~”

        一个响亮的打嗝声与寂静的夜幕中远远传开,群臣哄堂大笑,崔贤文更是面带不屑,小声嘀咕着:“一点礼数都不懂的玩意,什么东西。”

        老李又轻咳两声,止住群臣的哄笑,道:“月色正好,有酒无诗,少了几分雅致。宗爱卿,朕听闻你在武威郡的时候,素有才名,这宴会的第一首诗便由你来吧。”

        古人生活本就枯燥,一没电视,二没手机,更别提网络了。大半夜的喝个酒,不吟诗听曲干什么?

        所以古代文人喝酒,饮到酣时,作诗助兴那是必然的。

        今晚的烧尾宴是打着宗秀的名头举办的,老李这才第一个点了宗秀的名字。

        程咬金更是拍着宗秀的肩膀,小声道:“老弟,来一个,这可是露脸的好机会。”

        长孙无垢两眼转了转,忽然想起兰陵说起的事,她也想知道宗秀是真有大才,还是借故混入长安的贼子,笑道:“宗助教还不快快起身。早听闻宗助教有出口成章之才,比之七步成诗的曹植有过之而无不及,本宫也想见识见识。”

        “额?”

        宗秀心中一惊:我有出口成章之才?莫非……

        酒没喝多,宗秀还很清醒。他从穿越到现在,就吟过一首诗,还在渼陂湖上。长孙无垢咋知道的?

        而且那天他刚吟完,就被程怀亮带兵抓捕。程怀亮言语之中,还说那人身份尊贵。

        靠!果然话不能乱说,诗不能乱作。

        想到这里,宗秀急忙起身,一脸羞愧的说道:“回陛下、娘娘的话,说来惭愧,臣不会作诗。”

        “是吗?”

        老李和长孙无垢对视一眼。

        两口子夫妻多年,自然一眼看出对方心中想什么:这家伙有点反常啊,若真有大才,为何不显露?若是有人故意安排进长安的,眼前大好的机会咋不抓住?

        老李和长孙无垢正想着,崔贤文起身站了起来,道:“陛下,娘娘,既然宗秀说他不会作诗,草民斗胆,愿赋诗一首,以助酒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