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叫我峰哥在线阅读 - 第0038章【被淡忘的名字】

第0038章【被淡忘的名字】

        “你这几天没有出门是一直窝在家里玩游戏吗?”唐忆君走进房间,一边观察一边问道。

        她在7.19案件资料上看到过几次刘峰的家,现场和资料上的照片几乎一样,家具都是很多年前的,透着老气。

        显然刘峰回来后也没有为自己添置什么新东西,倒是电视机旁的路由器是新买的,盒子就压在路由器下面都没有丢掉。

        唐忆君不知道刘峰平时在生活中是个怎样的人,至少现在他的家打扫的一尘不染,找不到半点宅男的影子。或许也是刘峰没有回来几天的关系,过一阵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唐警官,你坐……”刘峰抬手示意唐忆君坐下聊,“我那天是不是说错什么不该说的话惹你生气了?”

        唐忆君只感觉刘峰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有没有说错话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哪有跟女孩子说话那般直接的,措辞也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吧?

        “没有。”唐忆君语气生硬地回应道。

        “那就好,如果有得罪之处请见谅。”

        唐忆君注意到刘峰在说这话时缓缓地吐了一口气,一副放松下来的样子。唐忆君看得嘴角一抽,心道:“我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来你家见你的,你还真觉得自己没问题了是吧?算了、看你还惦记着此事,本姑娘也不跟你一般见识……”

        唐忆君正想着,就听刘峰问道:“唐警官,喝点什么?”

        唐忆君正要开口回应,就听刘峰补充道:“不好意思,很多东西没来得及买,家里只有冷开水和热开水。”

        都是开水,你至于问我喝什么吗?唐忆君有些哭笑不得,赌气一般说道:“我想喝温开水。”

        刘峰闻言点了点头,找来两个干净水杯,在其中一个杯子里倒了一杯开水,然后将开水在两个杯子里来回倒腾起来。

        唐忆君原以为刘峰是在跟她开玩笑,没想到这家伙认真的,心下有些过意不去,很想开口劝刘峰不用这么麻烦,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吭声。

        刘峰将降温后的开水放在唐忆君身前的茶几上。

        唐忆君似乎深怕刘峰的嘴里会说出“趁热喝、凉了就不好喝了”的话立即捧起水杯喝了一小口。就听刘峰问道:“唐警官,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吧?案情的事你上次还没有告诉我的。”

        “你先看看这个……”唐忆君放下水杯,将文件夹里的一份聘用合同递给了刘峰,从旁解释道,“我们支队想聘用你为支队的顾问……你放心,你暂时不用承担什么责任和义务……

        我们这么做也是不想坏了局里的规矩,不能因为你是军人、军属就把案情告诉你,毕竟你还有受害者家属这层身份……你做了顾问我们给你讲述案情和调查情况也好一些,这也是我们局长的意思。”

        “无功不受禄,既然只是挂个名,合同上的薪资待遇就不必了……现在让你回去修改合同也麻烦,就这样吧。”刘峰看完合同觉得没问题就找笔在合同书的最后一页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唐忆君接过合同确认了一下,有些意外地看了刘峰一眼,没想到刘峰这么爽快,她刚才的那番说辞自己在来之前都对着镜子排练过好几次的,有很多话还在心里排队没用上呢。

        “唐警官,我现在可以知道我弟弟那个案子的情况了吗?”刘峰低声询问道,一副深怕唐忆君变卦的样子。

        “在这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关于这个案子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有没有自己的调查计划?”唐忆君疑声问道。

        刘峰闻言微微皱眉,说道:“唐警官,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也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你说。”

        “第一,你觉得调查这个案子的警察是傻子吗?”

        “当然不是!”唐忆君连连摇头。

        “第二,你觉得李警官他们在调查这个案子时有尽全力吗?”

        “当年案发后的情况我不清楚,我那时还在警校念书,但我相信我师父他们对待所有的刑事案件都一视同仁,是尽了全力调查的。”唐忆君肃然道,刘峰的话关系到他们支队警察的名誉,唐忆君不敢有丝毫偏颇之处,实事求是地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不就结了。”刘峰展眉一笑,“你们警察不是傻子,而且我也愿意相信你们在查案时尽了全力。那我凭什么要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要撇开你们独自查案呢?

        如果要这样做我又何必跑去警局揍李警官一顿,让你们知道我回来了,这显然不合逻辑吧。我偷偷调查岂不是更好?而且我打他只是为了跟你们警方建立一些联系,这意图你们也是清楚的。”

        “那你……”

        “你是觉得我应该像电影和小说里的特种兵那样,以一个复仇者的形象回到都市,擅自查案、先把自己撞个头破血流,然后历经千难万险查出凶手是谁,最后千里追凶,不择手段地抓到凶手为自己的亲人报仇!”

        “难道不是吗?”

        “我倒是真想像那样轰轰烈烈地大干一场。但我却不能……”刘峰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

        唐忆君发现刘峰说这话时那坚毅的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丝苦涩而又难以言表的复杂情绪,她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不能?”

        “我曾是一名职业军人。”

        “就这么简单?”

        “唐警官,你或许不了解我们部队,也不了解我们军人。我们从部队学到的本领是用来保家卫国的,而不是用在私人的事情上,哪怕出事的是我弟弟也不行,我做不到像小说电影里的军人那样无所顾忌,那是导演和作家的艺术创作,不是真正的军人行为。

        这么说或许在外人听来有些冠冕堂皇的味道但事实却是如此。

        这是一代又一代军人坚守的东西,是现役军人和退伍老兵共同的荣耀,不容背弃。尤其是像我这样在特种部队服役过的军人,更要铭记我们自身的责任和使命……我们国家的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你忘了、可能很多人也忘了。”刘峰神情凝重道。

        “那是……”

        “人民子弟兵。”

        “人民子弟兵……是啊,这个名字很多人都忘记了。”唐忆君缓缓地低下头,她忽然想起了陈局在大会上说的那番话,内心深处有了一丝丝惭愧的感觉。

        “既然是人民的子弟兵,又怎能干出那些违反法律法规,扰乱社会治安、影响老百姓正常生活的事情呢?

        抗洪救灾我们冲锋在前,地震抢险我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救援,强敌来犯我们守家卫国责无旁贷,老百姓敬我们、称我们是最可爱的人,也是对我们军人最大的礼赞。

        既然是最可爱的人就不能干那些最混蛋的事情吧?这是属于所有军人同样也是属于我这个退伍老兵的骄傲和荣耀啊,我有什么资格和理由去背弃它呢?”

        “刘峰你别说了,说得我都有点自惭形秽的感觉了,我不该把你往坏的方面想。”唐忆君用力地眨动着眼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道。

        “那就说几句能让你好受一点的话,站在阴谋论的角度,你要确信一点,至少在找到凶手之前我没有道理胡来吧,我还需要你们的帮助不是吗?”刘峰苦笑道。

        “这才对嘛!合理合理!”

        刘峰满头黑线,这年头,让人相信一句真话怎么就这么难呢,一定要沾点什么阴谋利益才行吗?

        “刘峰,冒昧的问一句,你在部队是当官的吧?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可以不回答。”

        “不小。”

        “这才对嘛!合理合理!给人做思想工作一套一套的!”

        刘峰无言以对,事实上他还真的经常给战士做思想工作来着。看着唐忆君那一脸舒适的表情,心下更是有些哭笑不得。

        “咳咳咳,不开玩笑了说正经的,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